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08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引自《關於自信的21堂課》 

1.你給我時間。

2.你聽我說話__而且你傾聽時不會使我覺得被批判。

3.你很快地提醒我,我是有力量的人。

4.當我受傷時,你幫助我復原。

5.知道事實對我有利時,你會告訴我;知道事實對我沒有幫助時,你就不告訴我。

6.你會用你的行為舉止、語氣和微笑讓我知道,我感到安全、舒服、輕鬆對你而言很重要。

7.當你惹我生氣的時候,你會向我展現你的歉意;當我惹你生氣的時候,你也會允許我向你表達歉意。

8.你不會刻意傷害我,永遠不會。你確定我知道你想要保護我。

9.你會為我製造一些小驚喜。

10.你會對我說一些最能夠支持我的話。

11.當我需要的時候,你會讓我在你面前哭泣。

12.你鼓勵我告訴你實情,鼓勵我承認我害怕。

如果這些答案都是肯定的,你是我的朋友。我需要你。    p.188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這好一陣子,幾乎只要將近傍晚,手肘、膝蓋的關節就隱隱作痛,手腳因而僵僵的,很不舒坦。由於自己過於懶散又過於忙碌,也只靠中藥貼布和早晚洗澡沖熱水舒緩疼痛僵直感,拖延了許久,遲至昨天才去看診。

     看診的過程,其實短到沒有「過程」可言。不過,這次可不是醫生秒殺我。
     一進到診室,先等了好一會兒,等醫生幫一位去賑災而肌肉受傷的阿婆打消炎針,輪到我的時候。
     我:「我想拿關節痛的藥。」
     醫生:「要拿哪一種?」他翻到我一年多前的病歷記錄,問:「要拿以前吃的嗎?」
     我:「不用,拿一兩個月前吃的那種就好。」
     接著,醫生看著前兩頁的病歷,把要開的藥抄在最新的頁面上頭。我只是沉默地看著醫生抄寫,並沒有像以前一樣試圖利用這個空檔,盡可能詳細描述自己疼痛的程度、時間和頻率,也沒有問醫生其他身體症狀是否為關節炎引發的連帶症狀。

     醫生抄完了,我就問說:「這樣可以了嗎?」,然後就走出了看診室。
     離開診所之後,隔了幾個小時,我慢慢才意識到,當時我看診時的沉默代表了什麼。從高三發作的關節炎,至今也有五、六年了,「原來」啊,其實我已經「開始」習慣了關節炎,習慣了它怎麼發作,也習慣了它會在哪些時間、以什麼樣的頻率,或者,疼痛的程度不一,時而劇烈到承受不了,時而因為睡不好而連著幾天隱隱作痛。比這些更早就已經習慣的是,這種自我免疫的關節炎,屢屢引發的嚴重感冒和足筋膜炎等等,各種數也數不清的種種病痛。
     正因為對這些各類型的痛,已經太習以為常了,也就沒有什麼可問的。每當感覺到關節炎「又發作了」,就知道要乖乖準時睡覺、吃藥。知道自己不能讓喉嚨痛或乾(所以不敢吃太甜的糖果甜食),不然就會一定一定會感冒,萬一感冒就要兩三個月才好的了。

     雖然講的很理所當然,不過,這是我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看醫生只為了「拿藥」。慢慢地,當我意識到這個「拿藥的人」的病患身分開始為我所有時,才明白到,那是因為我已經接受了自己是一個「慢性病患者」的身分了。(哀傷...好吧,也許也沒甚麼好哀傷的,反正就是一個既成的事實吧。)

     從昨天早上到現在,好像還是很不能習慣面對這樣的自己。
     我的拿藥行為已經透露了我接受了"慢性病"的身分,而不再單純只是罹患關節炎的病患而已。我的部分生活以及對身體認知、處理的方式,學會了、習慣了直接選擇最有效的"抑制"處理,知道怎麼去抑制他,能使自己維持正常的生活步驟。不再對它抱持著好奇,不再被它突如其來產生的痛覺所控制。知道怎麼樣盡可能第不讓它發作,必須要學著調整自己的生活步調和處理壓力。

      不知道怎麼說。這幾個小時,就像是已經跨越了某個界線,卻遲遲不能接受這樣的自己。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哎呀,自從將近兩年前出國逍遙以後,直到最近幾天才恍然意識到自己離修行之路不知覺間已有多麼地遠了。遠,不僅僅是自我與修行的距離,也意味著時間上的漫長疏離。我半戲謔又半正經地說光是一頓「氣飽」,二十幾年的修行簡直毀於一旦,無法抑制的憤怒或氣惱(以及巨大的不解...),讓我必須在發酵它們的同時,要努力去克制與調解自身被翻攪的情緒所困的障礙。正因此,我感覺到自己又重新踏上了修行之路。

      因為,以快樂開朗的姿態和內在生存著,是遠遠地不夠的。必然面對到諸多的考驗,不僅是環境的挫敗,同時還有諸多我們無法控制的那些人事物,終將迫使我們以更深層厚實的內在涵養去應對。始終笑笑坦然地去接受別人的樣子,我想我是做不到的,無法打從心裡做到。尤其是,要真真切切地去觸碰到兩個主體的界線時,再怎麼樣,也都絕對不可能天生就能磨合鑲嵌在一塊,必然要,以那種尖銳、對立與尷尬的空缺來相處著,然後慢慢地轉換成彼此對待的溫柔。...這過程是個藝術!科科。

      不過,至少我又重新學到一些事情了,level up!(a little bit...)

      這短短幾天讓我感覺自己被壓縮到要爆炸了,只好用全然的沉默和僵硬的臉色給自己真空起來。也因此倍感需要一個朋友(唉....),就算只是陪我吃頓飯都好。(話說除了吃飯,還能幹嘛呢?...=.=)   感謝y和m,分別在不同的晚上冒著颱風的大風大雨,到金山街上來陪極度任性的我吃飯外加探索美食,呵呵。還有那罐29元的金牌台啤,雖然您只有區區二十九元,但是讓我進入久違的深層睡眠,還夢見xxx的告白耶!整個很賺阿,cp值超高!...害我想搬一箱小酒回房裡當安眠藥。悠呼!

      以前老和y混在一塊時,總覺得有人一起毫無顧忌大吃大喝甚是難得,當時真的是用很珍惜的心情在感受那些時刻。直到y脫離單身了,才發現自己失去的並不只這些。不過,看Y很是enjoy在雙人世界裡,c也說y變漂亮了。從y那領了精神賠償金「7-11中杯拿鐵兌換卷」一張後,我就迅速地將y連同誠摯的祝福給一塊「遺忘在海邊了」,哈哈。

      最近和m吃了兩頓飯。我很喜歡跟m隨性約吃飯,又一起聊天的時光,尤其是最近越來越能感受到這樣隨性邀約和簡單的開心,大概是因為我也開始跟m一樣進入忙忙忙的生活節奏中,所以這些片刻的舒緩效果真是極佳。雖然聊的天,有大半是從岔開的兩端到慢慢接近交叉點。這再三重複的模式,令人精疲力盡,尤其是在吃太飽的時候。不過,世界上哪有幾個人會願意陪著自己從沒有交集到有交集呢?! 光是這點,我就覺得荒誕笑鬧的朋友們之間,都是很真心對待的啊。

      任意使用的單身朋友?!當然不是在說把朋友當作什麼玩具或資源來看待,而是我從y脫團的過程中,才第一次學會/感受到某些時刻的喪失,是過了某些時間點就喪失了,不只是告別或是驪歌輕唱才會發生而已。我自己並不是個硬要巴著朋友才能存活的人,反而還是個要仰賴著99%的獨處,才能沉澱和消化,給出別人一點點善意和體貼的傢伙。最近的氣惱加上朋友的兩頓飯,後者簡直像是觀音的聖水,輕輕畫上兩滴,就把我給救贖了。


      雖然,我至今還是個甚為無知的人,不知道兩人世界到底是嗑了什麼藥,為啥會讓人覺得男/女朋友比朋友重要?!...不明白不明白啊,我希望,以後自己就算沉溺在兩人世界裡,也要用現在的專注力(....和任性嗎?!)來對待朋友。    好吧,也許這就像是個小孩許下而長大註定會褪色的諾言...。

      本篇的重點其實是:接下來要全力阻止m脫離單身,哈哈啊哈!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太糟了,昨天整天就這麼處在一種糟透了,氣惱而不願多加言語的脾氣裡。(直到讀了俄國悲劇帝國歷史...俄國究竟哪來一堆陰險狠毒的君主啊?就算是彼得和凱薩琳兩位大帝,算是政績頗豐,也是神經質的傢伙...無論是蒙古人征服的前後,或是邁向西化,或是共產革命之後,每一個領導者都是偏執狂加殺人狂。...光想到這些,個人的心情也沒甚麼好抱怨的了,巨大的悲哀總是又壓制而來。)

      做了一個可怕又清晰的夢,簡直就是被嚇醒,一起床就開始查解夢。木瓜葉、斷腳址...詭異的是整個夢境實在是太過清楚又深刻了,不過C勸慰的好,她說夢往往還是關乎自身,而在反映自個兒的最近的所思所想。這時候就巴不得夢只是一個文化潛意識的反映,千萬不要是徵兆的好。

      標題是好幾天前跟c談到的事情。
      無論是毫不遲疑地說出y的重要性,或是當時想念c的那種心情,都不是因為她們是什麼樣的人,而是想念各自彼此相處的時光時,那種距離和頻率。所謂的輪廓,指的是兩個人用甚麼樣的界線去touch到對方。之於我,界線不會緊緊貼著我自己本身,我想大概別人也不是用緊塑著她自身的界線來面對我的吧? 我想念的,或感受到對方重要的,就是彼此相處時,touch在一起的那條line。之所以會感受到和誰相處的時刻特別真實而喜歡,或許是來自於兩人交會的那個line與輪廓。

      唉啊,真不知道自己在說些甚麼,

      i need a 逃逸的路線(我沒有很貪心,只要一個就好)。不過這個逃逸最好是通往另一個現實,誰叫我正好暫時對脫離現實沒啥興趣,科科!

      ps.為什麼我覺得自己的任性復活了?哇哈哈!!(take that,haha)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