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是崇文國小校慶

  晚上的在學校撥海角七號

  好幾百人一起看 (應該有千了)

  這種感覺好酷喔

  以前只有過年在鄉下 才看的到投影電影

  住龍泉的人 你有去看嗎??」   (引自ppt/屏東版/2008.12.28 by mimi90337)

 

      這是我的母校,我讀崇文國小和崇文國中。

      好像到我上國中的時候,廟口大拜拜還會放戶外投影電影,紅色邊框的白色大布幔,旁邊還有標香腸的攤販。小時候,對我們小孩子,甚至是當了大人的村民來說,投影電影無疑比歌仔戲或布袋戲更令人興奮,郝劭文和釋小龍主演的電影,上映一兩年後,從廟口投影電影看第二次,還是很開心,覺得有跟上流行,哈哈!!

      高一到中正大學去參加哲學營,晚上在流星花園場景之ㄧ的哲學系花園看"駭客任務"配爆米花、炸雞和披薩,老實說那時候我才第一次知道,原來這種戶外投影的形式叫做"蚊子電影院"。當城市充斥著電影院,從電影院或是有線電視觀賞最新的電影已經成為大量吸收電影的主要管道時,戶外投影的電影被命名為"蚊子電影",幾乎懷有一種文化懷舊的意涵。對我而言,蚊子電影這個陌生的詞彙所充斥的緬懷、抽離記憶的文化性,讓小高一的我,第一次親身經驗到,自己現實經驗的生活,不僅僅不是屬於城市的理解範疇之中,還多少含有一種主流的排擠效應。(就跟高二時讀了黃春明的小說一樣,黃春明的小說內容就是我當下生活的進行式,卻被課本定義為已經消失的台灣文化,讓我覺得非常非常憤怒和困惑。)

     從屏東板上驚喜地看到母校校慶,放映當紅的海角七號,真的真的有種很可愛的懷念!!鄉村的電影院並不普及,每個家庭第四台收視習慣也不一定會轉到電影台,能有戶外投影放映,實在是重要的娛樂和啟迪!!!

     by the way,這次回家,看到崇文國小門口掛了紅布條,看到母校把自己說成是"村校"真的嚇到我了。小時候一直覺得崇文國小是很神聖、進步的國小啊,尤其是每次上台都會嚴肅演講30分鍾以上,而且言之有物的校長曾火星上任以後,做了好多實際的建設,好幾個其他戶籍區的小孩都調來這裡念書耶。

    好懷念曾火星校長,口蹄疫剛爆發災情的時候,他有一天早上升旗,對著台下全校的小朋友說,從台灣依賴日本出口來看,證明台灣從來沒有脫離過殖民,那真是我的啟蒙啊!!!

 

 

 

創作者介紹

In English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