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6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非「不肯」宅,實乃「不能」宅也。這恐怕就跟我是個鄉下人有關。重度依賴手感,才得以經歷活生生的存在感與生活感。手感乃謂,切菜撕菇撈麵煮食,但堅持,囫圇吞食則絕不包括在手感一類;難得抹布拖地,水龍頭嘩啦嘩啦,震耳幾如噪音,一邊濡染落地窗一角的豔陽色調,戮力摳地板積塵,再享受電風扇吹來輕盈,而亮麗如新的地板,成就感比擬「脫胎換骨」; 有時,關掉電腦螢幕,萬籟俱寂地,連寫兩三小時的日記,或不加思索地抄寫,任何時候都好,純粹聽從感覺; 有時就走走路曬曬太陽。近來無能於觀察周遭交錯的人事物,只感受著太陽與林蔭協調的溫度分秒地變化,以及眼前局限於視覺,又局限於路徑的範圍而已; 有時宅的太久癱懶,只伸出半身到陽台上,吸吸外頭的空氣與炎熱便是。
      這麼說來,手感之於我,好像跟「太陽能」勢必要有點關係。 其實盲目的忙碌,也是手感的一種,只不過這番手感是使我阻斷思考與疑慮而已。忙碌過後,情緒啊,思考啊,灰色啊,總也是會老老實實回過頭來討債。還是別跟自己過不去的好,如是想著。

      3 things:一是軟弱,二乃理智,三則自信。偽裝成道理的murmur而已。

      被擊敗的軟弱,只有挨打的份的軟弱。
      軟弱使人感同身受,感同身受則是理解別人的途徑和鑰匙。因而不只有是或不是、要或不要、進展或斷然結束的二分答案而已,接受別人或者接受sth臨來,從中誠實觀察自己的心意很重要,真的很重要。感覺說來也許獨斷、主觀,但也許更忠實地反映了自己與他人的關係為何吧。助教Jay教我不要抗拒痛苦,也不要去思考痛苦,停止想著why,就讓痛苦穿透自己。i tried,這些日子是我所曾經經驗過的,最虛幻卻最深刻,尤其最為害怕。痛苦還沒有消散去。然而,某些改變卻在我伸出理智分析去捕捉以前,就自然而然地臨來於我了。...往後還有千千萬萬個軟弱呢!

      何謂理智?
      理智使我們自我保護,無可避免地傷害別人,傷害別人竟然成了既定規則。當我們被傷害了,或不其然旁觀他人被傷害,眾人皆云,這個世界本來就是互相傷害啊,以此自我告誡,也告誡別人,因為本來就互相傷害,所以我們不痛,不需要為了被傷害而痛。然而,我們也因此無法復原了。...痛是必然的,不要去掩蔽它。痛使我們知道,自己與他人並無異。
      「我每一次痛苦,的確都把我的心敲成了兩半。可是它已經傷痕累累了,所以它就在剎那間自動癒合,傷口都不見了。我全身佈滿了癒合的傷痕,而那正是我能夠忍耐的原因。」左巴說。

      自信的神聖。
      感受力與自信似乎是相通的,當失去相信sth的自信時,同時也失去了對sth的感受力。一部電影,一幅藝術,穿過身邊的人事物,觀看的背後空無一物,不再有信心支撐,感受也隨著空無一物。並不知曉兩者是否真有相關,這背後是否真有這點道理? 只不過,為了證明與確認,把電影看了兩次以後,我卻一點感動的能力也沒有。自信喪失了,尤其當我將之視為虛假之物時,它以剝奪來對我懲罰。
      感受被凍結了,因為自信之故。

  
      若硬要給宅化的生活下個定義,應是:數日前棉花棒早用罄,忘了買,日復一日。
      又一年的夏天,對陽光過敏的毛病又犯了。一日沖澡三回,電風扇吹冷氣,傭慵懶懶床上打滾,不亦樂乎。
      BTW,痛苦失語,埋怨失語,愛恨失語,學術失語,於是同意最蘊含真理的字眼是...「幹!」。嘻嘻。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fetree
  • 請輸入密碼: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fetree
  • 請輸入密碼:

      上週四晚上,擺在攤位上還黃澄澄,光澤飽滿的香蕉,買了四根慢慢吃,最後一根香蕉放到週二已經發黑了。剛用來當暖胃的早餐[香蕉含微量砷,可消除前一天的疲勞],口感已經有些粉了。我對香蕉禁忌很多,以前是一定要別人幫我咬掉第一口才敢吃(我爸和朋友負責遭殃,所以才不會剝香蕉...),也因為怕香蕉有些濕潤又扎實的口感,因此不特別去碰,吃了也只是抱著有益排泄的念頭,咬著牙閉氣吃下去。(ps.竹學長在我考試順便拜訪他時,很開心的展示新買的果汁機,然後打了香蕉優格給我喝,喝起來很像養樂多,到現在還念念不忘...後來自己打好像沒那麼好喝了...=.=!)

      發黑的香蕉,其實根本不需要勉強自己吃下去。
      今早等著要去上詮釋學的空檔,不知抱著甚麼念頭把黑掉的香蕉給吃下肚,已經發粉的口感,還是默默吃掉,每嚼一口都忍耐忍耐...,一邊怨懟且困惑,黑的那麼快是夏天的關係嗎?

      從昨兒個至今,我都好想說i need help...i need talk,然而,當連面對使我最能坦然地表達自己的朋友,面對mo,面對yaplus,面對老楊時,even胖,自己卻已經沒有辦法說出任何鄰近於內心苦惱的話語。于是感覺到這種失語,根本就,沒有盡頭。所以放棄了。
   
      吃著最後兩三口香蕉。
      我突然感到,人生不過就是這樣啊,不喜歡的事情、彷彿瀕臨某種詭異的極限而無法承受的事情、感到呼吸困難的時候,可以就此斷然丟掉;可以視若無睹地擱置,使之腐臭,使之成為垃圾,再毫不愧疚地丟掉垃圾桶;可以很激烈地摧毀它,比如踩爛它,使它不足以再是一根可以食用的香蕉。也可以,如同現在自己所做的,每一口都不喜歡,還是默默吃光,然後得到一個啟示。

      最想做的事是讀書,可是我..真的...做不到。←而我找不到可以接受我這樣的人,所以失語吧?!
      其次是看著星空發呆,或者是看著黃昏晚霞發呆,或者是大白天吹著涼風發呆。

      祝我,趕快先吃掉這口黑掉的香蕉 of life。

     
      ps.聲明:討厭物會腐敗,討厭關係得維繫以保持溫度,它們的毀壞如同質問著,說明了我對生活、他者的無感與毫無熱誠。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