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9,in czech,C.K. the first photo of my travel.

DSCN2314.JPG   

      幾個人問過我,為什麼對2007年末四個月的旅行幾乎避而不談?!
      其實我自個兒也不清楚。一方面,很討厭有些人把旅行變成標記自以為很厲害的標誌,非常排斥自己也這樣。也不希望因為自己的理解和經驗十分有限,因而強化對其他文化的刻板印象和偏見。一方面,是不知道怎麼去描述,思考著如何使那段記憶持續地在生命中流動、影響著,而不要被重複的闡述或者是別人的眼光給僵化掉。

      這張照片,是整個旅行的第一張。
      出發時只背紅色的母子包,當天在機場覺得很重(出發前三個多小時,才開始整理行李...)。在曼谷轉機又買了灰色行李箱,爾後一整個月,把灰色的行李箱當成是自我懲罰而故意不丟掉。照片裡的東西還很多,八九件衣服,四五件褲子,光書就帶了八本。最蠢的是,我帶了三大綑線團,行前跟k練鞭結繩娃娃,想說文化交流用,後來只有在台灣先做好的幾隻派上用場。還帶介紹台灣的文宣跟t恤...是個沒有經驗的蠢咖。過一個禮拜,幾乎把東西都丟光了,之後的三個多月,只靠兩件t恤,一件穿在身上,一件替換用,和長、短褲共三件替換。行至東南亞時,衣服已皺爛。

      一段很偏頗的旅行。在不同語言的國度,每隔一、兩天換個不同的地方醒來,然後睡著。並不很熱衷於玩樂,在這些國家騎腳踏車、走路,或者搭乘交通工具。有時候整天就在房間裡面發呆、讀書或曬太陽。也許,可以judge這只是心裡的旅行,外在的體驗並不重要。也許吧...但這樣的生活,最終卻制衡了我苦擾一整年的憂鬱

      年紀較長者,總會問我付出休學的代價去旅行,最大的收穫是什麼? 通常我回答兩個版本,不過,在誰聽來恐怕都毫無意義可言。
      其一,知道且接受生活就是這樣。每天洗衣服,初期常常怕鬼而不敢洗澡、洗衣服,耽擱到隔天沒乾淨的衣服穿。有一晚下定決心,絕對不可再怕鬼而耽誤。每一天,霸佔不同的浴室,搓搓洗洗,洗到旅行的末期,突然曉得了生活就是如此。從小到大就莫名地活在一種追求知識和真理的執著,對人對事對物都很執著,那股執著總是先行定義了甚麼是重要的。旅行的目的,有泰半是因為在追求知識上遇到瓶頸...(我知道這種說法很欠揍)。第一天在飛機上,才發現自己根本就連給香蕉剝皮都不會。
      其二,體會何謂匱乏。由於旅費吃緊,泰寮越柬的兩個半月,幾乎過著一天只吃得起一、兩餐的日子,時而連水也買不起。有時,在超市裡買來0.35美金的劣種香蕉度兩日,或者是一條法國麵包分成好幾天吃,有時水分蒸發殆盡,硬的咬不下去。平常視之為垃圾而擱之不食之物,當時都是賴以生存、補充熱量的食物。平常吃到不好吃的東西就大肆抱怨的我,品嘗的是活著本身就有一番滋味。匱乏不同於貧窮,匱乏將人推到某種極限的狀態,覺知已然擁有的向自身展開,頓時專注於眼前。慾望不再干擾著我。(其實腸胃炎的時候也重返了匱乏感...)但匱乏感隨著生活而淡去,返回以慾望的熱鬧來感受與判斷。旅行之於我,是一件很痛苦且不安的過程。但若願意再一次獨自旅行,是為了再次地匱乏。

      好多人問過我,怎麼會有勇氣呢? 前幾天,正準備暑假出國的友Y又問我一次。
      旅行前,去老工谷剪了顆打算撐四個月的短髮,設計師說我怕鬼怕得要命,竟不怕一個人到陌生的地方四個月,這叫「憨膽」。想告訴友Y,休學旅行之於我,從來不需要勇氣(甚至最近發現我最欠缺的就是勇氣了...),其實靠的是固執。太固執地只想著做成一件事,既看不到其他人的視野,也無法看清所要經歷的那些,所以就沒甚麼好害怕的。
      當旅程結束的那一刻,我就決定要此後要活在當下,此後幾乎不曾回想起過去。然而,漸漸地我已明白,活在所處的現下,才是真正需要極大的勇氣的。如何,看清了事實而不畏懼。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