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011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晚餐從清大人社院和茜茜姑娘一路狂笑走下山,跳過新官上任一把火的水木餐廳,吃水木餐廳三樓的米蘭義大利麵。茜茜點了白酒蛤礪義麵,我則點了60元一盤的奶油鮮蔬義麵,沒想到後者竟是素食,有我最討厭的素火腿。

      好不容易,在茜茜面前嶄露出自己日子過得很是囂張、很快活的那一面。越來越沉重而失語的某部分,難處在於,也許是基於要對義務或者人們負責任的道德態度,總感到自己現階段快樂的方式,不能被周遭人群的關係所合理看待,只好一直挖出自己窘迫侷促不安的那一面,那困境倒不是度不過去,而是自己想在這階段彆腳晃一晃,且不知道晃多久。以說論困窘,當成還有點圈內人的樣子,以示最低程度的負責,但搞得又勢必淪為抱怨和停滯不前的鳥樣。比起應該如何如何的學業進程,更關注的是想要越來越喜歡自己(幸好我還有皮膚的深度...!!!),最不願意見到二十幾三十幾歲了,還同樣困在無法面對的自我缺陷,而老是先一步就困在自己這關。

      那那那那...麵實在太難吃了,若說白酒蛤蠣義麵「看來」像是台式炒麵,麵條縫隙塞滿了過度熬煮的發黑青九層塔,那麼,奶油鮮蔬「吃起來」就是貨真價實的湯麵。太瞎了,遇到讓人評價的一針見血的食物,通常唯一的結局就是難吃。兩人席間把難吃的奶油鮮蔬義麵當梗作樂,怎麼吃,麵還是像山一樣高。吃著吃著吃著,我頓時驚愕地望著茜茜,岔出一句話:「這一刻,我才發現自己愛你愛的那麼深。」 居然居然,我居然以這麼安身立命的,這麼安穩,這麼日常的心態,默默地吃食著那盤麵。通常遇到這種連咖都稱不上的食物,肯定是棄之,若稱得上是爛咖的,就罵的超狠不留情面。可是今晚居然因為這盤麵是茜茜指使我點的,我就默默地吃著,而且沒有起棄斷的念頭。
      這已然是愛到骨子裡了吧,愛到生命史裡了啊,愛到刨不掉而成為我的一部分的你與我們的友情吧。愛一個人的時候,原來可以承擔那麼大的風險。總把吃到難吃食物當成是風險,因而斤斤計較、勤做功課,這一刻因為愛,風險不再只是把人給絕對剝奪的恐懼和抗拒感。

      近乎毫無爭議,近乎完美的民主,和茜茜再去補吃了清夜的派克雞排。(為啥不可以在跨年夜吃派克雞排呢?) 奉上貌似不搭嘎的一首歌,"when you love someone"。




      派克雞排怎麼會那麼好吃....!!! 
      和茜茜走逛清夜,又多買了燙口的雙餡紅豆餅,和茜茜在一起的時光,三不五時會陷於彷彿正在境外旅行的錯覺,以為我們離開了新竹,去到了哪個厲害的觀光夜市,散了又各自回巢。從茜茜與其男友同吃一塊雞派而衍生的balabala,我建議一個考驗彼此是否包容雙方最好的方法,就是共食「一塊」超好吃雞排。
      文末至此,發現此歌有一句歌詞"You'd risk it all - no matter what may come",竟與前文有呼應,風險是愛情偉大而獨特之處啊。太浩瀚了太浩瀚了,我是說愛。

      走回宿舍的夜途,沿著幾位友人為我闢徑的美食地圖,又在記憶氛圍中行走了一遍,情意摯深!! 有時,人和人之間的情感無可表達時,我也把食物當作是最純真而溫熱的touch。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腦袋疑似犯病。讀著頁面上的文字,那些字就像磁極互斥,以眼睛為中心,向周遭各處相斥,漫漾而去。有時是早晨讀報,有時是課堂講義,有時是比上課更認真對待的閒書。做為一個完整肉身呼吸,結結實實地感到承受著此軀體的重量,占據輪廓外緣的空間,讀的片刻,身重卻縮小成只有眼角的大小,帶著蒙昧憂鬱的黑白,化身成在文字裡冒失游泳的小小小小個器官,不,應該是說,一個功能,或者說一個邊界。沒有內部的內容或範圍,唯膜般的邊界滲透,感應廣袤的毛邊。沒有體力,是一個比體力耗盡更荒謬的狀態,腦袋待修理而習為冷落的懸置。身為一個學生,一個女孩子,一個渴望者,一個被嘲諷的人,一個同承受著安慰與無視的人,每一天都撕裂的人。無力模糊,這渺小的失去把握,是迷失的病識感。漸漸只看得見連結字與字之間,連結文意與文意之間的某字,的。若是沮喪就此從笨重的自我滑落凋零斑駁,有時候,我可以長出翅膀,跳躍於各著的與的之間,奏出一曲無關於音樂或節拍的印記。實情是,它們時不時地發生,但永遠都像是再三死去、再三被取代的人格。

透支的夜,一道畫面向後腦狠狠地砍過來,愣愣的空缺栓塞。認識一個人,遠比死亡還要更困難,是一個不可能的不可能(絕對不是不可能的可能)。再怎麼樣,都不可能真的了解誰,當然與人相處的驚喜和挫敗中已早早習得。然而,比起那根根本本的人性的本質,不那麼本質的反而最傷人。在努力所能觸及之處,就算是卑微地匍匐前進滿身傷痕,剩最後一口氣掙扎到最後,即便是地獄也要以痛楚和罪孽去承受的,都沒有辦法。一點辦法也沒有,活著恆比死亡更悲微。我與們之間,我與我之間,們與們之間,設下的並非一道牆,是稀微的微笑與友善,那曖昧不明的符號說明了到此。此處即最終,即便望穿背後,尚存有無止盡的遠方,但那都不屬於我,非供予我的。只在此處,不給誰一道牆。微笑的符號比起牆,更強硬更柔軟更決斷。

生活宛如一張開就沒有收束的帆,剎那航行中遭遇,某物,某時空,某情態,某空氣,某味道,某色,某痛,某無,接連憶想起某物,某時空,某情態,某空氣,某味道,某色,某痛,某無,或某人。遭遇的一瞬間就劃破風帆,撕扯聲延亙一輩子。生命的風帆是帶著刀口零碎的帆,或是風帆剩餘的零碎。面目全非的樣子。有什麼可以肯定?有什麼是說是就會是的?網襪被織的過密,失去搭配的功能,宣告不穿出門。功能否定了生存之偶然所造就的既定,吞噬消融不合理,然後踐踏這個秘密。
       
一覺醒來,潛溺泳池中,吵雜聲隔著水波空氣。發現自己穿著便服,躲在池角待人潮散去。憋氣而時間越數計越無知,愈遙遠。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傍晚騎安安的機車去科園路附近。從大學路接光復路,然後右轉,那是過去一年最習慣的路徑。那時,常常躲在金山街足不出戶,又或者勉強去上了課,一下課就歸心似箭回租屋處。回想起那時候的精神狀態,有點像是竊賊,不知道偷走了什麼,又或者知道偷不走什麼,卻又怕被偷走、被搶,落的什麼都沒有的處境。此時的我才頓知,那可能是關於自尊一類的,所以夾著羞怯的尾巴遁逃。回程路上,總帶著一身疲累,一心只嚮往某樣食物或者一個人幽暗的房間。

      六月底搬離了金山街,自此只往金山街方向去過兩三次。以往熟悉的路徑與店面風景,因為失去了與當時自己同樣的心情和狀態,居然都變成陌生的風景。同樣細數著那些排序的招牌,卻彷彿比只去過兩三次的景點還更陌生。也許因為,反反覆覆的生活是以潛意識銘刻著,而非憑藉著意識的計數,當失去了讓潛意識浮現的背景情態,即不能與過去那一段日子再度地溫存,試圖提取意識的對照反而更無法。卻又,唯獨經由刻意地回想/想像那些的記憶,空間場景與當時的狀態才自然而然地被喚起。我們從現實中才真正地流失了過去,然而,我們絕大部分的時候只能活在醒著。所以,我失去了關於你,以及與你的日子。

      在科園路口待轉,既熟悉又陌生的異樣感,促使我又暗自開始與你說起話來。過去的一年,回想起來總覺得我和你就被包圍在灰色裡,依照著距離與形體的輪廓,映照著皎白而普通的白日光。明明知道那是一段複雜的歲月,但回想起來就只能憶起那樣的你和那樣的我。當憶起你,認真專心地回想著你以及在那空間之中的我們,開始然後結束了,也不能說是全然沒有陣痛的日子,無論分離時乃至今,那眷戀或者陣痛,卻宛如皮屑般地剝落,每想起一次,就剝落一次,每想起一次,又剝落一次。無痛,無扯。覺此,我想謝謝我們,至少以成熟的態度相遇並對待,並且分開來。

       這無痛的分離,對我而言無比新鮮。有時候拋出太多的眷戀,分離帶著幼稚的依賴而拔去了我,又常有時,分離以過度的冰冷作結。謝謝這個第一次,也許,我往後還能再度遇見下一個你。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前晚在建功高中對角的黃昏市場買到口感很綿密的紅地瓜,天冷又逢生理期,想起媽咪冬天總會悶煮出很好喝的薑汁地瓜湯(我媽「少數」品質穩定的拿手菜)。腦袋空下來,不,應該是說,黑糖薑汁地瓜湯一直擾斷我專注於正事,忘不了它,忽視不了它的存在。中午受不了啦,借車到收攤收的差不多的水源市場買了兩人份的紅白小湯圓、老薑嫩薑各一和一大把芥菜,再往清夜的國軍光復福利社買黑糖、優酪乳和零食。

      DSCN6534.JPG 

      燙芥菜拌維力肉燥醬,滾煮時加了嫩薑,去草腥味。菜販說冬天的芥菜不苦,所以我才買的,果然沒騙人。暑假買的維力肉燥醬,不知道是否有加味精?每次吃嘴唇內沿會浮腫,吃多了還會掉一整片的皮(本人吃到味精的標準反應)。不過買都買了,為了證明我是窮學生(老是被念說太奢侈了...=.=),只好默默等著消耗光它的那一天了,而且其實煮湯或煮泡菜鍋,放一點點肉燥,會使蔬菜總匯味道不會太單調,對嗜吃青菜者還挺有用的。
      水餃是球友兼山友推薦的黃昏市場獨一家水餃,菜肉比例均勻,味道足,略為美中不足的是內餡量撐不起水餃皮,雖然吃起來不會有餡少的感覺,但視覺上會覺得這水餃形不夠漂亮(任性的水餃控)。第一次嘗煮十顆,明明有配兩道燙青菜、兩碗泡菜鍋又水果甜食,算是夠飽了吧,卻還想再下個幾顆。
      另外一碟,一邊是網路盛名的「金媽媽」泡菜之小黃瓜系列,優點是清脆,但醬汁的味道搭配起來,沒有和小黃瓜交融,吃起來覺得小黃瓜是生生的。(韓國學長以閱讀馬克思、黑格爾的審慎程度[在旁的我簡直是坐如針氈等待判決...]試吃金媽媽泡菜的結論是,剛醃的泡菜味覺應該要是很豐富的,醃久了別有風味,但相對味覺層次沒那麼豐富。但昨天吃的是醃第四天的泡菜,味覺並沒有很豐富,評價只屬尚可。我個人認為,金媽媽無論是小白菜還是小黃瓜,單吃口感都偏生,所以...簡言之,單吃的泡菜還是以鮮境為王道,但煮冬天泡菜鍋的話,金媽媽則不會令人失望。鮮境煮出來的泡菜鍋則是甜鍋...。)小碟另一邊是小姑姑贊助的玫瑰露醬油,濃郁且偏甜,很美味的醬油啊!!!水餃本來就很有靈魂,有了好醬油加持,根本就是長翅膀的天使。醬油內還放有白學長贊助的鹽水醃小辣椒(其實是我覺得很好吃,死纏爛打討來的),三顆就可以讓兩人份的火鍋有辣味了,重點是要戳破,讓辣椒皮和籽流瀉出來。最近嗜辣,白學長又把那一小罐醃辣椒奉為他在新竹的靈魂寄託,害我想自己試醃來吃。

      DSCN6538.JPG 
      黑糖薑汁地瓜湯圓。
      一斤湯圓五十元,買了二十元,本來阿姨幫我另外秤好了,我很奧客的請他幫我多一點紅色的,這樣配色看起來比較漂亮,幸好他很開心的重新幫我另外配了很多紅色。湯圓的學問好像是要先煮過,不能直接丟到湯裡煮,不然湯水會太稠爛,今日試煮心得是剛買回來的不用先燙了,沒有凍過的湯圓超快就熟了。三分之二塊紅地瓜,應該看得出來口感綿密吧,本人沒有削皮刀,只好用水果刀直接削,真是對不起那些連著皮被浪費的地瓜肉啊。話說,因今年颱風晚到,颱風又剛過泡爛了不少蔬菜,薑產量只有收四成左右,所以薑大漲價,平常一斤大約七八十,今日買是一百元一斤,才買一老一嫩各兩「小」根,五十塊就掰了,頓時這小鍋黑糖薑汁地瓜湯圓身價都不斐了。原本放了1/2根老薑切片,又覺薑味不夠,再放嫩薑1/3根。薑要拍打才會逼出薑味,有鑑於若用水果刀拍根本是拍心酸的,用小叉子給嫩薑插了幾個洞,再率性的用叉子掰開嫩薑成好幾個斷面不勻的薑塊,這個作法讓我深深自覺自己有夠聰慧的啊。起鍋前放入先煮熟的湯圓,蓋上鍋蓋,再打開時,湯圓居然脹的快要變成小魚丸了,嚇到都要花容失色了。

      一心炫耀改了msn顯圖,放上黑糖薑汁地瓜湯圓食照。胖虎說他比較想吃芝麻糊,那是我從來不會主動想到要吃的食物,甚至餐廳如果突然奉上這道甜點,我可能還會不想吃,自己關於食物的生活記憶,完全沒有這東西可供提取懷念,也沒有甚麼情境會召喚起我想吃芝麻糊(而且那作法也太「厚工」了一點...),極其偶爾想吃包子當甜食會在豆沙、花生或芝麻游移,如果哪天我一時興起想吃芝麻糊,頂多買芝麻包回來吸內餡吧。總之,我覺得每一個人的生活都是很不同的,也許相對易於將個性、風格、智識分作好些分類,但碰撞到生活反覆積累而差異化的小細節,就會在我心裡漾起驚奇感。其實跟人相處對我而言常常是處於尷尬或漠然的狀態(近來則有點是討好或恐懼吧,出自於對人無以反擊而憎恨也說不定),然而,憑藉著日常沒有目的混日子,知悉他人生活的小細節,能讓我忘記那些當下的不自在,回味時感到滿足有趣。

      開始擺水果盤(其實是生活工場洗菜藍的盤蓋),而非把水果放在紅白塑膠袋裡待食。為養成吃水果的習慣,前一天得把一兩種水果放在書桌上才會記得吃,要不就連忘兩三天沒吃。一個多月來,也算是已經養成吃水果的習慣,下一步是吃夠量,一天吃兩到三種,索性一口氣買起三種水果,得全擺在書桌架上,否則又忘到壞掉。生活真的是慢慢地增加著必需品啊,然後又淘汰掉在某些階段為必需品之物。
      過往我習於認為,必需品都是可以刪除的,人時時應當回到無贅物的生活(老實說,志工服務好像也都在強調這一套生活態度)。不過,當人被生活給包圍起來,就得透過必需物來組織起生活的架構,也就是說,必需物反映了某一個人的生活如何被組織,即便同為學生,必需物也不盡相同,這區別除了反映了作為不同類型的學生以外,也反映了除了作為學生以外,又如何作為就在生活中的生活者。也因此,必需物會隨著生活的形態而遞增遞減,在某一天裡冒出或者消失,有意或無意。當我們宣稱可以拋棄了各種形形色色、複雜累贅的必需品,似乎也宣稱了朝向了單一的生活形態,乃至心靈,又進一步衍展成特一種純粹心靈才是正確的。當然,大多我們擁有著的物是非必要的,像是一堆用不到的講義或者一堆用不完又捨不得丟的乳液,甚至是很無用的禮物,離開一個地方,整理總會發現一大堆早已被遺忘又無法丟棄的物件,然而,至此我又覺得,那些無法丟棄又無用的東西,那些在實用價值以外因而令人不知如何是好的東西,那把我們扯住而無法乾脆把它們看作是垃圾而丟掉的物件,也許,它們比起那些我們有意選擇去體現的生活風格,更標示出了我們是甚麼人,以及,我們來自何處。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