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091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向來有個「沾沾自喜」的「壞習慣」。凡一有人推薦啥好吃,就耐不住等,要是不趕緊買來嚐嚐就不罷休,滿腦子就只想著那吃的。更糟糕的是,若硬要自己忍住,往往就搞得平日三餐亂吃塘塞,想暫時滿足口腹之慾,卻往往落入更大的空虛,也讓荷包更大洞。怎知,這種嗜癮美食的執著,並不僅止於口腹,更是心理上的毛病,甚至冠冕堂皇一點,就是整個人的生活態度的表徵啊!...題外話,正也因此,最近深感自己真該有台像樣的機車,這樣我和美食的交會,就不會被距離給阻撓了啊!!!!(一股莫名的熱血~) 難怪旅行常常跟美食結合在一起,擺明了美食的資格,多少牽涉了距離移動的資本在。荷包內容量,當然更是先天加後天的大障礙...。唯一能補足雲泥之分的,恐怕只有平日縮衣節食,吃爛一點果果腹即可,要不就是厚著臉皮央求誰請客啦。說到盧請客,我很愛耍耍嘴皮,但當別人真要請,我往往太過意不去而婉拒。如果請客有成,無論大頓小餐,我都會感動到不行!!! ...我自覺很有自知之明,深知我大概從來沒有脫離口腔期吧?! 每次有吃的,就覺得整個人都被滿足了,更覺人人是好人,世界無限美好!!!
      自從宜蘭的路程上,聽w師提過"霸味薑母鴨"。好不容易勉強熬等了幾天,昨夜一股勁,就是非吃到"霸味薑母鴨"不可!!!

      昨日,傍晚,到清大看「見證番紅花的勇氣」緬甸BJ的紀錄片。
      因小事故,有些不舒爽。爾後,在清大圖書館像在進行消氣儀式,看書名有點意思就從書架拿下,拿了十幾二十本,隨便找了位置就讀,一邊等在交大看"臉"的友Y結束會合。離開圖書館前,我東挑西挑,用罄清大借書的十本權限,嫌太少太少啦!!
      原來估計和y頂多來個難得的兩人消夜,後來那位我素未謀面的她男友L,一同找來大啖薑母鴨(其實是抓來當湯底$250的分母!哈哈~)。話說,好一陣子前,初交往的友y居然沒有L提到我這個朋友(不是完全沒有提到,而是模糊成朋友一詞,沒有代號,沒有名字...),頓時讓我真的真的感覺好shock又好難過。這不就是Carrie不讓Mr. Big見自己三位知己的場景嗎...唉...嗎的...怎麼現在想來都還是覺得有些心酸呢?!(隱隱作痛的感覺...) 既不是生氣,也不能說是難過,總之就是「又理解了一些什麼」的那種心情,嘆,這就是長大的moment與其殘酷。此事之後,我一律對外宣稱,以後我那個至今尚不知在何方的未來男友(不知是否會有其人...),一定要把我的好朋友都背起來才行。朋友就是我的生活,我的心情,如果不瞭解我的朋友,怎麼可能了解我呢?!

      話說,該把重點擺在L,還是霸味薑母鴨呢?!

      先來說說"霸味"好了。
      此處湯水乃是用小甕裝,底是用炭火烤的,裝上炭火尚未放上湯甕時,得聞其炭香,不知純粹出自心態太期待而稱之為「香」,或者是其炭不至於太劣質,總之一聞到炭,就勾起童年冬天阿嬤升來暖手的火炭,光是這點,就值得加點分數啦。
     一份薑母鴨250,肉不算少,絕對夠三個人吃。其他青菜或者是丸子、凍豆腐、鴨血、米血等配料,一份大約是30~50元不等,並不算貴,重點是...每一盤配料的份量都很夠誠意,份量很多,也很新鮮,蔬菜則有我愛的茼蒿蒿!!!YA~~爽!! 光茼蒿就點了兩盤....結果只有我卯起來吃,搞的有幾乎一半來不及吃,過熟而太油潤,不青翠,也就失了茼蒿經典的菜腥味...(and我懷疑我整頓幾乎只有在搞定茼蒿吧?! 然後,吃不到熟爛的高麗菜...脆的時候就被y攔截完了,從頭到尾只吃到一個爛透的高麗菜渣渣。)
     至於必點的配料,大力推薦鴨腸。以前我大概沒吃過鴨腸,冷盤滷味印象中還有試過,這是L和Y大推的。最好是湯滾的時候放入,滾一會兒,帶點豬腸熟透色,又還存半透明油光時,脆度和腸味道最足最剛好。若過熟,咬起來就太脆了,一嚼就斷,沒有Q勁,嚼勁柴了,味道自然也就不那麼好。最好是不要用熱泡的,像是剛添湯水時,湯熱、料熟但湯不滾時,把鴨腸熱泡其中,雖然也能熟,但總不是像滾的快,能保留鮮脆。講到鴨腸最好吃的時機的拿捏,肯定要敬佩一下L。一開始老被我擱的太熟太老,L看不下去自己愛吃的鴨腸被這樣對待,索性每放一匙鴨腸進湯鍋裡頭,他看成色差不多,就先挑一根吃,一吃可以,就下令"現在吃剛好,快吃,不然就太脆了",我和y就手忙腳亂的撈起來,每每馬上入口,真的脆度和味道都相當剛好,默默油然心起對L的佩服。

      沒聽說過的鴨肉丸,吃起來很像(香菇)貢丸,又有點不太相同的味道。我很阿Q的覺得,正因為鴨肉丸不完全像貢丸,應該給店家加點分,要不就直接吃貢丸就好啦!還賣什麼鴨肉丸?! L提醒好幾次,丸子熱滾了就要趕緊吃,不然會太硬。一開始我還不覺得要緊,想說丸子不就這樣嗎?! 後來一吃,原本軟硬剛好的丸子,果然口感有些太緊實了,還會卡牙縫,所以又很鄉愿的佩服L,哈哈。至於鴨肉呢,還是滾到中後段再吃吧,否則太硬絲,真的不好啃。霸味的配料皆為坊間常見,但大概是有挑選過。豆皮滾了口感均質熟軟,不像市面上一些吃到飽的豆皮,要部有油臭味,要不滾個半天還有硬塊,這種豆皮光碰到就令人生氣。一整盤鴨血,我只吃了一小塊,味道也不錯,口感也軟硬適中,有鴨血的葷香氣,不會有軟爛的血腥味。米血是機器製造的,煮了能軟,也算不錯吃。不過,我和L一致贊同吃米血,還是得吃手工的米血,除了軟硬適中外,手工米血未入鍋前,市場就有其酒、麻油川燙的香氣,大且完整的糯米,正好能吸附湯汁的精華。可惜少見,我是在家才吃得到,都得要早上先從菜市場買,超市可沒賣這種。
      差點漏掉麵線,麵線一份30,就是一人份盤裝。扮了不知道是哪些東西,吃起來平淡清爽,Y和L直呼好吃,我則認為算有誠意。各配料要沾的佐醬,是以腐乳為基底,呈乳粉紅色,稠狀,淋在小碟上,要多少有多少。簡言之,以新竹的標準來看,霸味算是很不錯,東西份量夠,也好吃,本人覺得至少是個有誠意的店家。而我評斷店家,首重誠意。

      只不過,我一定一定一定要推屏東龍泉的薑母鴨(就是我家村子啦!!!),鴨肉好吃,又軟又嫩,滾久滾不久都好吃好咬,但不是爛,湯底薑味和其他鮮味都很夠,但不刺激;配料就看人啦,我家嫌配料買太貴,後來學聰明了,都是買了三份薑母鴨湯底,其他配料就從超市、傳統市場買,可以吃到翻。另外,重點是醬汁,絕對稱得上是不外傳的獨門秘方啦!!!微辣又甘,又有醬油的鹹,無論是鹹、甘、辣幾味,都不只有一種層次。嫌太辣口,可以配點腐乳,綜合一下辣。通常都是配給整罐腐乳,超阿莎力的啦。我家好歹算是常客,每次老闆都主動多給幾包醬料,沾什麼都好吃。要是一不小心破了一包醬汁,全家都超痛心惋惜的! 此家薑母鴨,外地人都說好吃。..最近考慮想宅配來新竹,乾脆讓北部的朋友吃吃看。

      至於L,要說是百聞不如一見嗎?!
      不知道究竟是我和Y太ㄘㄠˋ老,還是....?! L看起來很年輕,基本上是蓄著小鬍的BABY FACE。唯獨他太融入薑母鴨店續小酒的場景,加上算懂吃,才會不經意洩漏他的歷練。外表則是看不出來的。 恐怕我只是看在脆腸和米血好吃的份上,一方面也是和y雖然互動"銳減",至少累積的信任度也算夠,因此初次面對她的Mr. Big時,我倒也落落大方,吃喝得很開心。好事多磨,雖然對Y來說不見得是好事,哈哈。能見到好友的男友,在我幼小單純的心裡,還是很開心。

      謝謝Y請了這頓。沒想到一頓消夜,竟讓你少了一張小朋友。找個"沒去過"的"好店",換我做東,可是只請你喔,哈哈,誰叫我荷包那麼膚淺。

      by the way,to Y,幸好昨天在我"非吃到不可、憤恨不可言"的臨界點,你願意陪我去吃(熱量)這麼大攤的薑母鴨當消夜。   昨天的狀態,使我意識到,人最脆弱需要外援的時候,並非處於最低谷時,而是介於低谷和正常的模糊間帶。最低谷的時候,需要的反而是獨處冷靜,就像生病了斷食反而好,介於低谷和常態時,想往外走而遲遲不敢時,反而最需要有人給個陪伴。
      雖然你已經有家累而不一定always在,但謝謝你在你"可以在"的時刻,願意在。    

      又是那句老話,那我家Mr. Big咧?!嗚嗚~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不知道為什麼,我總以為,自焚者是無名的。
      早在"鄭南榕"這三個字進到我的意識之前,童年起我腦袋裡,至少有兩個以上的自焚者的畫面,奔馳在凱達格蘭大道上。未曾記住他們的名字。比起他們被社會、被媒體定義成瘋狂與激進,其訴求就顯得微不足道且不清不楚了。

      鄭南榕基金會,之所以成為我想造訪之地,其一是綠島人權營的工作人員P,在部落格上提及,他的啟蒙是大學時代在鄭南榕基金會當志工慢慢產生的。出於羨慕別人可以做對的事,而且此事可以成為啟蒙的"持續的途徑",而非只是某個爆炸點,此處成了我想往之小小聖地。其二,是好些年前在舊書攤買到一本書(舊書攤總有一堆奇奇怪怪的政治書...),講到詹益樺自焚事件。當時我極為訝異於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居然為了他自覺對的事情,願意去追隨一個他所尊敬的人鄭南榕,在送葬的路上,選擇成為一顆和鄭南榕一樣美好的種子,可惜印象中那本書,也是把詹當成是無知、激進的窮者階層來看待。我是從詹,才對鄭產生了一點點理解的興趣。否則,過往的歷史離當今明明不遠,擺在這個紛擾又過於膚淺的時代,顯得太重太重,常常是龐大到連"知情的輪廓"都無法建構起,何況是真正屏除雜念去聽懂特定一個人物的故事呢?!DSC06077.JPG 

      鄭南榕,生於二二八事件同年。編輯存活最久的黨外"時代雜誌"達五年八個月。從時代雜誌、五一九綠色行動以訴求解除戒嚴、被以涉嫌叛亂罪起訴,進行七十一日自囚抗爭到雜誌社自焚抗爭,爭取主張台灣獨立的言論自由而死。鄭以驚人的行動力和耐力,有計畫衝撞國家戒嚴的牢籠。鄭南榕自焚後,其悲壯、公開悼念儀式加速喚起了群眾挑戰政府的激情,譬如黑名單闖關返台,或者其自焚的張力,從當時迄今,影響依然發酵著。

      基金會導覽影片,拍攝的品質甚好,不流於太宣傳品,也很精練地呈現了鄭友人言之有物的觀點。看了會大笑,也令人動容流淚。在此不"暴雷",有機會大家親自去拜訪吧!我很喜歡導覽老師的說法:"不要將鄭給神話了。將一個人給英雄化不應該是社會抗爭的目的。" 只不過,聚焦目光於一個人時,其褶褶發亮的生命情結和人格,要不英雄化看待之,雖並非不可能,但神化和崇敬仿效的界線實在是太模糊曖昧了。因此,我更喜歡W師的感想:「令人動容的,是鄭南榕如此認真看待自己的生命。」 鄭生前戮力於做他認為正確的事情,對哲學很強的熱情、不修國父思想寧遭退學、霸道的追求葉菊蘭、勇於承擔貫徹其志業,最後選擇亦以死亡貫徹其信念。
      認真看待自己的生命,這是一個總結鄭南榕故事很棒的啟發,而且能以不同的形式與選擇作用於不同的信念和生命。只要認真看待自己的生命,就會產生很強大的力量。

      館內空間頗小,只有一般小家庭的坪數,但空間設置非常得當,有展示區、黨外雜誌收藏櫃、會議室、會客區、志工空間,也保留著鄭南榕自焚的房間。當我眼睛直嚕嚕的盯著燒成黑灰燼的房裡頭瞧,肩膀就不又自主的感覺到一種奇異的靈感,因而只是有點輕浮的掃略。當看到簡介,說明房間裡頭有打字機、跑步機、床墊等物件,馬上想到前一晚助教J提醒我,"活在當下"乃是「注視這口氣,宛如你不曾看過一樣!注視這個生命,彷彿你不曾看過一樣!看清楚滿足,就像你不曾見過一樣!注視當下這一刻,宛如你不曾看過一樣!」,於是我懊惱又精神一振地,重新仔細看了每一個物件,試圖從物件拼湊出可能得鄭南榕其人為何。(連自囚71一天都記得要用跑步機運動,我們這些庸庸懶懶的學生,更沒有理由不運動了。)
      基金會整個空間環境很舒服,保有某種專注的、場景的氛圍在。導覽的兩位志工老師,非常和善,雖多少感覺到刻意抑制其立場,但比起此,他們待我們更有溫鴻之感。展示間,數個角落的細節,也有詹益樺的影子在,或者是說,當時代的鄭南榕及其周遭,就在這如同住家的空間與人之間,又被再現一般。所以身在其中,像是冬天的溫開水,溫溫的包覆著處在其中的我與我們。

      從鄭南榕基金會的拜訪,產生了三個想法。其一,要做種子,別做樹。以fetree為名好幾年矣,長成樹或者期許自己長成樹,多少都如同我性情一般,講求獨善其身。而無論是詹或鄭,其為甘為種子之精神與行動,讓我考慮as seed rather than tree。(巧的是,奧修水瓶座的提示也是關乎種子。不要畏懼於做為種子落土,種子看不到自己死於土壤之後發生的事,種子必須死去才能長成樹、結實累累。「種子必須消失,死去。只有極少數人有這樣的勇氣。」)
      其二,很直觀,當前看似充滿許許多多的論述(實然,這些反對或贊成的論述架構和基礎卻很單一、沒有想像力。),選擇了一邊,似乎就顯示了自身的貧乏。因為怕笨,所以傾向於不選擇。我並非否定不選擇的權利,然而,無法否認的,許多的我們是以不選擇來當作超然,做為至少不愚笨的標誌。尚無大志,至少期許自己,不要出於怕笨這種短淺的心態,就不選擇、不行動。
      最後,大多數人認為,他們感覺到自己的生活沒有感覺到衝突或國家暴力,所以怎麼能夠要他們行動呢?!我在紙上畫出一條線,線的一邊是暴力壓境,一邊是所謂的自我生活,線則是意味著國家暴力與自我生活的過渡與界線。當作為特定的優勢者,會比特定群體更不容易感受到限制(例如《不能沒有你》顯示的戶政政策,幾乎不適用於所謂常態大眾,但只有不適用的人不能放在常態的位置時,才會感受到有界線存在。有些人正是被排擠在界線之上或之外的。) 或者,順從著法治要求,不去違反之是我們面對法律時"先天"的反應,所以,當我們選擇不去釐清、不違反時,我們永遠不會去踩在衝突的界線上。那麼,我們當然永遠感受不到威脅存在,但我們也永遠不會意識到自我的領域和自由已經越來越狹窄。
      當意識到這條線與兩個領域的關係,我突然覺得極權不只是政府政治形態的問題,而是關乎人性的議題。聽了那麼多納粹迫害猶太的故事,無論是學術上、文學作品、電影,我們擁抱著這嚴肅的歷史事件和探討,視之為一個重要特定的重大議題,試圖一再從其中榨取、淬煉出更有批判力的視角。我突然覺得,處於當時的無論是德國人、納粹或猶太,他們的忍受力和延長,不就是一直選擇"無視"地"接受"了自我生活的範圍越來狹小的空間嗎?! 納粹猶太的歷史之所以成為經典,不是因為其死亡人數,不是因其特殊性,而偏偏正是其普遍性。相同的情節和機制,就是任何人在世界中的位置。
      當然,樂觀一點來看,人的忍受力是很大的,只要自己不死,活的像動物一樣,人還是他媽的活的了,所以這當然不能被抗爭者當作是冠冕堂皇的理由。只不過,我就是覺得自己正踩在界線上,我不爽,也不想乖乖退回被縮小過的安全範圍裡。這依然不夠,別枉費了那些別人對我無奈以對的正義感。對社會責任有意識的"社會正義"sense and action。

      一行人共七人,買了四件黑色T恤,上頭印有戴著紅色頭巾的鄭南榕的面容。激昂猶在。
      另拿了八張明信片,每張的情境都很準確,甚為難得,我打算寫點東西,分享給幾位好友。      

      待在鄭南榕基金會超過兩個小時半,大大延誤了預定離開的時間。
      若將鄭當作是歷史的火炬,我以為,照亮鄭南榕的不只有他自己的決心與壯烈,還有其周遭之人照亮著他,更有在其之後仍奮鬥著的人照亮著他,才使其的光芒能被看見。乃至,基金會的經營,基金會的志工,也是使得鄭可以持續發出光芒的光源。

      是的,這還是一篇遊記。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猶記,高一寒暑假參加中正大和交大辦的營隊。兩次營隊結束返家,好幾天沉默不語,沉默到把我爸給惹毛了,罵說以後不給我去參加營隊。被罵了以後我哭,可是還是沉默的。沉默,是因為開心、附有意義的時空就這麼的結束了,就算捨不得也留不住,找不到一個銘記或重返的方法。於是,至今依然幼小的我,只能以沉默或撐著不睡著,守候還殘留在心裡,關於那些已然終止的,美好的餘燼。
      這次的旅行之於我,亦是如此。
      臨近午夜0時回到交大校門,回家整理了包包就倒頭睡覺。昨晚又做了如往常那些紛擾混雜、壓力轟炸的課堂夢境,然而竟是安穩成眠。今早醒來,我還是處於昨日的開心之中,不想進食,不敢捧起書準備後天的報告,也不願做些該做的正事。又一次,選擇了以整日的沉默和空白,來擁抱曾經的美好的知覺。直到再也不能夠為止。

      昨日,"台灣社會與文化"課程校外參訪,由W師開著小bubu載我們三個學生從新竹出發。
      第一站是位於北市民權東路的"鄭南榕基金會",K師一車人才來會和。迷路許久才找到的宜蘭"二結穀倉"用午餐,接著是"慈林基金會"。正好遇到開票日,跑去宜蘭縣長民進黨候選人總部現場觀摩,幸而贏了,心情大好的w師,容我們央求,循著地圖又到羅東夜市吃吃喝喝。

      這一次旅行的情緒,究竟從何而來呢?!
      鄭南榕的生命本身,或者是鄭南榕、詹益樺、美麗島的故事?或是,歷史的場景和敘述本來就動人?! W師和K師的率性,變成了我心目中的W大哥和K大哥? (感覺實在是太痛快了!!) 或者該說,如同美式公路電影。人在車子裡頭,無論是駕駛或乘客,行進本身,等同於生命成長和歷程的指涉。當旅程的結束或暫時擱止,歷經過旅程者的內在,已有了一點點無法察知的變化。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入寒冬,就比夏天遲了一兩個小時才能起床,效率真差。效率一差,情緒也就積壓的有些烏煙瘴氣。昨晚睡前,暗自下定決心要早起,結果忍不住要讀一兩篇《巴黎 女人》才捨得睡,一讀又過了十二點半。自然又晚起了。自責的脾氣不免衝上心頭,抑住性子盥洗整理,出門前像是愛吃零食貪嘴,又讀了幾頁《巴黎 女人》,拖住十幾二十分鐘。出門前喝了電鍋裡半生不熟的紅豆湯,丟了一塊用喝不完的青茶加洋菜煮成的"青茶凍"。紅豆湯裡有青茶香氣,居然嘗起來味道不差。

     到校約九點十分,先給J送書,再把一堆昨晚買個雜物都送到K師的辦公室,順便打掃一番。
     十點過半,本該安分讀下午文概的書,但萌生一股要大力呼吸的力道,轉至活動中心的emax coffee,照常點了鮪魚潛艇堡加奶茶去冰,捧著天下雜誌435期,講的是生命教育、情緒管理一類,於是一邊讀,一邊抄幾句話。每次要清情緒的瘴癘,最先一定是去浩然翻書,把困擾有關的書名給翻遍,直到厭倦為止。也常抄讀天下、商周、講義、讀者文摘和表演藝術雜誌這五個雜誌,也是我清空和沉澱的方式,沒想到這四五年的習慣,竟然才被生活磨耗了兩個月就全忘光了。療傷之法除此之外,每隔一陣子就聽張惠妹的"勇敢",再徹頭徹尾痛哭,阿,還有吃生菜沙拉夾麵包、有夾嗆辣洋蔥的漢堡!

 

      扯遠哩。
      讀完雜誌,先代m辦證,明明是電腦白癡的我,還被拖住半個多小時弄鍵盤。(我跟電腦磁場不合,但又有深厚的孽緣。)
      轉戰圖書館,順道找書,越捧越大疊,索性找了角落讀書。光是《我在伊朗長大》系列的連載漫畫,實在太!太!太!太好看了!浩然裡頭只有三本,捨不得一口氣看完,每看完一本就穿插其他書,頓時連文概也就沒有非得上課不可的理由了。也許這不過是一種無力面對研究所太高難度讀本的逃避,但已經好久沒有辦法以靜止、不為什麼而讀地讀書了,逃課抄書,衝擊,活著,思考,此時此刻,只想從閱讀中得到平靜。當暫擱下書,只是呼吸,那一霎那,竟然覺得浩然就是我的修道院。

 

      晚上到了機車棚,怎麼找都找不到鑰匙,沿途走找,後來抱著死馬當活馬醫的心情去電k師,原來早上就把鑰匙落在他的辦公室。徒步橫跨半個校園,又在辦公室裡耗了一個多小時,試著幫忙下載檔案卻不成功。今日時間,意外地一拖再拖,也就不打算再趕時間了。再晃去清大夜市,處理兩個助理工讀的瑣事:洽詢咖啡外送、打鑰匙,順便辦了屈臣氏的會員卡,買水果時巧遇J,開心又覺得有趣。經過開源社奇蹟地正好沒人,點了雞排當晚餐。

      回到家吃雞排、剝一顆橘子和削一顆蘋果吃(...to J,我就說我沒有在減肥吧!哈哈!)。大肆整頓了書櫃和書桌(這學期竟又新添購了這麼多書...慘矣),將雜七雜八的便利貼都給清空了,現在眼前面對的是白白淨淨的牆壁。


      我說,重新開始吧!

 

      丟了友N說:"原來,我現在的痛苦是硬要把日子過得太聰明了。"
      這學期身兼3個大學部的TA、2個RA,沒有給自己浪費時間的空間,又設太高的要求(今天終於承認給自己設的標準總是太高了的時候...覺得被釋放了,好想哭...),為了同時兼顧五個這工讀,每週、每天的生活都要精心排列行程,稍慢了腳步,就責備自己,沮喪,可又想不通日子有什麼過不下去的...。
      今天,意外被拖住好多事情啊,拖到後來反而不求、不緊張了,覺得沒甚麼大不了的。加上,吃到簡單的生菜,碰到好精彩好棒的書,一個很「完整」的「時空和心情」在浩然盤腿啃書。 我又重獲信心,相信我的日子只要過得很簡單,剛好就好,只要剛好的錢可以讀書、做點菜和服務別人就好。

 

      總之,日子不要過的太聰明,有時候笨笨的反而比較真實,感受力反而才是敞開的。
      史賓賽‧強森接受天下專訪舉了一個笑話。人類要讓上帝笑,只要告訴祂你的全盤計畫就好,因為上帝知道人的生命永遠都超乎人類所規劃的情節。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