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0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重要」裡頭包含的intimacy,......從回憶蔓延到現下,是一種被攫住且呼吸困難的感覺。
       小畢來所上演講,主題是街頭塗鴉,其中介紹了幾個台灣塗鴉界的名人作品,後來提到台北市在自行車步道設立了塗鴉專區,供塗鴉者發洩,避免聽奧和花博時隨處的塗鴉會破壞市容。討論到"貧民窟化"的概念,指塗鴉必須在專區才符合道德上、社會觀感的合法性,不難想像,塗鴉專區對塗鴉本身的挑戰和樂趣,是個多麼苦悶的表達地帶。
       最近的心境,恐怕可以說像是個街頭塗鴉名人,就算還有其它刺激有趣的角落可供創作,我卻寧願到一堆閒雜人等的塗鴉專區去,在那裏畫出最沉默的作品。作品本身,以及,禁制了在群中穿梭游移的可能。

      三年多前,第一次有意識開始學著對別人敞開心胸時,卻很快地遭遇到了混雜、自我嫌惡又不知所措的狀態,有太多的對話指向了我「應該」怎麼樣才是「對」的,所謂的「對」有種好強的道德魔力,至少對於始終要用力於怎麼樣不對不起他人的我而言,感覺就像是一道道的命令,好多指令口號,....不再是一個值得自己去品嘗與感受的人,根本不配吧。那時候的感覺簡直是,要被塞爆了。幸好助教J適時提醒了我,以後慢慢就能學會分辨什麼建議是重要的,什麼是不重要的,而且那是漫長的過程。一直以來都把這段話記得,並且小心翼翼的讓自己能夠握好扶手。
      不過,相對於分辨重要的話語,還有另一個難題是,所認同至為重要的人呢?!這似乎就不是分辨的問題,而是...脫離母體的覺醒嗎?!(可惡的精神分析洗腦...)
      所認同為重要的人對自己的話語,也不能說是殺傷力,因為絕對確定了不是惡意,只是當自己給予了誰在認同上的「重要」,有時候像是把自己的某個部分交付給對方,尾從之而踏往前進,正因此,話語糾正的力道頓時就變得好大。大到迫使我必須關閉所有的開關,禁止進或退,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千錯萬錯,肯定是自己出了差錯,可是,還是覺得非常的委屈,非常的委屈。渾渾噩噩想了幾天,勉強想通這龐大的不舒服,並非話語,而是因為一直以來,都認同對方為重要的人。

      慢慢意會到,"重要"其實包含了"intimacy"。此intimacy並非一定得指日常的頻繁互動或是秘密的相互託付,也不是身體上的磨蹭,我也想搞清楚這種intimacy為何物,目前只能說是把自我交付給特定他人的過程吧,就算沒有互動,也透過了認同而產生了對談、投射,譬如是對學者、作家等,總之是個在路徑上占據了重要位置的認同對象。
      我想,intimacy就產生於把自己的一部分空投給認定的重要他人的連續一個個moment吧。不過,如果是遙遠的重要他者,實在也沒有辦法現身給出什麼,主要還是一個客體位置的角色,用來給我們自己投射爽的,怎麼說呢? 也許這樣的作用就比較像是路障?避免走上奇怪的方向吧? 話說如果吳人人現身說我什麼,除了疏離,頂多是當成是跟書一樣的指導原則看待吧!(重申:不要愛吳人人了...)
      扯了很多,還是不太知道怎麼談這個問題。總之,一旦死心蹋地就給定了什麼人對於自己認同上的重要,有助於建立,也會是從根開始的巨大摧毀,雙面刃啊! 這種關係仰賴的不是moral或者是order,而是intimacy,即是暴露、交付自我的狀態(shit!!! 我居然講了暴露...自我這兩個字,我被文概洗腦了,哭~哭~)。因為這樣,想一想,從小到大,為了成為一個健全的人而形構了諸多個重要他者,卻忽略了反過來翻覆的危險和權力關係。(intimacy真的是權力的啊...人在intimacy的狀態中,大概可以同時是欲望的主體,也是欲望的客體吧?!)
      這是個很爛的結論,不要給定一個所謂認同的重要,丟給誰算誰倒楣。把自己當做是一個學習的他者,將對方當作是一個學習的對象,而不是重要他者,醬也許比較好。(ps.算是太過局限於用經驗和現象來理解/發問吧?...很想再重讀赫塞,想看看默默深刻影響了我的他,到底是怎麼講人生體驗和悟道的關係。科科。)  

      by the way,邁入八年的好友w,居然把我想破頭的問題,一語道破了!!!強哉!(to w, thanks for your ear, shoulder and 有力道的安慰..)
      to myself,該改的還是要改!!!

 

      近來好幾度被忙碌的孤單所占據,想著其他人也是一樣的忙碌辛苦的生活著,因而不願去叨擾人,或者是沒有下文,...其實,也只不過是,自己的痛苦太被擴大了,所以覺得日子過得異常異常異常...異乎尋常的漫長吧。anyway,諸多的這些時刻,能給予最大溫柔的,也就是書了,那天簡直感覺到要凋零的時候,走進浩然去摸了幾本書翻翻,踏實的感動值直逼body touch!!(...閱讀真是個說話與傾聽的雙重滿足~)常常覺得,最可靠、最溫柔、最理想的愛人不就非書莫屬嗎?!(還是別再說這類話的好,免得要去當尼姑哩..)

      一直期許自己成為一個溫柔的人,不過理解上,恍恍惚惚只覺得是待人體貼的特質,要不就是鐵漢柔情!!!(=..=...)今天讀到了《青春對話(上)》提到「溫柔的人是『堅強的人』」,於是想摘要。
      *溫柔=優,人字旁加憂,意思是為人擔憂、能體貼別人的哀傷、痛苦、寂寞。同時也是優秀的優,即和藹可親、能體貼他人的人。
      *平等溫柔地接納任何人
      *對他人的尊重
      *對惡勢力不容寬待。憤怒有善惡之分,為善事憤怒是必要的,感情用事的憤怒,只是畜生的心性。
      *溫柔是不求回報的友情。越是吃過苦的人,越有豐沛的情感,能帶給人們勇氣,幫助人們重新站立起來。正視他人的不幸,努力去體察、分擔對方的辛酸。溫柔體貼的待人,就是充滿善意的鼓勵。
      *忠於自己的心意,採取有勇氣的行動。
      *溫柔具有公正的特質。也就是必須確實的求證,直到自己心服口服,而不是無中生有。
      *為對方幸福祈求的心。大溫柔也許會被人討厭或排擠,但依然為對方幸福祈求、效勞,這才是真正的溫柔。
      *能有"努力提升自我"的想法是很了不起的,與溫柔體貼之心是相通的。

      每次穿上格子襯衫,就覺得自己可以隨心所欲、率性自在的handle全世界!!
      戴立忍說:「理想的人生即是自在。」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鼓起勇氣吧!要是們心自問沒做錯事的話,就以堂堂的態度面對吧。那些出賣朋友、欺負別人的人才是可憐蟲。就算受到出賣,可以再結交新的朋友。或許因此而傷心,但絕不能「不再相信別人」。不相信別人或許不會被出賣,也不會傷心,但這樣人生是狹隘的。愈是吃過苦的人,愈能體諒別人,一定要堅強起來,不為所動。

      自己先成為太陽。陽光不全然會落在能反射的星球上。即使落空了,太陽依舊散發光輝。或許有人不肯接納你散發出來的光芒,或是從你眼前消失,但你持續送出去的光芒,會使自己輝耀起來。

      不管別人如何,要朝向自己所認為的「正確」方向前進。只要自己的態度堅定,總有一天會撥雲見日...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上一篇網誌是開學前一天寫的,在半閉著眼逃避現實、要被胃酸溺死、幾乎都要快十點才嘗到晚餐的處況中,居然三個禮拜就這麼忽快忽慢地過去了。

      從剛開學時,為了參雜而急待安置的工讀,簡直是個運轉過熱而停不下來的馬達,即便偶有充裕空檔可供休息或做點自己感興趣的事,卻分秒處在運轉的過熱狀態,滿腦子只有唯恐忘記的雜務細節和流程,根本做不了正事。追不上進度與課堂上的沉默,成了固定來討債的夢饜。
      直到龐雜的工讀成了每周的routine,慢慢地學習和摸索,至今已經能夠留有時間給自己去感受所讀的東西(雖然慧根短短一截,只有蒂頭,實在還不夠理解加整理...),也發現了研究所生活的另一個挑戰是,寥寥兩三門課以外的時間,如何管理這些看似充裕卻實然有限的時間,同時做好賺錢、讀書並兼顧研究興趣,還有一兩個與研究所無關卻重要的人生事業。 絕對是仰仗超乎要求的熱誠啊!!
      上週,終於在研究室有了一個座位,當天的心情充滿了興奮和感激之情,我們所擁有的,皆來自別人的體貼,好久沒有這種心情了。(最近的生活,實在是太多抱怨,和太多自以為正義的憤恨了。)

       試著捕捉這目前為止、只占了百分之幾的研究所生活,兩種搞笑和掙扎的os.,透過同儕交往與「生吞活剝、囫圇吞棗」閱讀的過程,似乎慢慢轉換成了沉靜的省思。「為什麼在這裡?」以及「幸好在這裡!」。

       課堂上研讀的文本好抽離啊! 聽課有超過一半的時間,我都在恍神和衍生無止盡的os.以供自娛。聽老師們吐出像是火星文一般的語詞,我不斷地問自己:「為什麼在這裡?」,迄今尚未給出任何一個可能的答案。 所謂的抽離,一方面是因為難以理解,一方面是根本就不知如何延伸、扣連到現實。引發我經世致用、自我實現的老毛病一發作,便實在不知道怎麼看待自己的選擇?! 不太知道這條知識的曲徑,所履踏的步伐,會朝向哪裡? 是否能夠真正守護自己找到一個暫時而穩固的落點?(守護聽起來比較溫柔,容許有犯錯的可能...)
       另一個os.「幸好在這裡!」,則是因為那些若即若離、似懂非懂的知識版圖。原來佛洛伊德、尼采,even海德格,都成了傅柯思考瘋狂的基底。以前連想都沒想過就算了,就算知道也頂多是只記起來,當作是存款簿的金額,偶爾拿出來炫耀一番。現在遭遇的學習方式,卻能夠開始學習從那些看起來分岔、毫不相關的論述中,透過研讀去找到彼此之間的相對位置(好啦,還不是透過研讀,工夫還很粗淺...是靠老師講解~哈哈)。
       另外,則是怎麼問出關鍵問題、自身關心的深刻問題,以及怎麼回答。這種驚訝來自讀傅柯古典時代瘋狂史第二部,依規定要寫一篇預習報告,本人自以為寫的不錯,結果根本完全沒提到關鍵字"谵妄"就已經很扯了(以為是旁支末節...),連"谵妄的超越性"做為問題的主軸都毫無意識到(看到"谵妄"就自動略過的該死的閱讀策略...)。明瞭了,知識的養成與鍛鍊,絕對沒有辦法靠教戰手冊這種捷徑,甚至太過仰賴之,反而會使得想像力和開創的企圖被侷限住,而是得親自體驗才能銘刻成真實的累積。(我還只是個滿腦子想著關東橋市場煎餃的門外漢...)
       簡而言之,所謂「幸好自己在這裡」的堅定,來自於終於能更進到一個層次理解到(並且回到...),知識的嚴肅性與貼近生命的熱誠,兩者並列、相互支持的信念。截至目前為止,上述這兩種os.以完全矛盾的方向,卻各自以越來越強大的氣勢佔據我了。這樣講好像有點自以為是,不過我卻因此而越來越感到清晰and絕不能萎靡。

      幾個月前,剛當考完研究所時,算是半發誓地對自己說,往後絕對不能再仗著自己有點天份,又隨便賭氣要放棄讀書(進到社文所正式上課以後,我開始唾棄自己怎麼會以為自己擁有天分這種東西...)。這種傻不愣登的誓言,多少收斂了自己動不動就自恃而不能忍辱的脾氣。大概也是因為這一丁點心態上的轉換,最近的事務之難、雜,真點有點苦其心志、勞其筋骨的味道。撐過去的話,路就長出來了!(跟創價學會的同住,果然還是有點正向的影響力...)
      最近則緩慢地察知,給予侷限而非自由的學術環境中,博班原本意謂著的實現/實踐,似乎變的很有限。純粹又被簡約化的學術環境,複雜而瑣碎的現實滲透,甚而取代了知識本身。學校教育延長了青春期,延後青年的成熟(彼得‧杜拉克 1969),束縛、疏離而不知從何實踐起的所謂的鍛鍊,以及無限延退地待奪回主動權,突然使得我最近對此選擇(在想像上)倒盡胃口,反而認知到要認真地思考,如何在未來的三、四年,開創出另一種選擇/能力,譬如旅行文學的書寫。

     廢話太多,總之,打算把碩士當成最後一個求學階段來奮鬥,學習研讀、發問與培養工具專長的能力,然後"真正的"面對世界。(大言不慚!!!!....) do一個比讀博班更有挑戰、面對世界的人生吧!!!!!
      

      *備忘錄(who am i?  notes taken when i was lost.):
         發現美好的事物
         我不只是我寫的論文而已
   經營人際關係
   沉浸於對世界發問的狀態
   旅行文學[培養看世界、現象的方式]
   有能力做值得的事
   書蟲
   have fun!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