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0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求取痛徹的悲愴,以此沖洗掉那些負荷過重的期待與勒索。告別著因為討厭和無言以對而瑟縮的世界。
無論屬於與否於此世此生,誰也不可能明瞭傷害。
坐著,空氣連同時間參雜著生活的雜質,浮掠地形同逃亡。
彷彿睡著幾秒鐘的夢裡流瀉而過超現實的河道。手錶不斷進水,壓不住的水閥。
沒有永恆,而且失去和保留都無關乎於正確。任性的動物,誰都無法否認他/她不是。

賜給我離群索居的「氣質」。
因為,痛楚不能轉移,即使去恨或說出口,也無法消減痛楚的罪惡。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是不可得罪的,與生未俱來淨化的能力。聖儒永遠都不會告訴我們,學不會討厭,就不可能學會寬恕。那些看起來貌似寬大的種種,也只是吞嚥了不可解的委屈與不解,藏在體內,屢發病於夢中。我想,名不副實的聖人都死於胃潰瘍或者壓抑的病症。他人不友善、利用我,我卻從來就沒有勇氣將之變成恨意,乃或笑鬧一般的討厭。連討厭別人也學不來,我只會討厭自己,連懦弱都顯得比起實情還要高尚。不過,也許你早已遇到過,懦弱一旦反擊,一旦粗暴,那噁心、不合法的程度,將會遠遠超過於,你所應該償還的債務。你就這麼張牙舞爪吧,你就否認你在利用我吧,你的否認更證明了你試圖掩藏的羞愧,更驗證了你多麼得意你利用且摧毀了一個人。不,絕對不只有我一個人被你所利用。從你毫不羞赧的快樂裡,我看見了那些,沒有能力憎恨的好幾個我。你使我痛苦,你使我生病,你使我不解,你使我噩夢。夢到不可醒來,我逃不掉你製造的深淵,夢境不像小時候哪些沒有谷底的墜落,你給我的夢,是永遠都回不來的墜落。每做一個夢,我就失去一個自己,每一次醒來,我離完整的自己更遠,更遠更遠。我一直在剝落,不再相信本質。你讓我相信我沒有靈魂。你讓我覺得,我所做的一切都是錯的,我所活過得都是錯的。甚至於,我不屑於以"你"稱呼你。無時無刻我都在顫抖,即便是笑著的時候。我無法與你面對面,因為你已經成為一個不可名狀的,即便你就在我眼前,你也集結成一個混沌的、不可名狀的害怕之物,我拿起手上的刀劍,哪怕只是言語上的刀劍,都無法與你相對。可是,我想把你殺死,更甚於更甚於殺死我自己,嗎。可是,你已經以你的粗暴和武斷把我殺死了。我被廢棄在一個不與過去接壤,也不在所謂的現在或者未來之中。你把我的存在給毀滅了。為什麼你要毀滅你自己,毀滅你自己的快樂,毀滅你自己的幸福,毀滅你的感恩,然後,還要還毀壞我? 你把我的快樂刪除吧,你把我的熱情刪除吧,你把我的溫柔拔除吧,你把我的體貼也廢除吧,然而,你偏偏卻是要,毀滅我。 生氣的時候,為什麼就代表,我又生病了呢? 請把你的手撥開,不然我會把它們砍斷,你的關心在我看來只不過是以物易物,而你從未曾知道,即便你把你最珍貴的東西拿來交換,也換不起這個世界最微弱最微弱的美好。你能夠存活,正是世界給你最大的禮物,如果要毀滅你的話,只要告訴你,你活著只不過是個施捨。世界變成另一種市儈的樣子,我被困在裡面,越來越虛弱,在籠子裡被豢養。就在好多個你出現以後。當你滑進了你已然的軌道,在此之後,我所遇見的宇宙,都只是你的影子。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