目前日期文章:200907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前文提及幾本談吃的書,都不約而同或以美文形式,或以批判報導,對當代講求「營養主義」的偏執加以質疑。所謂的營養主義,乃是指丟棄了食物的味覺經驗,把食物所產生獨特的味覺層次,只給簡化成為膳食纖維、膽固醇、卡路里等科學依據,先憂慮這些指標,才願意塞進肚子裡,如果吃的不夠「健康」,就像是一個人在自制上有道德的缺陷一般。在飲食上,當代我們確實多多少進到這個恐慌的氛圍了。這樣的科學式管理,看似對身體健康能夠加以調整,但反而阻斷身體主體對於感官經驗的刺激與感受,多少使人更易於成為了被監控、規訓的一部分。

     不過,談到最近在外的租屋生活,似乎在自行烹煮的面向上,頗為能夠跟「營養主義」呼應。

     自己煮,貪圖的不是便宜(因為根本便宜不了多少,不過,比起新竹金山街的物價,一餐大概也算便宜了二三十塊吧...),只是菜色種類比較多樣,比較自由,也能享受烹煮的樂趣。不過搬來一個多禮拜,數次烹調的菜色,雖然材料不同,但其實說穿了,都是"雜燴拌麵",頂多只是燴醬的材料和底味不同,完全是依據量販店或各自家裡帶來的現成材料決定。時而是肉燥醬,時而是咖理,要不就是茄汁鯖魚罐頭,這些都是託c學姐的福,從蘇澳漁業的田野帶回來的(害我研究所想研究生魚片,而且是要黑鮪魚的喔....這樣我就有吃不完的生魚片了,哈哈)。
      要不像今天下午,用大水滾好了幾根麵條放涼,我拿c學姊帶回來的一片虱目魚塊,掰成小碎塊,倒了一些醃漬小魚乾,炒上都給切成片或小段的洋菇、白菜、豆芽、金針菇,最後繞淋上一點屏科大知名的(且昂貴的)薄鹽醬油,就是味道很足的"鹹虱目"基味,足以在口感和鹹度上跟平淡無奇的麵條(用大水滾的麵,真的會彈牙喔!!!)平衡。雖然經久炒的洋菇,口感還是很滑潤,大水滾過的麵條很彈牙,但是,這種忽略了味道和口感鋪陳,頂多只是把軟硬度、顆粒大小不均的材料擱在一起,產生比較多樣的口感,卻不是「鋪陳」(離這個境界也還太遙遠了啊...),加上買菜時,習慣性就只顧著考量多吃青菜多健康,只考慮幾道富含膳食纖維的蔬菜水果,烹煮的時候,難免就是幾樣材料拌來拌去,只是要把食物有效率的塞進肚子裡,以達到所需的營養。而不是,稍微仔細一點安排食譜,把有限的材料變化成兩三道料理。

      話說,用生活效率來思考營養主義的時候,突然覺得這多少是個兩難。
      不過,至少我們還是可以做點小努力,偶爾多看看各種版本充斥的食譜或是文化料理,自己試煮或是「上館子」,有意識地培養一下自己味覺感官上的刺激,嘗試多樣飲食的便利性,大概也是我們這個時代人的幸福吧?!(也是台灣人特殊專屬的幸福!!....畢竟實在是有太多國度的料理,都是我們在台灣的日常生活中,可以輕易見嘗的啊!)

      搬回新竹以後,手頭上的工作量有點大,太過焦頭爛額而不能鎮定處事,一方面也是有點逃避懶散的習性所致。
      不過,越忙越覺得不能拋棄自己喜歡做的事情,譬如為了閱讀而閱讀的讀書,或者就算沒有什麼變化,拿起鍋鏟炒炒攪攪,也能休息,獲得一些些肯定感和樂趣。稍稍安定下來以後,已經開始想擬一些食譜試做,然後邀請朋友到住的地方來,大夥一起吃頓飯、喝個小酒聊聊天。
      我當然很想把這樣的願景,首批實現在對我不離不棄的文服麻吉上,不過,若能和c學姐之間共同認識的朋友一起實現的話(畢竟同住一間房啊!),都是件令我神往期待的場景!

      總之,邀請卡和食譜! gogo!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起床就空腹喝了一杯中杯拿鐵,才終於將壟罩了兩個多月,像無頭蒼蠅般龐雜的書寫和讀書,給闢掘出一點主體,勉強交出兩頁餘老師口中所謂「語調很恰當,可以繼續發展」的開端。以往仰賴著大量去脈絡的讀書和夠偏執的性情,視為理所當然的稱許和溝通頻率,許久前已經喪失。
       一隻孤獨的狼在深夜的頂樓咆嘯,感受到的並不是對於失去的那種扼腕、悵然,而是槍口對外的憤世忌俗。....簡言之,睽違已久,終於給探出一點頭來了,體內低調地暢流著稍嘆口氣的輕鬆勁。

       學術的書寫,多少是一件很暴力的事。
       它先規定書寫者怎麼說,轉而規定了、限制了書寫者怎麼想,說和想之間,循環成了一個封閉的系統循環,而書寫者自我和外界現像本身的扣連就自然而然的斷了線。
       以前自己寫報告時,頗容易掌握到如何使用文字,進而使得某個概念搭配上現象或對像本身,顯得頗為一致。直到意識到自己這能力以後,我就開始暗暗恐懼。爾後搬回家,重回田野土地、勞動,同時承接了正式學術書寫的Case,當學術的思考和吸收,交錯在一個非學術的脈絡中,加上我們開始對生活本身有了親身體驗和感官以後,才發現,很多思考的角度,儘管更貼近於外在世界與人群,卻是學術所拒斥的,因為不夠系統、不夠「客觀」(在此,客觀不是指中立,而是用學術規範來談和思考)。
       以前,我誤以為學術規範是一個梯子,是個中性的練功過程,要用這個梯子走,才能touch到解決問題的高度和深度,所以才乖乖從一個「反智」者,甘願捧起書本好好讀、好好寫;可是,現在我認為學術規範比較像是奇怪的、無法形容的大機器,它把對象製造成特定形式的罐頭。(幸而,還是有稀少的研究者,能夠從頭到尾保持思考和外在世界交流的生命力!所以,才讓我們這幾個小罐頭甘心為學術知識的殿堂,前仆後繼。直到落入失業率的分子,才感傷地勸退後進。)

       最近這陣子,卯起來讀關於吃的一些好書,像是《舌尖上的嘉年華》、《在巴黎餐桌上:美好年代的美食與故事》、《老饕犯賤走天涯:跨洲禁忌美食之旅》,還有剛剛掩卷的《在廚房裡的人類學家》,現在正在讀海明威《流動的饗宴》,讀來皆令人在口慾和胃液分泌上絕對無法抑制亢奮和分泌,但腦袋卻還能保持異常冷靜、敏銳地感受和觀察。實在是難得的好書。
       這大半年以來,我一直在想關乎知識的知識問題(不知道哲學在這一塊怎麼說啊?!...),功力太淺,只能從讀得懂的文本和看得見的經驗來解答,卻又落得零零散散,而離發問更為遙遠。直到幾個小時前,讀莊祖宜書中提及Fusion(無國界料理)為人詬病,簡直就是票房毒藥,接著,她回到人類學的概念,以高級餐廳時尚、講求新奇的fusion料理,比較峇峇娘惹飲食文化(數代馬來、華人通婚發展成的娘惹,結合中國、印度或馬來元素,獨樹一幟),指出經得起考驗的融合,勢必得要具備的文化深度和大膽嘗試,才能有新氣象。
      

       不知道為什麼,讀到上述這段的fusion描述,我突然浮現一句話,「沒有在生活中,問不出重要的問題」,趕緊抓起筆抄記下來。
       頓時覺得,過去在問關於「知識是什麼?」的盲目追尋被解套了。也掌握到對於外在世界理解的論述,為什麼某一些可以堆疊出一個無法否定的重要性,而有一些卻扛不起這種高度。......問題不在於材料本身,而是怎麼觀看,而被製造出的觀看本身的價值,又是取決於怎麼樣去面對生活本身,粗略一點講,大概是關乎熱情和生命力吧。

       啊~~好想try煮白菜滷和醃漬杏鮑菇啊!!!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第二天的行程,完全透明、開誠布公讓y見識在地日常生活。

      金山十六街口有家全省連鎖的咖啡店,叫做"1868咖啡烘培坊",不過金山這家是總店。 從我現在住的地方走不到一分鐘就到了!
      為了吃到傳說中的德國什麼堡,硬是ㄍ一ㄥ到中午十一點。....真的....好好吃!!!(...好吃的東西會令人辭窮...味蕾被滿足了...腦袋理智就閃一邊吧!!!!)明明只是穀堡夾生菜和香腸,怎麼會這麼好吃?!...三角型的德國什麼餅,雖然一看就覺得吃不飽,可是不管是吃得到內餡的中心,還是吃不到內餡的小邊角,都是讓人有種越嚼越滿足的食物。
  

    照片 164.jpg

      照片 165.jpg

      (ps.就是想po吃過的,哈!!!)

     雖然花茶讓y覺得很不好喝,但根據我的品嘗,正是真的用實在的茶葉煮的茶,因為那股青草味,很天然,不是香精的,所以就連平常不喜歡臭草味的我,都覺得喝起來很舒服。還有那個咖啡,喔,白黑白,三層滋味喝起來都不一樣。

      照片 158.jpg 

        後來去逛 BAQ,買了過了優惠期,還是用優惠價買到的書架(書架還在BAQ等待BUBU著去取貨...)。在1868看到一本手作雜誌,於是很熱血的想買壁貼,可是價格令人手軟,索性往後蒐集DM貼貼佈置就好了。(不過,我還是想在房間有一顆樹啊....)BAQ的空氣嚴重嚴重嚴重令人窒息,Y和我的頭,越來越重越來越重....so terrified!

      排隊買有茶氏、去新復珍買了竹塹餅,順路轉去東門市場買紅蘿蔔和花椰菜,供做晚上要煮的咖哩烏龍麵用。
      ...........
i know帶著客人去逛菜市場,實在是不太道德。

      不過,如同y所言,正因為在地,反而不會留下平常生活的照片。
        
就像大學在新竹生活了四年多,除了畢業典禮那天以浩然門口做為1001個背景拍照以外,頂多是大夥相約吃飯時,才會在餐館內或附近留影紀念,這類影像的記錄,比較貼近是一種標記,以後重拾起畫面,挑起某一段明確的時間、人物、情境和情感(就像不管看幾次文服九七去澎湖的照片,還是會很激動很開心一樣....)


        
......所謂的在地,其實那些占據絕大部分的,並不是呼朋引伴、吵鬧喧囂、吃吃玩樂,而是獨自一人的生活本身,一穿梭在日復一日反覆踏履的時空裡頭,重複履行著類似的公式,是某種和無法具體視見和標記的氛圍與情境。
         幸而,
y這遠來的旅人,拿著她新買的相機,卯起來偷拍我這半個在地人,因而替我捕捉到了許多自己都沒有見過或意識過的"在地樣貌"

         最後附上y側拍的一張很在地的買菜圖,以作結。: )
        
...........此行,究竟是y的收穫多,還是我的收穫其實更多呢?

     照片 183.jpg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昨與今二日,在綠島人權營結交的y造訪新竹,同遊了清交校園和城隍廟附近。因為我也想要有玩的感覺,所以頗堅持要吃或逛逛自己也沒try過的景點和食物,在同寢c學姐的鼎力相助+新竹市地圖贊助下,完全就有達到理想的實現度和滿足感,哈哈。此行也感謝隔壁寢的h學姐幫忙借來的小bubu!

      到車站,一接到頭毛捲捲的y,想從東門圓環抄近路到城隍廟,結果還淪落到跟路人問路的地步。
      到了城隍廟裡頭逛逛看看,城隍廟口擠的水洩不通,兩個人都很猶豫又很隨意,搞的拖延了很久,找了客人很少的莊家,點了蚵仔煎、肉圓和貢丸湯。先是試走三年多前走過的小巷子,看到泰國麵店、大袋大袋飼料袋裝滿的青草店,後來步行北門街,看看路途上的牌仿、小店,口頭上隨意的跟y講解什麼店什麼廟,而不像以前我當地主,老是要強迫別人一起大吃大走。在長仙宮時,y告訴我說,姻緣跟桃花不一樣,後者只是意謂著有比較多接觸異性的機會,而姻緣才是指交往機會。
      好吧,水瓶座只是桃花旺!....只是為什麼別的水瓶座的花有蜜會授粉,我的只是日漸枯萎的花(話說,我在24小時內被兩個人說我的花要枯萎了...)

       暑熱逼人,c學姊推薦位於新復珍斜對面"有一家綿綿冰"。一共有14種口味,一分有兩大球(真的很大一球!!!),可以選兩個口味,重點是真的好好吃喔!!!!!!我吃的是芒果和梅子,整個就很消暑,y點的是百香果和巧克力。味道很足,但卻不是人工香精的未到,口感也很飽實,不會過沙或過水,還會有一點若有似無的果實渣渣,譬如芒果粒或梅子乾,從第一口到最後一口,我每吃一口就一直說"好好吃喔~~",簡直很神經,感覺冷靜的y比較像是地主,我是劉姥姥進大觀園的客人,幸好y非常容忍我,哈哈!!!(可是真的好好吃!!)

      照片 038.jpg

      ps.因為覺得很好吃,用三張報紙包得緊緊的,宅配到浩然給m。y在一旁用相機寫實地記錄了我和m交談的樣子。任誰看了照片,都會相信我跟m真的是最標準的純友誼啊!


      帶著y先去浩然扛了幾本書,率性坐在浩然地板上亂翻書,又跑去土地公廟拜拜(其實是我欠了很久的還願...)。橫跨在竹湖的這一邊,遙指簡陋的未來研究所的系館給y看,總覺得這些瑣碎的拼貼和介紹,是努力在試圖更連結或構築一種對於彼此生活的想像和了解,並不是想要讓對方強記什麼。(把這些介紹打成逐字搞,說不定比較像是personal murmur......)。
      雖然y沒有特別對交大多著墨什麼驚奇或稱讚,但從她寥寥幾句的初次觀察,也令我默默哀悼著自已對於熟悉的環境,徹底喪失掉感官或觀察的餘力。所謂的效率,多多少少,是強迫我們喪失掉感動的能力而換取得到的。

      雖然y流露著成大優越的自信,對參觀交大也很禮貌的流露喜悅之情,但總是不及她參觀清大的那種活力和亢奮,再高再遠又陰森的人社院還是堅持要爬上後山去,居然連梅園都差點要逛...八字三兩多的人,真的比二兩四的有膽識多了。只是經過清大校門口、校園大草地,或是漸漸暗沉的天空,都讓y有"投射式"的亢奮,邁往人社院的稀疏林道,透過y的取鏡本身,都迫使我去正視我從來習慣忽略或否定的「屬於」本身。(ps.至少,突破了四年多來我的禁忌,夜訪人社院。)

      晚上進了蘇格貓底,第一次看慕名已久的"夜貓子電影",播的是柯一正導演的《我們都是這樣長大的》。不得不說,雖然早期國片大多充斥著國族或道德宣傳意味的作品,但特定年代風格的電影,展現的反省性,並不雅於當前的諸多電影。不過,女老師和男學生是否師生戀的謎之音,依然是令我最為印象深刻的安排。
      話說,比預期的更欣賞蘇格貓底的環境和人,提早將近一個小時到,看著好幾個人手在旁邊的廚房吃晚餐,爾後一一謹慎地排列坐位給免費看電影的觀眾,更感動的是,八點二十五分,開始湧入一個一個獨自低著頭而來的學生,彷彿這是一場默契的饗宴。老實說,真的很感動。老闆,一定要堅持下去!待在蘇格貓底裡,一直想起台灣第一家也是亞洲第一家公平交易咖啡豆的店家,也是被一對天真堅持著的人辛苦奮力地經營著。人要有熱情,要有熱情。

       蘇格貓底的貓很可愛!

照片 115.jpg 

      回到金山十六街,四個人包括y,手忙腳亂組裝好"學姐的學姐"大方贈送的高級衣櫥。
      一一掛上衣服以後,C學姐說有了真正房間的感覺!很疲弱的我覺得,這真是個很鼓舞人心的眉批!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