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8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被只單一種元素盈滿,唯獨單單就哪麼一種,所以,既滿得很厭膩,又同時覺得好空、好乏。已一段時間,認知到自己說不出和別人有共鳴的話了,透過指尖打出的字也被Delete不合宜的刪去,腦海裡,並沒有匿藏著甚麼神祕優越文雅的看法。經常,趁著夜裡的睏意,只浮出了開頭,脹滿的思緒就黏附在那句濃稠的開頭裡頭,使之夠格憂鬱的,使之顯得決心的夠份量的,都僅僅只有那句不負責任的開頭,就甚麼也沒了。隨之而來的,並非詩意的啞然失笑等等,而是,拖曳著長長的、稀稀的焦慮的一坨空白。連空白都小小一陀,很平實的睏意和抬著九十度的小腿的酸勁占了泰半。

      可以丟掉的Facebook,尚甩不淨的點網頁習慣,芸芸眾生式的交誼,太溫暖了,也太輕易了,並非霎時才感傷起來,僅僅是後來才明白自己的害怕和焦慮些許是怎麼回事。栽一座山,堆一座山也好。有也罷,沒有也罷,至少強過有也怕,沒也怕的呀。事到如今,我覺得我想說的話,或我能說得出的話,也許是用不著是靠這長篇大論的部落格了,幾乎一天一篇的兩三句不正經卻認真的BBS文,就把能夠掏出的東西都給掏乾了。再不三天兩頭,通話像是不用錢的瞎聊天,那些胡鬧、那些垃圾話、那些口氣,就夠喧囂,夠把那些太空又太滿又太灰色的東西撥到一邊去了。太喧鬧了,是故,我也來不及同情自己甚麼了。

      日子,有時候不是覺得太飽,就是覺得太飢餓了,太飽太餓絕對不是等於半飽,類似這樣極端狂野的失衡。我偷偷下定決心在練習,把底線煞在我理解的地方,不要加上冠冕堂皇的東西,無論是情緒、論調或臆測。但是,真煞起車來,能看到的,就真的甚麼都沒有了。一開口,一動筆就逾越了界限,總是會超過,超的太多或者僅僅超出一些些。為什麼不累加上那些標準配備般的眼睛,就甚麼也看不到,就甚麼也沒法說了呢? 眼睛,是靠著嘴巴的語言才擴張的嗎? 眼睛,是靠著嘴巴的相輔相成,才掌管了每個人獨特的靈魂嗎? 我能夠,仰仗著沉默而成為自己嗎?

      失去熱情的這種說法也許太浮濫了點,沒有目標也是,而我只能說,關於熱情和目標至少暫時被擱置起來了,沒有地方放,也沒有多餘的空間可以充盈。抗拒阻撓了很多事情。說不定,是在放棄和死心的決斷中,用屍骨碎片才一點一點的拼湊成大人的模樣。有的特別突出,特別飛揚,大多都一般腥臭。在某方面特別厲害的功成名就的傢伙,對甚麼事情都可以有看法,無須衡量對錯,憑著直覺和貼己的觀察,就能斷定某些觀點,被簇擁。他們說話的身體姿勢,充滿那樣的自信,顯露了過人的名氣,讓他們早已經年累月習慣別人專注傾聽著他們。再怎麼樣,都只要有一個看法就好,猶豫不決的樣子該死,那種完全不在意對錯的豪邁,彷彿是無畏地承擔了千斤萬擔,太有魅力了。昨晚臨時賴到Y家看一部拍得很不怎麼樣,讓我們無奈到幾度嘲諷大笑的Maradora紀錄片,沒有預料的去年世界盃Maradona的老來帥勁,盡是2005左右的一千零一個訪談場景,還有超過一半以上拼湊的諷喻英國動畫與導演的自拍,氣死我了....不過,該不會是我不懂得欣賞吧,簡言之,本片副標應改為"球迷不負責任日記"吧。

      八月第一天,用秀送的筆記本,居然寫出了已經很久很久沒辦法書寫的無觀眾日記,但通常寫的極短,才兩三行,只有了篤定的想法才寫,因此也經常隔著好幾天。逐漸,我已經無法因為嶄新獲得甚麼能力契機,或重拾甚麼,就以為陽光又露臉,又橫跨了阻礙進到新的階段,那只是平日些微的觀察和發現而已。又,對於這些的時間點或意義,究竟重不重要,我也不確定,不明白了。將近兩個月,雖然有過晚上自己難過的哭了起來,但皆因幼稚的事由所致,並沒有莫名憂鬱晦暗把自己關起來的狀況,一方面也跟調理身體的成效有關,我也覺得奇蹟。一邊數著這奇妙的太平日子,一邊又差點給陷落,幸好還有星巴克捨得立即當晚喝那麼一次,隔天又上市場買了一堆菜,試了一道新煮法,正解了一次困。本來被情節綱要激得連忙讀起嚴歌苓的《人寰》,但落差有點大,體裁和結局都非我喜愛。自述主角最後在信裡說了:「我爭取從此做一個正常的人。」至少在此節點上,我們都以為自己活過來了,殊不知還是奄奄一息著。

 

      存夠一張機票,西班牙就是我現在開始燃燒的理由!!!!! 我想坐飛機~~~~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除了美美的照片和剪影,每次吃過的飯,或是一起玩的一整天,都好想永遠記住那幾個小時,記住回憶,記住湊在一起的感覺,記住那每一次獨特的時間感。我覺得,對什麼都想要永遠,大概是我的致命傷之一,偶爾,總為了這種永遠的假定而偷偷哭,為了所謂的永遠,而為了一點點小事和感覺就難過到不行。無論是留不住的,或者是狠狠烙印著的,太過飽脹就變得無法排洩消化,但又,倘若不零零星星的抓點什麼,例如照片,例如文字,啟動潛意識的清除機制,記憶就變得像是風一樣,毫無痕跡的吹過而已。

      七夕這令單身者傷感的節日,昨天跟ka、glay、ice、meta以很不情人節的方式度過。很貴的料理包之古典玫瑰園,至少玫瑰水和廁所,還算挺滿意的,而且終於吃過古典玫瑰園了,在我小時候那算是高級等級的店了。以愛心手提帶盛裝的可怕巧克力蛋糕,好紮實啊,大塊或小塊的蛋糕盤,捧起來都好有重量喔。只不過,五個人share也太罪惡了,人口凋零...,明明就很好吃,量太大以至於大家推辭來推辭去,搞得貌似不可口。用餐時間限定三小時,本來還覺得很久,但後來還被服務生輪番趕了兩次,我們才終於走人,自覺超奧客,用壁鏡拍了合照,還有很蠢得不知所以然的揮手動態影片。

      古埃及文明展,人超多,但好像又沒那麼多,主要是塞在差不多時間,而且五點時前半段就都沒人了。其實展場東西不多,本來我會以為自己很怕木乃伊,還怕會有靈異反應,但是,沒什麼感覺,小女孩的菱形裹尸布很漂亮,看到很完整的木乃伊,很專心一邊聽語音導覽,一邊對照時,突然覺得好殘忍啊,被幾千幾萬人欣賞自己的屍體,用眼光分析,只被看做是一個木乃伊,就好像古人的日記死後被出版,被拿來當教材讀,或者是,古代廣場集眾,看罪人屍首再被處以鞭屍。總之,覺得好變態,一想到萬一自己死了幾百年幾萬年,要被這樣盯著看,我還是寧願把目光轉移到其它物件上,但過沒多久,展場來來去去繞了三圈,那種一開始覺得變態的感覺又因為習慣而不見了。動物木乃伊好可愛啊,是整個展覽我唯二喜歡的亮點,沒想到埃及什麼都可以當成木乃伊,當下覺得很喜感很可愛。另一個亮點是薩布堤,我也想要指派薩布堤幫我做苦工,而且薩布堤念起來太順口了吧,「ㄡ~薩布堤」,科科。就語音導覽的內容上,埃及古文明什麼都可以神化,除了是萬物有靈,神的影響不僅無所不在,信仰已經神祕變得似乎很沉重。我只能就自己現在的想法去理解,我覺得,太過將一切託付給神秘的神力,對於週遭種種的一切,也許一開始還是崇敬的或者感到受祝福而有力量,但時間拉得更長更長,種種一切都被託付於神力,也會轉換成恐懼吧。從一個自信偉大的古文明,變成什麼都恐懼小心翼翼的文明。謝謝幫我們大家買到很划算的票的meta!

      在中正紀念堂外玩業餘的外拍,meta拍人的技巧是「妙手回春」等級,Glay據悉是拍景物很厲害的咖,拍人大概是要拍某人,才捕捉得到的超正的瞬間。夕陽本來還打在草地上,取景很不錯,玩了很久,玩到天都要黑了。往寧夏夜市,各自買了不同家的飲料,情人節大餐是以肥肉取勝的鬍鬚張魯肉飯,而且是四個人都單點小碗魯肉飯,我有多點一碗苦瓜味超實在的苦瓜排骨湯,好喝! 又坐了很久.....! 吃了賴記蚵仔煎,我吃不完,胃有縮小耶,皇天不負苦心人。這樣就飽了,嘖嘖嘖,到台北車站就散場了。途中買了一朵三十塊的粉紅玫瑰,有灑金粉耶。

      昨天是個時時都意識到的情人節,到最後一刻...不,應該是說到了天黑以後,更意識到某二位的犧牲好大喔,祝兩位情人節快樂!!!! 有感於,數年來都一個人過情人節,每每這小日子不過就是一咬牙就過了,這次差點被梅花搞到又要一個人過那種前晚暴走的心情...。其實,和三兩好友出遊過情人節,和自己過情人節,那種單身的感覺其實沒差多少。因為事實就是單身啊,不然怎麼辦。 祝不知何以,突然最近很哀怨的周董,早日聯誼到對的人。祝心態一直很健康的胖爹,衝了就對了! 祝福這種重要的好節日總是缺席的幾名,恭喜妳們fu得到這節日最深沉的喜悅,好蠢的說法,嘻嘻,情人節快樂!

      回到新竹,已經是十一點半了!!! 好誇張、好累癱的時間,雖然明明一整天也沒做什麼,但好像是坐太久了。
      更崩潰的點是,當我回到家,其它三個房客都整晚沒回來過夜耶。為啥我到哪裡都是單身? 超沒有歸屬感的啊!!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