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07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 Jul 26 Mon 2010 13:06
  • 嘟嘴

     
      有時候有時候有時候,好痛恨世界。痛恨不能就以溫暖和和善,當作坦克車,把世界給剷平。
      我們從誠懇的愛,得到安全感鼓勵與溫暖,也從愛裡,同樣感受到不被救贖就會死掉的冰冷。愛有盡頭,不出自於愛本身,而是出自於抵擋與畏懼,而那是即便了解了也無法穿透的。這世界有我所到達不了的地方。我被不知所措給嚇阻,嚇阻到腦袋空白。我依然微笑,但那微笑參雜著不均質的溫度,寒冰畏怯,也有熱切如炙卻不安穩的,我無法把關係定調如電磁爐的幾度c,卻一樣要恐懼著它會爆炸。
      
      再不願說出愛誰,無論對哪個朋友或者一見傾心的陌生人。因為,愛會帶來傷害,而從不曾確定自己的愛,除了傷害和煩擾以外,到底給別人帶來了甚麼。只願行走在自己的路途上,面對外在風景也置若罔聞,呼吸著,平淡無味而孤絕的空氣。只因為傷害了別人,比自己被傷害了還痛。

      為什麼人可以生活著,聽著音樂看著書,卻呼吸不到空氣呢?

      若有人問,你最討厭什麼?
      我必定回答,愛。科科。

黑點似花.png 

      發現一弔詭處,若勇敢愛者恆是個幼稚天真的孩子。如果把自己封閉起來,卻可以成為成熟的大人。

      太好笑了。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那齊士to戈特孟
「像你這種性質的人具有強烈的敏感,據我所知,這幾乎常是勝過夢想家、詩人與慈愛者的,當然這與我這種精神的人更是不同。你們是母系的人,生活是充實的,富有愛的力量與體驗; 像我們這種屬於精神的人,雖然常常領導與支配你們,但我們的生活卻是貧乏的。你們的生活是果實的汁,是愛的田園,是美麗的王國。你們的故鄉是土地,我們的故鄉是理想。你們的危險是溺死在感覺的世界裡,我們的危險是窒息於稀薄的空氣中,你是藝術家,我是思想家。你睡在母親的懷裡,我醒在荒野裡。陽光照著我,而星光輝映著你,你的夢中人是少女,而我的夢中人是少男......」

戈特孟與那齊士的告別
當戈特孟站在朋友面前注視著對方那副決斷的臉容,並望著它那飽含意志的眼睛時,他覺得現在兩人不再是兄弟與朋友了,他們的路已經分開了。站在戈特孟面前的不是夢想家,也不是期待命運呼聲的人; 這個那齊士的確是個有固定秩序與義務的人,是教團、教會與精神的僕人,也是戰士。但戈特孟現在明白了,自己不屬於這類人,他沒有故鄉,有一個不知名的世界在等著他。那也是他母親曾經同樣遭遇過的; 她捨棄了家園,丈夫與孩子,共同生活與秩序,義務與名譽,去到不知名的遠方,大概早已在那兒沒落了。她沒有目標,正像他一樣。別人有目標,他沒有。那齊士早已把這一切看透了,他所說的是對的啊!

那齊士的告白
「...那是因為我很愛你,你對我是多麼重要,你使我的生變得何等豐富,但我對你卻沒有多大的好處。你是情場老手,愛情對你是算不了什麼的,你曾被那樣多的女人愛過,但對於我來說就不同了。我的生活裡缺乏愛,也就是說我的生活中缺乏了最好的東西。...我對人並無不對之處,盡力以公正與忍耐待人,可是我卻從未得到人們的愛。...要是我知道愛是甚麼,那就是為了你的緣故。我在眾人中只愛你,你無法猜測這是甚麼意思。這表示沙漠中的泉源,荒野中開花的樹,我的心不枯乾,能夠得到神的恩寵,都是要感謝你的。」

戈特孟的告白
「...我現在發現你的確是喜歡我的,而我也永遠愛著你。那齊士,我一生中一半是在對你求愛的,我知道你也喜歡我,可是我從不希望你把這件事告訴我,因為你是個高傲的人。現在你對我說了,在這一瞬間我甚麼都沒有了,流浪與自由,世界與女人都捨我遠去了。我認為要因此而感謝你。」

 

ps.摘錄是很粗暴的行為。渾身處在激昂過後的平穩之中,由於曾經感受過這樣的情誼,我感謝他們以決斷重生。這才是名副其實的"因為愛",呵呵。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 Jul 23 Fri 2010 21:53
  • 使命

      

      撕下再黏的便利貼,幾分鐘後,從桌沿順著寢室電風扇浮遊的風動飄落,擱落於中餐的便當盒蓋。拾起,欲塞入便當盒和垃圾桶間的縫隙,風正好再來,便利貼自手心配置的路徑脫落,棲息到另一邊的角落,再也懶得去撿。也許等過一兩天再参著灰塵髮絲,連同垃圾袋一整捆丟掉吧。我想著它從我盯著書的眼角滑落的那一兩秒鐘,時間透過視覺與移動變的有幅度,想著它上頭藍筆註記又用紅筆打勾和刪除的記號,以及幾處有標題但沒項目的空白。想著前幾分鐘遲疑著要把它當作垃圾丟掉,或者把購買生活用品的此一清單當作是又安居一處的紀念。最後為了將它留著才私下重黏,結果它就自己掉了。

      超忽了意志決定的,總有一些生活的小細節,發生了,彷彿是命定的啟示一般。時而以理智承載它們,時而必須以盲目的相信才足以承載。有時被遺忘,有時惦念。最後卻都與我無關,卻成為了我的一部分。近來查知,盲目與我甚為親密,對於絕大多數事件的發生我並不思考。也同時相信,這是幸而非不幸。

      自顧自聰明衍生的面具,卻靠著再稀鬆平常不過的日常時空,驚覺原來自己說了這麼多這麼多的謊。以為謊言用來隔絕白癡,卻未曾知曉也把澄澈的關心給隔絕開。謊言會自我傷害,尤其是連自己都沒有意會到竟連自己都給欺瞞了。但也無法承諾自己就此變的誠實,世界好喧囂,人事物皆好吵鬧又熱鬧,每個人都訴說著自己的故事和情緒,如果只是全心全意傾聽的話,沉默則會受到傷害。說話是一種防禦啊,有時候它夾帶著這樣的本質,在其發聲的當下,就關起了一部分的空間,標示著可以接受什麼,而排斥與抗拒什麼。幸而世人鄉愿,都守著這樣的默契,所以透過說話,就此免除了過多的傷害。 我需要沉默的世界來自我鍛鍊,說很少很少的話。
 
      也許是自己的本質有了一些改變。他人突然在同一時間,向我全力傾倒著關於他們自身的傷痛,歷史性的與情緒性的,集結成一個超乎平面的具體狀態瀰漫而來。這些我尚無法負荷的能量,使我疲累又耗弱,也在親密與信任中,長出了傾聽與信任的手腳與心。其實我有些不知所措,不知何以在這個時間點同時發生?也不知道這究竟意味著什麼? 卻因此感到一股使命,力求鍛鍊自身,使自己更堅強,同時更為柔軟。得以去承受與溶解,而非被沖走,或者變的無動於衷或一昧抗拒。

      似乎是慌亂與傷感的太過份,冥冥間把人世間的美好與溫暖,都給引來安慰我了。幾乎無時無刻,都很羞怯地感到美好無比。謝謝幾位朋友們與故友們的認真的稱讚,我將忘卻稱讚的形式與內容,而收藏起這份情誼背後的溫暖和情意。謝謝朋友給予的懂與感同身受,尤其更珍惜與友一起面對困惑的那些對談。不知何以,可能是現在談話認識的場合都太快速了,需要透過某種效率去互相獲得見解,因此談話變得像是為了互相說服,或者是任由一方傾聽且放棄表述,或者由一方說明而另一方放棄被理解的可能性。談話的消耗,只能以情感的熱絡來補足與填充。很懷念,大學時期的我們,那種開放與懵懂的心。而今矗立於這個世界,這麼多美好而深刻的話語,卻好似只能聽見掩飾的慣性。我們都深限在自己的生活之中,被自己的生活所困。我們能吐出的話語,只關乎自身,然後只關乎那些可以掩飾自身的贅詞與謊言。而且,有時候,我們會把它們鋪陳得很深刻又很裸露那樣。對於現象或者理解,或者行動,我們的語言如此貧乏。貧乏不為語言本身,也不為能說出來的遠比說不出得更少之原則,而因為心所能觸及的版圖,縮限了。(ps.讀了赫塞的知識與愛情,方知自己何以與反智畫上等號。)

      開始自覺自己是個非常好的女孩啊。(被很多女生說過,卻從來沒有一個男生說,嘻嘻。)
      很成熟,對生活有實踐力與熱情,就只差漂亮哩。呵呵!

      我想祝福整個世界。祝福難過與快樂。祝福我所愛卻必須割捨的美好與醜陋。祝福來自閱讀與美食的心悸與顫抖。且祝福自己老是純粹的像個白癡。需要過一段休息與沉默的方式。臭脾氣之內心戲原理,如果,先說了告別,那就是被遺棄了,處在必定違背諾言的幼稚與焦躁不安;倘若不告而別,則像是斷然與過去切斷,反而專住而拋卻了雜念地,邁向幽閉的路中。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if thou must love me, let it be for nought
如果你定要愛我,不要因為其他理由,

Except for love's sake only. Do not say
只是為愛。不要說

l love her for her smile--her look--her way
我愛她,因為她的微笑---她的美貌---她的

of speaking gently, ---for a trick of thought
輕言細語---因為她的巧思

That falls in well with mine, and certs brought
和我如此融洽,確實讓人

A sense of easr on such a day ---
在這天感到悠然自在---

For these things in themselves, Beloved, may
只因這些事物本身,我親愛的,可能

Be changed, or change for thee, ---and love, so wrought,
變遷,或你改變主意,---而這樣鍍緻的愛

May be unwrought so. Neither love me for
也可因此而消解。也不要愛我因為

Thine own dear pity's wiping my cheek dry,---
你的憐憫要為我拭淚,---

A creature might forget to weep, who bore
小可憐我,可能會忘記哭泣,

Thy comfort long, and lose thy love therey!
一旦受到你的安慰,卻因此失去你的愛意!

But love me for love's sake, that evermore
請只為愛而愛我,則永久地

Thou may'st love on, through love's eternity.
你可持續愛我,直到愛的無止盡。

                                                                                      by Elizabeth Barrett Browning
                                                                                      From Soneets from the Portuguese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打包變得越來越困難,時間也越拖越長,也許反映了自己日漸趨向安身立命吧。
起床許久刷牙,滿口薄荷味泡沫,看著鏡中的自己的時刻,總是無意識的,然後莫名想著,什麼是必備之物呢?
非本次行李內容,也非沒有它們就形同末日,乃指,有了它們方更安適、自信之物。
我已不把它們當輔助品,而是夥伴。

列清單如下:
潤髮乳(粗髮澀髮質...好想把東方美扁洗髮乳的塌黏膩髮系列列入,呵呵)
熱點很均勻的吹風機 (因扁頭)
透氣膠帶(三不五時大傷小傷,應急用)

筆記本或白紙
鑰匙圈(最近上手的新寵!!)
棉花棒
手錶(放棄找好看的了。以預算為主,不難看即可。)
袖珍包衛生紙(今年開始鼻子過敏,一直亂流鼻涕)
黑夾子
髮帶(防熱)
各種size的便利貼
百花油
數種藥品

如果可以,希望可以不要帶手機,不要帶筆電。
幾乎沒有在用梳子! 大一去大陸買了一把很好梳的梳子,結果被我拿來按摩頭皮用。
最近黑得很誇張,開始考慮要認真防曬一下...

以前出遠門,只帶著幾樣東西,三天兩夜的行李可以塞成20cm*15cm的包包。
因長髮而transform了身體感之後,出門不得不帶的物件越來越多哩。
至於藥品,有點像是一根長到沒有盡頭的繩子,拉著我,它並不限制我的空間,卻三不五時以疲累的疼痛將我拉回。



nike綠色包包和I.P.ZONE灰色後背包。← always是我離開的好保鑣!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胃空空赴午餐飯局。
本日以歡送去英國兩個月的金剛...意思是,九月底又要吃了一攤。

體育街八六餐館,吃紅酒燴牛肉,配三層紅茶(泡沫+碎冰+紅茶)。如圖:
019.JPG 
金剛的cannon新相機很驚人哩。三男都穿了polo衫。眾人聊天的內容ex.光圈或電玩,我都聽不懂,只好看自己帶的書。

聊到三點,突然兩秒內一致通過去南大路和興學街交叉路口的田庄桑椹冰續攤。
我點了桑葚紅豆冰,一半是桑葚醬一半是鳳梨醬。如圖:
DSCN6121.JPG 

這次從十二點吃到四點半散。
我:"一點都不感傷啊,今天到底是為啥要吃飯?"
安:"因為肚子會餓啊!"

此為減肥日記最終篇。
主因是,周遭朋友都抱以不信任態度面對我寫的減肥日記,胖虎說我把吃一餐的錢拿去買體重計比較實在。
二乃洗澡和今日拍照時,發現自己又胖了許多。哭。
為學西班牙,明日起至台北小住九天,過著基本上沒有網路的生活,希望把時間付諸於走路與讀書。想蒐購二手文書。

附上最鍾愛的朋友們本日合照。
六年過去哩,最近大家都有點發福的樣子,然後我顯然是幅度最大的=,=。
046.JPG 
前一乃我永遠支持的超級偶像,奎帥,帥帥帥!!! (好想把我跟奎帥的兩人合照放上來....嗚嗚!)
中排左一,是很愛用youtube連結當推文的安。中排左二,今穿黑色很上相的胖虎。
後排右一,有man化趨勢的icefree。後排右二是應該快要結婚的金剛。


寂寞,是越填補就越擴充的洞。
所以我不願意再為寂寞而生活著了。



補註: 奎帥同意可以放合照耶!!! 本部落格主很不認真、不用心、很不甘願的代徵女友。
        交大電工所,牡羊座。成熟可靠體貼! 186cm,興趣日劇、游泳和做實驗。意者早洽,否則他要去投筆從戎哩。
064.JPG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起床聽音樂,略過早餐。餐前水果,一把小番茄。
午餐,忠孝素食,糙米飯、鳳梨糖湯底的愛玉冰,薯餅+馬鈴薯甜蒟蒻沙拉+淡麻油高麗菜+香菇木耳燴豆腐。

大三經常光顧忠孝素食,這回搬到博愛則天天光顧,老闆娘終於跟我攀談了。(如果認識...算便宜一點就有曙光了!!)
我說讀社會文化研究所。
老闆娘先問:「出來要幹嘛?是做社工嗎?」接著馬上掩面害羞地說她真的不太懂啦。
             我:「不是耶,是偏向繼續做學術研究」
       老闆娘:「喔,那就是活在自己的世界啊,會很孤單捏。」
內心湧出一種被理解的感動,雖然...這個理解同時也是區隔。不過,老闆娘最後全部算90塊,好貴。理解是昂貴的。

陳奕迅的粵語歌"浮誇",歌詞和曲目都好棒。先聽到方迥賓星光大道版本,唱的像是把人生的秘密都給發洩出來。(推薦給同學的時候,發現自己很容易因為沒見過世面而激動,推薦詞會顯得太過「誇張」了些。)之前怕很血腥,所以看的舉步維艱的艋舺,吃飯把剩下的2/3看完哩。畫面滿細緻的,情節交代的剪接有激出情感。

睡覺,洗澡,寫明信片。整個下午開著宿舍房門,穿透無人陰暗的走廊,房內反倒更為孤單專注。連日吃維他命B+C群,這三四天開始感覺到效用了。精神不至於亢奮,是平穩有精神,時想偷懶小睡,以前因疲累大睡特睡尚理所當然,現在則因精神好還睡而有罪惡感。

傍晚天光光,去好市多。坐在石柱上,退熱的陽光射不到的陰影處,坐讀克努特的《餓》,才讀兩頁七就來哩。等候,待跑妹辦卡。逛好市多,pepperidge farm的牛奶馬頭被嫌棄。有史以來逛最仔細的一次,試吃得很認真。三人各買一兩樣東西。

晚餐,如圖:熱狗麵包、牛肉捲、生魚片壽司,半杯芬達、半杯雪梨茶。(看起來不很可口的食物堆...)
DSCN6109.JPG 
最後,壽司只吃掉兩個。哼,我最討厭跟胃口小的人共食了!!!~兩位已被我嚴正地列為吃到飽拒絕往來戶。
為啥為啥為啥逛costco可以逛那麼久哩.... 

costco真是個不講求服務的地方,為效率而孳生的速食、試吃垃圾,反映了供應與滿足特定階層生活的形式而無內涵。居然不給換零錢,一聽到要換零錢就變臉色。怒! 卻因禍得福,感受到留著長髮的好處......事情是這樣的,轉戰到附近轉角萊爾富換零錢,店員本來顯得很是為難...本人狗急跳牆,馬上很ㄙㄞ ㄋㄞ的說:"拜託啦~~~!"店員就給換了,還一直說沒關係沒關係。自從留長髮,竟偶有搭訕,好像還不錯,可是我並不喜歡軀殼依附的女性身體感。
.......to cut or not to cut? 

所以,明天早餐是生魚片壽司....靠!
明日中午又有臨時的飯局,給將去英國的金剛送行。...無法感傷的感傷,一如無法流淚的難過一般。

每一個碰觸都帶來刮痕,生活成為是舔拭著那些碎小但繁疊的刮痕。
於是,度日變成了垃圾。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昨夜頗深才有讀書狀態,一邊FB.MSN.BLOG,一邊讀魔山。
故今起床晚了,還睡眼惺忪,隨手抓一把小番茄和蘋果,連同盥洗用具,在公用洗手台刷牙洗臉,順便洗水果。
用過期報紙墊削掉的果皮,一邊讀剩下的版面。好死不死報導有一條很粗的紅蛇吞青蛙。shit!抖著把報紙直接丟垃圾桶。

午餐,忠孝素食。滷三杯杏鮑菇+炒龍鬚菜+豆鼓苦瓜+番薯塊,糙米飯。
順勢看了日片《魔幻時刻》,男主角好像胖板的木村拓哉。
倘若遮蔽或被遮蔽,人就能活成某個樣子,不合時宜卻自得自在,並且傾盡全力。不合時宜者,反而凸顯了時間之流。

午安覺。洗澡。
關機整天,才開機剛好接到于來電。於是約了簡便的花園夜市晚餐,有于有泰瑞哥(英譯)。
我吃了頗厚切的豬排,半碗湯+1/3杯嘗不出為何物的飲料。附圖:

DSCN6094.JPG 


臨時喬了大潤發續攤,在酒區最有共鳴。偶有煮食的我,平常懶得想法子生冰箱,為了想屯酒卻萌生要小冰箱之念。
分食明治巧克力冰淇淋,一人一包。冰淇淋裡投參雜著巧克力碎片,太罪惡了。如圖:
DSCN6098.JPG 


減肥日記竟儼然是美食日記,無疑是大大的諷刺...

ps.至於魔山之境。出門前幾分鐘,加減讀魔山殺時間。
    騎車時思索著疾病伴隨來關於死亡與蒙蔽的人生,
    恍恍惚惚間,媽媽和小孩四貼的機車大辣辣橫越馬路,我神緒才連同煞車返回。
    一時之間居然忘了自己並非在魔山之境,而是在新竹,且正趕赴一場油煙味將很重的小飯局。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早餐,半邊蘋果與水。
忠孝素食,燙杏鮑菇+炸秀珍菇+涼拌牛蒡小黃瓜,與糙米飯。

晚餐過七點才吃。
臨時和胖約吃孔廟對面蛋包飯,胖碩班博愛做實驗的回憶。(...果然是開始走回味路線的上班族。)
豬排蛋包飯,附圖。(...被胖說這幾天寫的,擺明了是諷刺版的減肥日記。)

DSCN6081.JPG 

下午聽所上亞遜學姐口試。
和mo兩人騎坐的小50不堪重任,環校道路爬坡氣喘吁吁,爬的極慢極慢。小黃花和小綠葉以幾乎靜擺的速度掠過。
mo說:"路邊的風景看的特別仔細了。細節都看得見。"
我回說,原來自娛娛人和自欺欺人,根本是同一回事。

窺視和旁觀是否相同?
時不經意旁觀他人共參與的小行徑,被小眾注意力隔開來的我,靠著目視,竟也同時被渲染了那股秘密的情調與樂趣。
此角色,是個窺視者? 還是個旁觀者。無論內容為何,往往因感受了不歸我所屬的樂趣,感到羞赧。
實然因窺知了舉無輕重的小秘密而親暱了「他們」,但現實中卻為了掩蔽曾有的目視,而擺上了不解與陌然的社交姿勢。

中午開信箱,收到了昨夜映寫來的e-mail。
說從我先搬離起,海報、床桿、報紙等物件紛紛掉落諸事,她也近乎搬空後,再感受不到兩人曾經共擠一房的痕跡。
信中讀到映學姐慣有面對鳥事的堅硬,而今甚多了一番沉靜的氣息。反而更柔軟了。
除外,也感受到被懷念的感動。新鮮的、陌生、熟悉老舊的,交互地揉雜,漸轉化為真正獨特而平淡的新鮮感覺。
摸索著回憶,被懷念似乎是第一次...。由於,過往他人離別時的依依不捨,乃是出自於對離別與失去,而非對我。
數小時後,突然想到從小到大,為我哭或被我弄哭的幾隻過路人或友。怵然以為,懷念與眼淚,也許是同一件事情。

離開教室時,正好飄起喵喵雨來,二餐7-11領書,書沒到。
匆赴清夜買
整袋三天份的水果,天空灰灰黑黑的,發出一計計悶吼聲。頓覺自己像螞蟻,正趕在雨季來之前屯糧。

和胖偶有飯局時,
因開心,吃起東西來,食物彷彿是直直墜落到胃,有時馬上就犯胃疼哩。
恭喜胖虎學長今日公司喬遷至竹北了。賺到一日輕輕鬆鬆又提早下班的上班日。

註:喝了一利樂包咖啡,吃了品客不小一疊。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七點半。啃一顆蘋果,喝一點點水。
一睜眼看到路人的留言,開啟了我的輕飄飄模式。以至於很驕縱地,以堅定的眼神從mo手中奪走商禽詩選。

mo載我去竹北上工。2/3頁摘要,其中200餘字精華,被老闆大力稱讚,又一輕飄飄模式。(兩位乃恩人!)
討論空檔,逼著學姐和老闆解決怎麼讀詩的苦境。
學姐說,讀詩就像讀音樂,是用來感動,不是用來理解。
老闆捧某詩集稱許,被我逼著用社會學語言解讀其中兩句:
「我來,並非投身於你;乃是要自你的手中出去的。」

以佩索亞回敬老闆。老闆以突兀於平日的風格說:「世界的本質就是無知。」
龐雜生產的知識語言,所追求的是更為精確描摩無知,還是擺脫無知?究竟製造的是真理的語句,亦或離知更遠?
(註記:若讀書是為了驗證已知,那幹嘛還讀。哼!)

老闆請客,合浦。
炒飯一碟+紫菜湯一碗,炒豬頭皮+燙地瓜葉+燙空心菜分食。
席間央求老闆,待我來日相親,幫我寫封推薦函附錄於相親照旁。老闆大笑。

睏。
在二餐豆花買瑞士巧克力甜筒,一球。好吃不悔。
吃冰配詩選。吾乃沒慧根之人,也懶的找草蔘冒名頂替了。
「有時枯 有時進 有時淡
   有時濃                    」

浩然領了清大代借的《特拉克爾/佩索亞》,
討厭討厭討厭詩人兀自騰空飛舞的翻譯。
「有時我開始注視一塊石頭。
   我並不開始思考:它有沒有感覺?
   我不會庸人自擾稱它是我的姊妹。
   但我很高興它是一塊石頭
   喜歡它因為它毫無感覺,
   喜歡它因為它與我絲毫無關。」

校車。司機的墨鏡有型有帥氣。
msn。小憩天黑。
mo帶回曾記乾麵和骨仔肉湯,各一碗。嘴饞,荔枝數顆。

等等,陪因堅強而淚流的人喝台啤。
生而為人,不可以因為減肥就無情無義吧...!


「心懷恨意的人,身體會溢出惡臭。」  (問:那汗臭算啥...呢?)


我開始想念朋友了。

今日有感,真實是活在夢境中,而非活在夢想中。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校車從眼前噗噗地走了,改騎小藍號到光復。
從博愛裝1500cc的水上浩然。一整天不用為裝水奔波,又可強制自己喝掉定量的水。feel so good!

11:30,吃二餐燒臘的烤雞便當。
以前覺得好吃,住外頭吃慣了,不得不吃學校時就很鬱悶。
吃的緣故,現在的自己真的好幸福啊!
搬到博愛以後,嫁作人婦般定了下來,一天兩餐,除了飯局外都吃素食。餐餐吃得好撐,胃卻不會不舒服。
認真讀書的時節,煩惱的是如何展開問題或如何理解,煩惱的是關乎思考。
不讀書之時日,腦袋空空,度分秒如度一日,苦思三餐要吃啥,早餐剛吃完就期待午餐,午餐時期待晚餐。
故悟,總有煩惱來填滿生活,煩惱思考或煩惱三餐,孰分高下?
而今平日常常不讀書,卻也免惱三餐,不免感到,定下來真好。

讀魔山。進入冥王星狀態。
補註,一日夜裡狂趕進度,過了夜裡十二點,突然寡言而嚴肅,不若平日總以笑聲回應。
mo姐當場說:果然是水瓶座的。於是我就開始稱此為冥王星狀態矣。
太過度熱鬧搞笑是我,敞開心胸或者過度的封閉嚴肅也是我。
凡一人獨處幾乎以冥王星狀態存在,但一有人在場就會自動隱藏起。
並不以此狀態才是真我自居,也非特別喜歡此狀態。但卻必須,以此狀態來補充能量。
某日想通,所尋覓的伴,乃非體貼成熟溫柔,而是使我安然顯現冥王星狀態的人。

下午,騎車去清夜給mo姐,且打鎖。
從清夜走回浩然。好曬。
回浩然幾度趴睡也睡不著,於是認命趕進度。(往往出發後,才發現無法準時到達目的地...的焦慮)

mo姐來載,兩人先一邊翻看少女雜誌。
mo問:"你喜歡哪個模特兒嗎?"
     我:"有生以來,大概看過的少女雜誌不超過五本吧。"
當下覺得這個問題比咪聽被罵還恥辱。
少女身材玲瓏有致,我讚嘆聲不絕,mo說我看起雜誌來還真是個鄉下人。

晚餐,忠孝素食。
三杯猴頭菇+炸秀珍菇+紅蘿蔔炒豆皮+糙米飯一碗。
飯後水果是超甜超可口的玉荷包,數顆。

「生命不是賽跑而是射靶---重要的不是節省時間,而是射中紅心。」---《依隨我心》

易於激動一事。
譬如帥哥,或平日溫暖小事,常讓我像過熱的馬達,空轉發燒。「限」於亢奮。
幾經思量後,似乎潛藏著某種害怕。
害怕更大美好的不來,或者是害怕無法承受更大的美好而先以激動拒絕。

「嘗試擺脫榮譽的重壓,去享受恥辱的無窮好處」---《魔山》
如友人之勸戒與安慰,就快樂的吸毒吧!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世足賽總結,吾乃非一日球迷,乃「一人」球迷也。(迷戀馬拉度納和西班牙守門員,兩人)
半睡半醒把世足賽給看完了,半夜一點多,無聊而吃掉一大塊森永冰淇淋。
延長賽進球時,從球評和正妹的尖叫聲中驚睡醒,才看到repeat進球,根本來不及欣喜若狂。

11:30醒來。
兩人躺坐在床上,聊關於太多愛與某種狀態、真誠客套與就事論事。
認識正妹一年,漸漸被迫去面對自己只想當好人這一邪惡之處。

14點整,吃雅素齋素食的老虎麵。辣素肉燥拌麵,還有一大坨清爽的地瓜葉。
走一小段路,買了金牛角、地瓜酥、巧克力蛋糕和一口酥。店員不懂察言觀色,很盧。

一邊msn,吃掉地瓜酥。口感若未加工過的地瓜,尚可。
匆忙趕赴二路公車。站在車門邊,有種被司機調戲的感覺。
司機:「小姐,你可以往下站一格,這樣不用彎腰比較舒服。」
我默默往下站一格。
司機:「是齁,站下一格有沒有比較舒服?」
我微笑點點頭。
司機:「有沒有比較舒服?...有沒有比較舒服?」
這個問句實在太奇怪了,很想跟司機說被問這個不太舒服。只好不語傻笑了。

從橋上下東大路橋斜坡。
司機:「你會不會覺得癢癢的?」
   我:「蛤?」
司機:「腳底癢癢的啊,站在門前直接看,很像在坐雲霄飛車齁,會不會怕?」
   我:「不會啊。」(冷靜)
司機:「這樣不會腳底癢癢的啊?這樣很斜捏,從腳底癢起來。」沒有要結束的意思。
幸而七的來電適時解救了我。

與「揪歹約」的七學長再訪歌磨。
歌磨的食物對我的吸引力算是不驚艷卻耐吃,喜歡店內佈置被日常磨損的老舊熟悉的空間感。
有種放任客人自生自滅的自在懶散。
本是為了喝小酒才願意來,但同行者不喝就沒此興致哩。以後則想把這裡當成是喝酒的棲息地!
座無虛席,熱熱鬧鬧飲酒的日本上班族,有兩桌則是靜默地各自看書,只有我們這桌和另一桌是台灣人。
電視播映日本台的世足賽精華整理。一看到馬拉度納的畫面不小心叫出來,小嚇到點菜ing的小姐。
吃得太撐,從頭到尾兩人鬆弛地掛在坐墊上,搞得像是在自家客廳的中年人。不過沒有失意樣,甚好。

今日我點B雙主餐:炸牡蠣+豬排+白飯+味噌湯+炸餃+醃蘿蔔+小玉西瓜一小塊。
炸牡蠣味道很夠海味呢!!我很喜歡。(不要問我為啥減肥還點雙主餐...!)
附圖:
DSCN6038.JPG 


以下為七學長點的日式炸漢堡(就是前天我吃的,但附餐略有不同,高麗菜都被我夾光了)。
DSCN6040.JPG 

肚子超硬,走路晃晃。即便過了傍晚,天氣仍潮濕悶熱,走沒幾步就汗流浹背了。
途中在很蕭條的50嵐買了大杯的冰淇淋紅茶,冰淇淋硬的很,佈著不均勻的硬塊,為此大聲不爽一番。
特地繞誠品拿免費DM,以備不時之需,當明信片用。發現嘉明湖的卡片,照片好美啊,很「想」買給胖胖。八十太貴了。
一張明信片拍的不算好,圖為沾附氣泡超多的半杯啤酒,被「酒就在身邊」的畫面給觸動了。
但,因為被俐落回說那張沒有三十元的價值而斷念。
賴坐等車,同乘一路,先下車分道揚鑣。

雖是與他人有關之事之感之情節,但,困境說穿了不過就只是內心戲。考驗的終究是自己如何去度。
成熟的人,若小菜、若附湯一般相相佐伴,若即若離地,時有時無,暖度也得靠自己去拿捏。
唯一相信且感動的乃是彼此之真誠。
真誠之所以為真誠,乃是不以禁令與絕對去互相框限,卻也因此,不得不以過客之姿、之機緣而偶然存在。

等待一事。
韓劇茶母歌詞,言道:「也許人在等待當中,可以同時學會領悟,等待的時候原來更幸福。」
曾點頭如搗蒜而今卻不以為然。
等待仿若是為對方而生,日漸凋零,分分秒秒都在飄落。枯槁的,時臨的快樂如同飲鴆止渴。
然而,若等待中能把握住如何自處,反倒使等待變的若有似無,惦記依然在,欣喜依然在。
總,有屬於自己的美麗將臨來。也許,也許吧。雖然往往非原本所期待的。


緩。


近日關到浩然醫院待產。
願明日起的減肥日記,一週如一日,唯有報告進度與三餐。
祈求加速版的彌月油飯或紅蛋。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上半夜為了看德烏兩國的帥帥入場,不爭氣地一路把球賽給看完啦。
辜溜辜溜的南非大雨,球賽變的像是逗趣動畫,球員鏟來鏟去似飛,如有神功。
過四點半才睡。

10:20起床。
花三、五分鐘削了蘋果吃,灌水。醫生說一起床馬上喝水,身體會醒過來。
配十來片的美國原味多力多滋,邊讀李佳穎的《不吠》。並未特別喜歡或討厭。
書後附唐諾和張大春的評審推薦,從推薦序看到的光芒比從原文見識到的還亮眼。
我想,自己讀小說或者好好品味一首詩的障礙,
來自於幾乎不會稍作暫停以感受或著磨吧,僅等待著原存於體內的秘密被觸動。
偏執的祕密的那一塊,越來越滋養肥大。其他則萎縮且消失,轉化為對人與理解的抗拒。
誰來跟我分享一下,你們都怎麼讀小說啊?

「我覺得,人與人的關係好像一個獨斷侷限的小小迴圈那樣,在認識你好久好久以前,
   我早死過一次,該你也死一次吧,你會變得像你所說的我一樣美好。
   如果這一切都沒有磨掉你對自己潛力深度的好奇心,我想你的故事一定會比我有個更精彩的結局。」---《不吠》

12:30,忠孝素食自助餐,假日菜色特別多。
兩顆菜丸+醃漬杏鮑菇+炸秀珍菇+龍鬚菜,配糙米飯和白菜羹。Totally,80大洋。
繼續用《不吠》和陳雪的《惡女書》緩緩肚子。
後者,母親,以及和主角做過愛的諸位男人,總是最為立體的人物。

手錶幾週前掉落馬路上,就此很不適應地沒有手錶度時。
隨時開著手機,就好像隨時裸露著挫傷的肌膚,所以泰半時間都關機,也常懶得為了看時間開手機。
於是乎,效率效率效率,就隨著手錶和情感失守了。
想找兩千塊左右的錶,偏偏幾位朋友都說現在兩千塊要買到適當的錶太難了。
並非愛牌子,而是我討厭託付情感,真討厭那種世事無常感。
正因脆弱濫情,即便是垃圾般的廉價物件的棄置,也讓我猶豫不決且憤恨罪惡。
因故養成買東西,寧願稍花些摳摳,要買數年不會壞掉的。...總之,i need a watch!

睡了很久很久,起床又該吃晚餐了。
18:30,後門香積廚素食之麻辣豆腐臭臭鍋,附冬粉。
一堆滾熟的蔬菜參和,兩塊滷臭的大臭豆腐,一大碗臭臭鍋湯底。
湯水甚多,但我向來吃飯並不重湯水,喝來有點太吃力了。以後還是只吃它的牛蒡飯就好。

等等要去正妹家看世足。
世足賽結束後,要壯士斷腕、破釜沉舟,漸漸調整為早睡早起。

前兩天小歐留了離線訊息:
" Enjoy the lighter things in life, deeper joys will follow."


趁著出發前,來讀書。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來寫減肥日記好了,突發奇想。
假藉減肥之名,天天花一些時間回顧自己如何吃喝,以及,吃喝時身心靈狀況為何,又與他人的關係為何。
不只記錄吃喝的當下,也以吃喝為中心,觀察一日如何度過。

十點乍醒。
削了兩顆蘋果,一顆給mo。坐在塑膠板凳上聽mo說話,一邊啃蘋果。啃完剪手腳指甲。
逢週六,出門順道買了subway義大利經典潛艇堡,橘子工坊的烏龍綠。
送走mo,自己在交大一餐吃subway。飲料沒喝完,偷渡到浩然繼續喝。

魔山,沒離開包包,亂翻幾本華文小說。
哼,愛死陳雪了。
讀極短篇集結的《她睡著時他最愛她》,途中驚喜地幾度中斷品嘗。
閱後心得是想練習當按摩小姐。我也想去融化他人寂寞或者疲憊的身體。
服務是把自己給客體化地去對待人。
因閱讀而敏感且疏離時,腳板的繃帶又滲出血和體液來。傷口和傷疤,使我裸露了。

在浩然待一個下午,再抱走七本華文小說。幾乎是沒碰過的作者。
助教J教我多讀點小說讓自己soft些。那天和白學長在校車巧遇,才發現自己讀小說向來以諾貝爾獎篩選,難怪人很生硬。
黑衣男子上了兩回人社一館頂樓,蹲坐陰影處抽煙。白色建物樓頂被四方形龐然的綠意給包圍。

胖要有小老婆了,因為只有大老婆可以「乘坐」小老婆,所以嗆說是最後一次一起吃飯。
歌磨。日式炸漢堡肉以及胖慷慨招待的烤餃子。
有兩個中年日本人好可愛,簡陋佈置的居酒屋,人們看起來果然有七說的悲涼味,尤其是坐在吧台的人。
油煙味和清涼的啤酒。好想常來這裡喝喝酒啊。霧霧的窗戶,灰黑色的,廟口和雜亂無章的街道。
吃不到一半就飽了,撐到吃完最後一口,嘴巴的東西還沒吞下去,就激動的優呼吶喊。像是跑完整場馬拉松啊!

順勢,很阿桑地買了洗髮乳和菜瓜水。
上次跟文服吃飯,大剌剌帶著很俗的洗臉盆和一大袋水果。跟人熟了,會不小心就歐巴桑化。
轉戰南大路麥當當。喝了半杯以上的大杯可樂。
胖不加掩飾地忍耐肚子痛,這種坦承讓人很有安全感。哈哈。


「你現在可以告訴我你討厭我哪裡了嗎?」
「你放棄自己。」                                                  ---《女人20.30.40》

總以為樹不會開花。有兩段話出自朵朵小語,頗感新鮮:
「樹總是向著陽光生長。」
「學習像樹一樣地等待,然後,你將得到一朵花一樣的答案。」

用吃蘋果的身體去生活。

 註:
做了個白日夢,夢見劉阿姨把我關在教室裡,
說所上的老師對我意見太多很困擾,接著開始分析我,還列了三大點。
為什麼我意見很多,為什麼一定要把話說出來,
是不是童年有說謊的創傷經驗,所以長大了不敢不說真話,才意見很多?
其他兩個忘了。夢很清晰像是現實發生過。難得彩色色調的夢境,情境的顏色配置很實樸。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在我一生到過的任何地方,在每一種情況之中,無論我在什麼地方與人們一起工作和生活。我總是被所有的人視為一個入侵者,至少也是一個陌生人。我在親人中也如在熟人那裡一樣,總是被當作外人。我不僅偶爾受到過這樣的對待,而且來自他人持續不斷的反映,使我確信事情就是這樣。
      所有地方的所有人都待我很友善,我想,只有很少很少的人,是這樣鮮見那種衝著自己而來的大嗓門、皺眉頭,是這樣稀罕地免遭他人的的傲慢和厭煩。但是人們對待我的一番好意裡,總是少了一種傾心。因為那些自然而然像我緊緊關閉心靈大門的人,一次次將我善待為賓客,但他對我的態度,只是一種理當用來對付陌生者和入侵者的小心周到,而入侵者當然命中與傾心無緣。
      我確信這一且,我的意思是,他人對待我的態度,原則上已存在於我自己性格中某種模糊不清的內在缺陷裡。也許是我交往中的冷漠,無形中迫使他人將我的麻木薄情反射回來。
      我與別人熟得很快。我用不著多久就可以使別人喜歡上我。但是,我從來無法獲得他們的傾心,從來沒有體驗過他們傾心的熱愛。在我看來,被愛差不多是一件絕無可能的事情,就像一個完全陌生者突然親暱地稱我為"你這傢伙"那樣不可思議。
      我不知道這一點是否傷害我,也不知道我是否應該將這一點做我特別的命運坦然接受,而把所謂傷害或接受的問題置之度外。
      我總是想得到快樂。人們對我不冷不熱這一點一次次讓我傷心。像一個幸運之神的孤兒,我有一種所有孤兒都有的需要,需要成為別人一片熱愛的對象。我時時渴望著這種需要的實現。但我已經漸漸習慣了這種空空的飢渴,在很多時候,我甚至無法確定自己是否還能感到飢渴。
      其他的人,擁有著熱愛他們的人。而我甚至從來沒有甚麼人會考慮一下把他們的熱愛加之於我。對於他人來說,對我,以禮相待就算不錯了。
      我認識到,自己的身上有召來尊敬的能力,只是無法引來愛的傾心。不幸的是,我在確認他人的初始尊敬完全正當無誤方面毫無作為,到後來,也就根本不會有人再來充分尊重我。
      有時候,我以為我能夠在受害中取樂。但真實的情況是,我更願意得到別的什麼。
      我沒有成為領導或者夥伴的合適素質。我甚至沒有知足而安的所長,如果其他方面都一敗塗地的話,這一所長應是我最後據守的全部。
      其他一些智力平平者,事實上都比我強大。他捫在他人那裏開拓生活方面比我強得多,在管理它們的知識方面比我更加技藝高超。我有影響他人的全部所需素質,但是沒有去行動的藝術,甚至沒有去行動的意志。
      如果有一天我愛上了誰,我極可能得不到愛的回報。
      對於我來說,我所嚮往之物一一消失,這已經夠了。無論如何,我的命運沒有強大到足以確證和支撐任何事物的程度,那些事物最為不幸的厄運,僅僅是成為我的嚮往所在。如此而已。

-----------------------------------------------------------------------------

       ps.from fetree,誌我擁有的世界。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接受自己已經改變的事實,無論是變「好」或比較「壞」。
原來,我所放不下的「過去」,
不是因為過去的美好或驕傲自信,
而是將過去等同於「安全域」,所以我才霸占著不敢離開。

挑戰吧,
對人生敞開吧,
將體驗和相處給問題化。對每一天,每一個人。
我說啊,契機之所以成為契機,是因為珍惜,
並非偶然臨來或宿命所致。

另提。

總認定,
話說得太多會耗損能量,或者因為說得太多壓縮了思考,而俗膾浮躁。寫作則相反。
世足賽阿根廷對德國觀戰時,
頓念:
說,之所以使我很累很消耗,也許和「說」本身無關,
而是關乎當自己在說話和表達時,是否採取了迂迴或者刻意熱鬧的「掩飾」策略。

誠實等同於裸露,同時將自身標示出定位來。
交流,或者是面對自身的溝通與理解,以誠實為基礎方才可能。
若一昧掩飾,自然無法從說話中獲得什麼,
只為了「輸不起」的倔強疲於奔命吧。
生理上的,還有心理上的,只是毫無佈局可言的游擊戰。

大多時候,誠實受限於我們自己的小世界,
但那也無所謂,當自己的世界被打破,無疑感到愕然且自尊受創,
然而,
被自己所框限的界線也隨之產生一個有別於既往的縫隙。

不要不說,而放任心緒和腦袋那麼亂。
不要為了掩飾而故意說或者不說,那一點也沒有意義。
也不要去避免自己的緩慢與拙劣。

其實,
惹人生厭的,並非我的不足,
而是為了掩飾不足而硬生出的盔甲。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可不可以,用尷尬來抵消離緒?

忙碌而如同其他日子,各自對著電腦螢幕,我總瞎混,而你為論文為工作奮戰。
即便是多出來的最後一夜亦如此。
這樣很好。將離開的時候,不遙望著離開,也不遙望著未來。
這一次,連明早起床收拾行囊,我也會俐落地落居下一個住處。
一如我臨時起意多待一晚,不恐懼於又軟弱地眷戀。
過去不再是被切掉的過去,而未來也不是離開了你以後。
帶走的,並不是記憶,也不是養分。
一年金山街同寢,從空間實踐的親密與彈性得到的,是關係與日常的實在。
這些摸索和練習使我不經意地成為了活生生的人。

浪漫是不持久的。
有時還會想起剛一起住時,一大堆關於生活的小夢想,
實情是中途幾乎連煮食、擦地與灰塵都給荒廢掉了。
生活隨著習慣和被推著走的步調,令人變的蒙昧。
幸而,蒙昧和成長並不截然抵觸。

適逢你生產論文這一年,
在旁見習無疑抹除我對學術的天真光環,
論文並非地獄。
平日的生活要面對人與責任與使命與熱情,卻是比地獄還地獄的地方。
非常謝謝,謝謝你一直很堅韌篤定地面對它(們),
最後幾日,你交出論文與口試前,
看你暫時卸下熬苦一年的重擔,日日沉湎於小愜意,
是我曾見過最高境界的,關於自由的快樂。
謝謝你最後的最後,讓我知道投身於此原來有其美好。

別後,
至於別後,
我以一向不準的第六感,
總無法想像往後與你再見面的情景。
所以我說,也許就不會再見面了吧。
似乎是某種,被迫離別多次後不得不生成的抵抗力。

以博愛的第一晚,
交換、延長為金山街的最後一晚。
以後不會有人給我奉上藥水,
更少有「二世生命」般的床邊閒聊。
唯獨,即便沒有你,催促我變性卻不想負擔手術費的女性友人依然眾多。

往後,
我從自己的床位往後看,仍然有人,
但不再如同「我們」。
夜裡你總是越來越稀小的說話聲,
印記著,我們曾經是這樣互相陪伴的。

take care,
謝謝你從多年前那個遙遠的重要他人,進到我的生活裡來。

不可以食言!
你一直都答應我的,要幫我介紹好男人。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