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和天兵,只有一線之隔。今天一早居然落枕(我明天要口試啊!!!),痛到頭不能彎,視線範圍,僅止於右下角。用手瞎摸衣物,慢慢著好了裝,才意識到自己當時只能看到半邊的世界。
    又一次,因為身體的困擾,而感受到世界並非如同我們以為的那麼理所當然。

    研究所備審資料的未來研究計畫方向,是關於身體經驗如何地創造和生產主體的認識。
    自小氣喘、大小病症不斷,高中以來類風濕性關節炎導致各部位容易患病,太頻繁的大小傷病,多少參雜著自體免疫引發的連續效應和本人過度「天兵」的脾性所導致。這些疾病經驗,讓我體會到殘障廁所和斜坡的必要性。往返於健康與生病,時而也讓我恐懼要去適應突如其來的失去和不方便時,突然不知道怎麼對自己嫻熟、習以為常的生活世界著手。

     年初社會學年會,有一場主題是身心障礙的研究。某博士生說,身心障礙者終其一生都在求醫來改變自己的殘缺,試圖「恢復」成正常人的身體,一旦他們放棄求醫,就表示他們已經放棄成為所謂的正常人。覺得自己很幸運,自體免疫疾病有越來越多研究發現,藥也從傳統會傷害身體的類固醇,轉為比較溫和的藥物,因此,偶爾吃藥控制我就可以維持常態的生活。也因此,偶爾的殘障經驗反而能夠使得我重新去理解自身所處的環境、空間與社會模式。

 

     anyway,以後不亂恥笑落枕的人了,真的是無敵痛啊!!!
     不過一大早起床,和yaplus因為覺得落枕很蠢,兩個人咯咯笑個不停。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