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和C在房裡一邊磋商,一邊把東西胡亂搬挪成像是她才初來乍到的樣子。
      C
問,為什麼當時毫不考慮的就願意跟她住?!(我是很期待很期待喔...)其實,對這個問句,我內心第一個反應就是這簡直沒有甚麼好回答的。最後又說,因為我不怕和別人的關係改變,並不是說對人的關係非常具有信心,相反的,我倒算是很沒有信心的那種。不過,我寧願把自己跟別人的關係,交付給某種自然而然的機會,就算導致失去或敗壞,就算難過到要死掉,也不願意去後悔,因為,我覺得人活著就是這樣,不是說交付給命運注定來主導,而是知道自己想要幹嘛就一定要幹嘛,不因為命運而選擇退縮或避免某種結果。不願去硬要保鮮什麼,就算冰在冷凍庫裡的東西,也一定會壞掉的。反而寧願放在室溫擺著,即使發出破敗的味道也無所謂(當然最好是能夠很開心的一口就全給它嗑光光!!)

        雖然口中老把交惡掛在嘴上,效果介於幽默和玩笑之間,但我並沒有具體去想過究竟會如何? 就算有,也是往好的地方想。想的是自己能夠為其他人做甚麼好的事,那是屬於未來生活的某種圖像(由此可知,自己真的是個糟糕而能力不足的傢伙)。不過,磋商的過程中,才漸漸感受到共處一室的張力,尤其發現自己是個沒有想像力的人(每當在任何場合中,一旦意識到這個,我都得要小心翼翼掩飾此殘缺)。不過,這種膽怯又在完成背對背的空間以後擱置了下來。

         這陣子,漸漸見識到除了以前1001種以外的c的面貌。總是有驚訝,有點理解,不過,也僅僅打算笑看一切,無論是C或是共同生活(這種姿態,像不像是上帝造了世界,又任由世界胡亂自個而轉動...唯獨自己是個涉入其中的人)

        之所以講到C,是關乎今晚自己幽滯於像是失去彈性的棉花或皮膚的狀態。也許是和C角色的關係,C是一個我比較能夠坦然去輕描淡寫此種狀態因果的對象,不需要急著讓自己掩蔽此狀態。一旦進入此狀態,總是習慣對別人保持沉默,而顯得異常嚴肅或心情惡劣的我,大概比較願意在C面前,不加掩飾或加油添醋地,僅僅只用這樣的狀態存在著。

        今天對我而言,雖然沒有什麼太糟的事情,卻是個很糟的一天。
       
體驗不一樣的天地,知道了自己原來可以走得更輕鬆,我卻很悲傷。發現自己原來不需要別人來決定、告知自己是誰,也還是可以過的很好。就算不夠了解自己是誰,只要想做一件事情,還是可以做的很好。    
       
我並不是在悲嘆或緬懷過去的日子。我對自己有很多複雜的感覺,卻不知道那些感覺是些什麼。


        突如其來的明白,讓我覺得壓很久的石頭,終於被挪開了。可是我還維持在一個被壓扁的彈性疲乏的形狀,所以,就算意識環繞著某種悟覺的輕鬆愉悅中,卻怎麼樣都無法從容自在地笑出來。表層,還是悲傷比較濃郁一點。而悲傷的時候,卻一定要更堅毅、堅決一點地決定,決定一個決定,就算不能決定產生的變化。否則,悲傷終究只是悲傷而已!!

 

 

創作者介紹

In English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