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看到電影裡,親子無論經歷過多少埋怨、憎恨和冷落,終究以原諒或是愛來化解,往往給了觀者一種暫時棲息的撫慰。雖然我是屬於滿容易被打動,而默默流下淚來的一類人,但我總是很有意地在期待一個,不用感性的模式來刻畫親子關係的可能性。終於,偶然在宵夜氣氛(而沒有消夜吃)的情境下,我遇到了一部好電影《薩維奇一家》!

     該片描述一對分別住在水牛城和紐約的兩兄妹,和父親各自分居了二十多年後,在某個深夜裡,被告知要負責起照顧瀕臨失智的父親。哥哥身兼教授和作家,妹妹也是一個作家,然而比起專長,我以為,兩個人最大的共同點,卻是找不到出路的「性格」。兩人除了必須面對生病又憤怒的父親,也得要重新適應兄妹共同相處的生活。在這過程中,衝突時而帶來了更大的溫暖與理解,時而又把彼此推往更遙遠或冷漠的彼方。最終的擱置,是將人又放置到一個各自單獨生存的生命上,以「相對適當」的距離(我只是試圖用很合理化辭彙,來表達生命的剝奪的暴力),扣連著相互之間的關係。

     這部片,最觸動我的,是當我試著以「欲望」做為的觀看視角時得到的。(這當然是很主觀的啦。)

     妹妹屆滿39歲,算是個中年女作家,沒有固定的工作,和有婦之夫有著固定的性關係,他的妻子因子宮手術而喪失做愛能力。每當男的出現在公寓按門鈴,手上總是拿著某樣伴手禮,譬如一束花,製造出某種兩人關係之間還存有著非僅止於性的浪漫和習慣。他每一次出現,兩人隨即做愛,卻又不只是沉默地做愛,而是還參雜著幾句零星的對話,這令我感受到,比純粹的性欲望更為張狂的欲望。這欲望,是想得到一個穩定的交往關係,渴望另一個人不只性的,還有情感上的滿足,然而,從男人過度急切於做愛,而妹妹又經常只是將男人做為渴望情感的對象,卻又任意地嫌惡、丟棄,總是中途就任意地結束約會或是性事,顯示了兩人只能付出到,僅只於滿足自己需求的界線。
     哥哥對父親採取了非常功能性的處置方式,他直接了當地表明,美麗的養老院掩飾了死亡最醜惡的本質,美麗的環境會讓家人的愧疚好過一點,卻只是將老者放置在一樣孤獨的處境裡頭去面對殘酷的死亡。因此,他考量到自己負擔所及,將父親送到有醫療補貼的簡陋醫療中心去。儘管他用最基本、最功能的態度來處置父親的他,但只要女朋友早上為他煎一顆蛋,他每次都會感動得淚流滿面。

     若以欲望來看親子關係,我認為這多少也是親子關係最讓人痛苦且無法解套的一個面向。
     我們幾乎可以用比較自由的方式,去主導我們要從和別人的關係中滿足什麼的欲望,但是親子關係可以說是完全沒有辦法,也因此,導致了我們用更大、更反抗、更不合理的欲望,去期待或詛咒親子的糾葛。我認為,這也是該片在呈現上,一個父親被冷落、被忽視,卻又無法站在一個同情的立場去可憐他,兒子女兒儘管無視於父親的存在,而恣意的要隨自己方便安排,也是不能被批判或是討厭。用孝不孝順套用在這三個人的關係上頭,更是荒謬的可笑。

      所謂找不到出路的性格,我覺得是片中父親和一對兒女的共通性。
      妹妹因為父親的醫護員欣賞她的作品,感受到被理解的滿足,貿然地親吻了醫護員,爾後又慌張後悔不已。從這個片段,我發現到,妹妹活在一個用欲望行事的人生裡,因為想只想滿足自己的需要,任意打斷和有婦之夫每次的約會,又或者是去親吻醫護員,都是聽令於她自己當下的欲望。就從妹妹的反應中,比較具體深刻地意識到了,人為了滿足慾望行事的人生,並不會過得比較好。欲望是一個極其變動不穩定的轉換本身,這一刻滿足,下一刻也會又再衍伸出完全無法預期的欲望,這樣的生命,沒有辦法得到滿足,也沒有辦法看清楚路徑。並且,對種種自己做對或做錯的事情,都會感到羞愧。

       真的覺得這部片的詮釋很深刻、很好看,雖然我又把它給講得一點都不像這部電影了...。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