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夜頗深才有讀書狀態,一邊FB.MSN.BLOG,一邊讀魔山。
故今起床晚了,還睡眼惺忪,隨手抓一把小番茄和蘋果,連同盥洗用具,在公用洗手台刷牙洗臉,順便洗水果。
用過期報紙墊削掉的果皮,一邊讀剩下的版面。好死不死報導有一條很粗的紅蛇吞青蛙。shit!抖著把報紙直接丟垃圾桶。

午餐,忠孝素食。滷三杯杏鮑菇+炒龍鬚菜+豆鼓苦瓜+番薯塊,糙米飯。
順勢看了日片《魔幻時刻》,男主角好像胖板的木村拓哉。
倘若遮蔽或被遮蔽,人就能活成某個樣子,不合時宜卻自得自在,並且傾盡全力。不合時宜者,反而凸顯了時間之流。

午安覺。洗澡。
關機整天,才開機剛好接到于來電。於是約了簡便的花園夜市晚餐,有于有泰瑞哥(英譯)。
我吃了頗厚切的豬排,半碗湯+1/3杯嘗不出為何物的飲料。附圖:

DSCN6094.JPG 


臨時喬了大潤發續攤,在酒區最有共鳴。偶有煮食的我,平常懶得想法子生冰箱,為了想屯酒卻萌生要小冰箱之念。
分食明治巧克力冰淇淋,一人一包。冰淇淋裡投參雜著巧克力碎片,太罪惡了。如圖:
DSCN6098.JPG 


減肥日記竟儼然是美食日記,無疑是大大的諷刺...

ps.至於魔山之境。出門前幾分鐘,加減讀魔山殺時間。
    騎車時思索著疾病伴隨來關於死亡與蒙蔽的人生,
    恍恍惚惚間,媽媽和小孩四貼的機車大辣辣橫越馬路,我神緒才連同煞車返回。
    一時之間居然忘了自己並非在魔山之境,而是在新竹,且正趕赴一場油煙味將很重的小飯局。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