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3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篇文章標題,在日記本和隨身筆記本外加腦袋環繞,已經N次了。趁著痘痘超級大顆,再怎麼熬夜也不會更慘的此時來補文吧!

     我的棒球魂,是從經典賽看到草總開始,因為聲音好好聽喔,無法抗拒聲音溫文儒雅又兼壯胖型的大叔!故趁經典賽尾末,認真看了一下對日、韓兩戰,在此之前只想說新聞一直報的經典賽是啥....。要說草總是個引子,但讓我棒球魂繼續燃燒的,是對日一役完全、徹底、根本地被感動到了。自小我就是被莫非定律所困的人,越是期待的事情,總是會發生一些很慘的情節,讓我很怕很怕再去期待好的事情。越不敢期待,好不容易再想偷偷期待一下,又會發生很慘的事情。經過區區幾次實驗,養成我口是心非,或者是變得不敢期待而出口成酸的講話方式,其實是自己內在很否定自己的期待會發生不好的事情。

      加上,光是不管看甚麼比賽,只要我支持的球隊都會輸到脫褲的慣習,就讓我很不敢看球。但是因為很想看草總(喂...!),所以就索性發囉一下當時的熱潮(就像世足賽是想看馬拉度納一樣XD),從對韓對日看起(....不過,兩場都輸了)。對日時,拼戰到最後,每個人都凝聚在一起,明知對手很強勁,還是相信著、期待著奮力一搏的精神,最後被逆轉了,期待落空了,但因為相信著而拼搏的精神,無心去懷疑憂慮的全力以赴,從心裡很深很深很深的地方,撼動到我了。不是甚麼雖敗猶榮的鬼話感動到我,而是,相信一絲的希望而盡全力地施展,就算結果不如預期,雖然會哭會痛苦,但沒有遺憾。不會被害怕而旁觀的自喜與恐懼所扭曲。經典賽一役,讓我開始對於期待總會召來恐怖的事情改觀,它真的化解了我內在很深的結。     

     草總占了一半的原由,還有提醒自己經典賽之於我很個人的啟示,開始對棒球有了好感。為了看到親眼見到突然入主兄弟的草總,這輩子還沒看過任何一場中職轉播,就先進場看中職現場。當時寫下第一次看棒球的心得:「前幾天生平第一次看現場中職,兄弟象對統一獅新竹場。深切感受到看棒球是很值得推廣的生活,老少咸宜,什麼任何人際關系組合都很合適,平民票價就能進到一種集體熱血的奇幻世界。  爸媽帶小小孩,穿可愛球衣,還能兼顧婚後朋友們的交際,一邊顧小孩,一邊乾杯;曖昧男女,男生自信滿滿、有條有理,近女生耳際講解規則,完全不會冷場;同事下班一起吶喊加油,領口掛的識別證名牌更標幟著下班後的熱血;老友除了純喫飯啃回憶以外,再創造美好時光。 有別於學生真好族群時間很充裕,提早入場卡位,沿途買齊全垃圾食物清單,或是父母比照遠足規格,早早幫小孩準備一堆零食的親子組。好些上班族是七點半後才陸續進場,有代表負責買便當分送,或三五人分食一包零食,看到他們往返傳遞食物的畫面,我又自顧自腦補,感傷懷念有限而搶食的樂趣,比如五六人硬要分食一碗學校餐廳35元的剉冰,偶爾還有多零錢可以加煉乳的某一整個學期。現在大家都直接點好自己的餐,不足的隨時掏錢解決,再做這種事會被說沒衛生或「想吃不會自己買」。當下突然很想念朋友們,想念起過去的時光,也想念那時候的自己。」總之,現場棒球的氣氛很棒,光是大家一起敲加油棒,很投入吶喊加油,就有一種釋放和休息到的感覺。此外,也跟支持他隊的朋友一起做過對手方區看球,很奇妙的是,如果支持同隊的話,就算身邊是不認識的人卻覺得很親近,就算是很好的朋友,卻有一種很陌生的感覺。不過,後者其實是沒有經驗球迷如我的關卡,經過八場現場球賽的洗禮,發現成熟有經驗的球迷是無論在哪一區,都很能享受球賽本身。不過我目前還做不到。

     因為花了七十塊買兄弟象的加油棒,為了充分充分充分發揮加油棒的價值,而且不用買新的,就變成「坐在兄弟區支持兄弟的球迷」了。不以兄弟迷帶過,是因為至今我還是自認為草總迷。為了看到更多草總的鏡頭,加上沒看過轉播,看現場根本不知道發生甚麼事情,為了更看懂現場,就開始看轉播。一度癡迷到每天都要看,那怕只有一兩局也好,七月份還排滿每晚都有飯局,以免我整顆心只掛在看中職上。截至目前為止,我的生活時間感已經進化為,星期一代表著沒有球可以看,所以禮拜天一定要看個一點點也好,然後禮拜二禮拜三有打,四五六日都有球賽,所以禮拜四才開始放鬆,那怕是不會看轉播,也會覺得今天有球賽耶,明天便當有東西配的安心感。   

     越看棒球,越覺得它很有魅力,任一數據的結果,是從很多個環節形成的,比如一支「安打」,不只是打者的打擊能力,不只是好壞球,也包括了捕手被球、投手控球能力、打者選球、無失誤、防守判斷、跑壘速度、教練戰術,以及以上種種的心理壓力承受度。在場上的任一名球員,都必須同時兼顧著這麼多樣的因素揮擊,揮擊只是「其中一個」可見、可計算的的結果。藉此推演到對生活對他人某些僵化習常的結果論,其實是很膚淺的行為。是故,密集發囉中職一段時間,寫下了這樣的感想:「近期密集發囉兄弟對戰的中職。國內也就那四隊,對戰的就哪幾個投手和打者輪來輪去,看來看去就是那些人。上下兩個球季,每周休息兩天,一般是家人互相陪伴的休憩時刻,卻是球員上班時間。一上場,每一個打擊都數據化,每一個打擊都在觀眾的注視和判斷之下。雖然是帶有親民明星光環的球員,但真的是很ROUTINE的職業啊........。沒有低潮才奇怪,經歷過經歷著低潮卻依舊維持熱情的球員,真的很值得尊敬!

     每次恰恰上場的時候,大家都會一起哼唱戰歌,我總覺得這好勢利啊,就跟想要甚麼好東西就去拜神一樣。球員又不是每次都能打安打,戰歌所背負的期待會不會太沉重了呢。直到第六次進場,在氣氛高漲的時刻哼唱戰歌,我突然發現,原來自己搞錯了恰恰上場時大家齊唱戰歌的意義。戰歌不是為了他能打出安打、打出打點而唱,而是經歷過種種的風波仍堅持著棒球魂的恰恰,自我期許、不讓球迷失望,他的每一次上場,都是讓球迷見識到一個真正的棒球人,提醒著觀眾,經歷過很多不好的事情,但是還是有能夠抵禦一切而不迷惘、不自我放逐的人堅守崗位。唱戰歌是一種對之的敬佩,而不是對之的勢利。從此之後,我每次都超認真唱戰歌的,而且唱得很開心,就算戰局很弱,就算恰恰不是我的菜XD。

     不知道怎麼改掉,對絕大部分的事情都無感,而對進到自己意識的事物又過分地有感的毛病。比如開始看棒球後,開始發囉棒球的故事補脈絡,或者是WIKI棒球球員或重大事件。之前對轟轟烈烈的假球事件超無感的,也不懂會甚麼可以鬧很大,可能只覺得是新聞炒作。直到慢慢補歷史,我才知道,打假球多麼多麼傷害球迷的信任,也嚴重地打擊了雖殘破但逐步被建立的職棒環境,打假球真的非常非常非常嚴重,把好不容易累積的東西都付諸東流了。對於之前那麼無感的自己,感覺到不可思議以及危險。

     現場看球是一件很快樂的事情,不管支不支持棒球或支持哪一隊,都會感受到那一股深切的開心!現場棒球是一個會因為大家一起投入、一起相信,而徹底釋放、徹底休息到的地方。很希望拉攏身邊的朋友一起進場看球,一起為這個環境付出一點點心力,讓它可以更好更成熟地運作下去。因為我只會草總草總個不停,所以越勸說越增加大家的負面觀感QQ...。每天關切中職大過於其他,讓我「好像」顯得更封閉了,一度比較想看棒球而不是跟朋友吃飯,一度兩個多月後才驚覺自己好久好久沒想過要出門去逛街添購行頭,但是,我真的是在棒球裡,開始享受了去相信,開始喜歡就喜歡,不用考慮「是否應該」為前提地判斷。

     總之,就是進場去看棒球吧!一定不會失望的!

 DSC_0018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些重要的人,依然占有份量,就算感覺到相互日漸地遙遠。直到最近才開始體會到何謂朋友是吵架過還不會離開的人,就像親人也是。雖然很害怕跟人吵架,但我是很容易激怒人的人,悶著不明說但累積負面的情緒到爆發開來,或者是自顧自認定都是自己在忍耐,而逐漸失去了體貼他人的餘裕,有時一發不可收拾,不願意先低下頭來。被偏頗蒙蔽著,偏好而熱情是一種偏頗,怨懟而負面也是偏頗。

      所謂的吵架是,即便不舒服不能解決,也知道對方之於自己的意義,遠遠地遠遠地大過於某些無法解決的不舒服。一個夠堅固的情誼通過這個過程,無法輕易地割捨掉,反而逐步地學著接受彼此的差異有多大。再怎麼深厚的感情,也都有著相互認知的差異。跟一段情誼牽連的越深,越會領略到,彼此不是用來仰望而改變的,而是用來陪伴。到後來,已經不是想從對方學習到甚麼那樣理智的原由,而是一種習慣,習慣在對方面前的自己所展現的樣子。

      以前,我認為分離是可以預知的,決裂也是可以預知的。所以,我的悲傷或遺憾,也是預先擬定儲存備用。對於任何微小的線索,我幾乎會反射性地把那些悲傷或者遺憾拿出來用,預先進行一種內在的儀式,做好一次次的準備或切割。然而,我最近才在想,有些不需要儀式,就像季節過了就落謝的花,無痛自然。又有些別離,是無法準備的,因為它可能不發生在衝突的時刻,也不發生於絕對的決斷。只不過是,逐漸地彼此變得遙遠了,因為價值觀,或各自有了更重要的事情,開始把彼此看成其次的事。這樣的別離無法預見,因為不知道怎麼收拾,也不發生於怨懟的對錯。就只是一座橋所連結的島嶼們,那座橋樑終究因為久未修築,失去了連結的功能。故而,無須兀自將自己的重量擱壓在別離之上。

      對我而言,那座橋梁是隨時隨地可以相互分享生活中重要的小事。親面一頓好食的飯菜、手寫的書信或是即時的手機簡訊,對我而言,那座橋梁的具體存在是通過這三個反覆的儀式穩固的,不僅只是當下時刻,不只是那些比當下更持久的載體,也包括了,為了好好一起吃頓彼此開心的飯菜,事先做得功課和討論,下筆前反覆思量要寫甚麼梗,最能夠貼近對方,手機簡訊則想把會讓對方感動的事情或是不爭氣露出莞爾無言一笑而傳。搭建著橋梁,一再一再觸近了對方。這堆築的過程,對於我的意義,大過於對方能夠體察的,當我意識到這個以後,飯菜變成一種固定而禮貌的形式,書信變成確定了好感或節日才敢動筆,貿然傳出手機簡訊,只想像到對方忙碌而面無表情的困擾。更簡單的說,最殘酷的是,我總是很自嗨的講個不停,有一天,才發現自己對別人一無所知。

      寂寞是甚麼呢?難過沒處講,自己睡大頭覺是一種;好事沒人可以分享,就貼到臉書,不是為了炫耀一下,而是至少有人可以分享,有人可以互道恭喜,這也是一種;最寂寞的寂寞,是每天生活中的一丁點的開心,當下沒地方可去,沒人可講,那一丁點的開心,就留著自己回味,不然就是在G+的小社群找觀眾,不然就是任它累積成一種原來這就是寂寞啊的寂寞本身。不過,我也沒有很困擾,只是變得更宅,更習慣隨約隨走的飯局,更喜歡自己的被窩,更熱愛草總和棒球而已(連棒球都可以被我搞得內在封閉、無法討論的話題...)。

      最近讓我感到不難過卻會想哭的是,逐漸理解到彼此無法彌合的差異,日漸鬆脫的橋梁,讓互動變成虛應故事,然後逐漸地飄移消失,而我卻再也不會為此難過。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