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點半。啃一顆蘋果,喝一點點水。
一睜眼看到路人的留言,開啟了我的輕飄飄模式。以至於很驕縱地,以堅定的眼神從mo手中奪走商禽詩選。

mo載我去竹北上工。2/3頁摘要,其中200餘字精華,被老闆大力稱讚,又一輕飄飄模式。(兩位乃恩人!)
討論空檔,逼著學姐和老闆解決怎麼讀詩的苦境。
學姐說,讀詩就像讀音樂,是用來感動,不是用來理解。
老闆捧某詩集稱許,被我逼著用社會學語言解讀其中兩句:
「我來,並非投身於你;乃是要自你的手中出去的。」

以佩索亞回敬老闆。老闆以突兀於平日的風格說:「世界的本質就是無知。」
龐雜生產的知識語言,所追求的是更為精確描摩無知,還是擺脫無知?究竟製造的是真理的語句,亦或離知更遠?
(註記:若讀書是為了驗證已知,那幹嘛還讀。哼!)

老闆請客,合浦。
炒飯一碟+紫菜湯一碗,炒豬頭皮+燙地瓜葉+燙空心菜分食。
席間央求老闆,待我來日相親,幫我寫封推薦函附錄於相親照旁。老闆大笑。

睏。
在二餐豆花買瑞士巧克力甜筒,一球。好吃不悔。
吃冰配詩選。吾乃沒慧根之人,也懶的找草蔘冒名頂替了。
「有時枯 有時進 有時淡
   有時濃                    」

浩然領了清大代借的《特拉克爾/佩索亞》,
討厭討厭討厭詩人兀自騰空飛舞的翻譯。
「有時我開始注視一塊石頭。
   我並不開始思考:它有沒有感覺?
   我不會庸人自擾稱它是我的姊妹。
   但我很高興它是一塊石頭
   喜歡它因為它毫無感覺,
   喜歡它因為它與我絲毫無關。」

校車。司機的墨鏡有型有帥氣。
msn。小憩天黑。
mo帶回曾記乾麵和骨仔肉湯,各一碗。嘴饞,荔枝數顆。

等等,陪因堅強而淚流的人喝台啤。
生而為人,不可以因為減肥就無情無義吧...!


「心懷恨意的人,身體會溢出惡臭。」  (問:那汗臭算啥...呢?)


我開始想念朋友了。

今日有感,真實是活在夢境中,而非活在夢想中。

創作者介紹

In English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atTiger
  • 文章太密集......接收不能...
  • 那怎麼「伴」...

    fetree 於 2010/07/14 22:4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