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足賽總結,吾乃非一日球迷,乃「一人」球迷也。(迷戀馬拉度納和西班牙守門員,兩人)
半睡半醒把世足賽給看完了,半夜一點多,無聊而吃掉一大塊森永冰淇淋。
延長賽進球時,從球評和正妹的尖叫聲中驚睡醒,才看到repeat進球,根本來不及欣喜若狂。

11:30醒來。
兩人躺坐在床上,聊關於太多愛與某種狀態、真誠客套與就事論事。
認識正妹一年,漸漸被迫去面對自己只想當好人這一邪惡之處。

14點整,吃雅素齋素食的老虎麵。辣素肉燥拌麵,還有一大坨清爽的地瓜葉。
走一小段路,買了金牛角、地瓜酥、巧克力蛋糕和一口酥。店員不懂察言觀色,很盧。

一邊msn,吃掉地瓜酥。口感若未加工過的地瓜,尚可。
匆忙趕赴二路公車。站在車門邊,有種被司機調戲的感覺。
司機:「小姐,你可以往下站一格,這樣不用彎腰比較舒服。」
我默默往下站一格。
司機:「是齁,站下一格有沒有比較舒服?」
我微笑點點頭。
司機:「有沒有比較舒服?...有沒有比較舒服?」
這個問句實在太奇怪了,很想跟司機說被問這個不太舒服。只好不語傻笑了。

從橋上下東大路橋斜坡。
司機:「你會不會覺得癢癢的?」
   我:「蛤?」
司機:「腳底癢癢的啊,站在門前直接看,很像在坐雲霄飛車齁,會不會怕?」
   我:「不會啊。」(冷靜)
司機:「這樣不會腳底癢癢的啊?這樣很斜捏,從腳底癢起來。」沒有要結束的意思。
幸而七的來電適時解救了我。

與「揪歹約」的七學長再訪歌磨。
歌磨的食物對我的吸引力算是不驚艷卻耐吃,喜歡店內佈置被日常磨損的老舊熟悉的空間感。
有種放任客人自生自滅的自在懶散。
本是為了喝小酒才願意來,但同行者不喝就沒此興致哩。以後則想把這裡當成是喝酒的棲息地!
座無虛席,熱熱鬧鬧飲酒的日本上班族,有兩桌則是靜默地各自看書,只有我們這桌和另一桌是台灣人。
電視播映日本台的世足賽精華整理。一看到馬拉度納的畫面不小心叫出來,小嚇到點菜ing的小姐。
吃得太撐,從頭到尾兩人鬆弛地掛在坐墊上,搞得像是在自家客廳的中年人。不過沒有失意樣,甚好。

今日我點B雙主餐:炸牡蠣+豬排+白飯+味噌湯+炸餃+醃蘿蔔+小玉西瓜一小塊。
炸牡蠣味道很夠海味呢!!我很喜歡。(不要問我為啥減肥還點雙主餐...!)
附圖:
DSCN6038.JPG 


以下為七學長點的日式炸漢堡(就是前天我吃的,但附餐略有不同,高麗菜都被我夾光了)。
DSCN6040.JPG 

肚子超硬,走路晃晃。即便過了傍晚,天氣仍潮濕悶熱,走沒幾步就汗流浹背了。
途中在很蕭條的50嵐買了大杯的冰淇淋紅茶,冰淇淋硬的很,佈著不均勻的硬塊,為此大聲不爽一番。
特地繞誠品拿免費DM,以備不時之需,當明信片用。發現嘉明湖的卡片,照片好美啊,很「想」買給胖胖。八十太貴了。
一張明信片拍的不算好,圖為沾附氣泡超多的半杯啤酒,被「酒就在身邊」的畫面給觸動了。
但,因為被俐落回說那張沒有三十元的價值而斷念。
賴坐等車,同乘一路,先下車分道揚鑣。

雖是與他人有關之事之感之情節,但,困境說穿了不過就只是內心戲。考驗的終究是自己如何去度。
成熟的人,若小菜、若附湯一般相相佐伴,若即若離地,時有時無,暖度也得靠自己去拿捏。
唯一相信且感動的乃是彼此之真誠。
真誠之所以為真誠,乃是不以禁令與絕對去互相框限,卻也因此,不得不以過客之姿、之機緣而偶然存在。

等待一事。
韓劇茶母歌詞,言道:「也許人在等待當中,可以同時學會領悟,等待的時候原來更幸福。」
曾點頭如搗蒜而今卻不以為然。
等待仿若是為對方而生,日漸凋零,分分秒秒都在飄落。枯槁的,時臨的快樂如同飲鴆止渴。
然而,若等待中能把握住如何自處,反倒使等待變的若有似無,惦記依然在,欣喜依然在。
總,有屬於自己的美麗將臨來。也許,也許吧。雖然往往非原本所期待的。


緩。


近日關到浩然醫院待產。
願明日起的減肥日記,一週如一日,唯有報告進度與三餐。
祈求加速版的彌月油飯或紅蛋。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咩呀哈
  • 下次喝酒約那裡啦~
  • make a deal! 可是,難約的不是我啊!

    fetree 於 2010/07/13 00: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