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餐從清大人社院和茜茜姑娘一路狂笑走下山,跳過新官上任一把火的水木餐廳,吃水木餐廳三樓的米蘭義大利麵。茜茜點了白酒蛤礪義麵,我則點了60元一盤的奶油鮮蔬義麵,沒想到後者竟是素食,有我最討厭的素火腿。

      好不容易,在茜茜面前嶄露出自己日子過得很是囂張、很快活的那一面。越來越沉重而失語的某部分,難處在於,也許是基於要對義務或者人們負責任的道德態度,總感到自己現階段快樂的方式,不能被周遭人群的關係所合理看待,只好一直挖出自己窘迫侷促不安的那一面,那困境倒不是度不過去,而是自己想在這階段彆腳晃一晃,且不知道晃多久。以說論困窘,當成還有點圈內人的樣子,以示最低程度的負責,但搞得又勢必淪為抱怨和停滯不前的鳥樣。比起應該如何如何的學業進程,更關注的是想要越來越喜歡自己(幸好我還有皮膚的深度...!!!),最不願意見到二十幾三十幾歲了,還同樣困在無法面對的自我缺陷,而老是先一步就困在自己這關。

      那那那那...麵實在太難吃了,若說白酒蛤蠣義麵「看來」像是台式炒麵,麵條縫隙塞滿了過度熬煮的發黑青九層塔,那麼,奶油鮮蔬「吃起來」就是貨真價實的湯麵。太瞎了,遇到讓人評價的一針見血的食物,通常唯一的結局就是難吃。兩人席間把難吃的奶油鮮蔬義麵當梗作樂,怎麼吃,麵還是像山一樣高。吃著吃著吃著,我頓時驚愕地望著茜茜,岔出一句話:「這一刻,我才發現自己愛你愛的那麼深。」 居然居然,我居然以這麼安身立命的,這麼安穩,這麼日常的心態,默默地吃食著那盤麵。通常遇到這種連咖都稱不上的食物,肯定是棄之,若稱得上是爛咖的,就罵的超狠不留情面。可是今晚居然因為這盤麵是茜茜指使我點的,我就默默地吃著,而且沒有起棄斷的念頭。
      這已然是愛到骨子裡了吧,愛到生命史裡了啊,愛到刨不掉而成為我的一部分的你與我們的友情吧。愛一個人的時候,原來可以承擔那麼大的風險。總把吃到難吃食物當成是風險,因而斤斤計較、勤做功課,這一刻因為愛,風險不再只是把人給絕對剝奪的恐懼和抗拒感。

      近乎毫無爭議,近乎完美的民主,和茜茜再去補吃了清夜的派克雞排。(為啥不可以在跨年夜吃派克雞排呢?) 奉上貌似不搭嘎的一首歌,"when you love someone"。




      派克雞排怎麼會那麼好吃....!!! 
      和茜茜走逛清夜,又多買了燙口的雙餡紅豆餅,和茜茜在一起的時光,三不五時會陷於彷彿正在境外旅行的錯覺,以為我們離開了新竹,去到了哪個厲害的觀光夜市,散了又各自回巢。從茜茜與其男友同吃一塊雞派而衍生的balabala,我建議一個考驗彼此是否包容雙方最好的方法,就是共食「一塊」超好吃雞排。
      文末至此,發現此歌有一句歌詞"You'd risk it all - no matter what may come",竟與前文有呼應,風險是愛情偉大而獨特之處啊。太浩瀚了太浩瀚了,我是說愛。

      走回宿舍的夜途,沿著幾位友人為我闢徑的美食地圖,又在記憶氛圍中行走了一遍,情意摯深!! 有時,人和人之間的情感無可表達時,我也把食物當作是最純真而溫熱的touch。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ean Pai
  • 「這一刻,我才發現自己愛你愛的那麼深。」這樣的告白會不會只是一時體悟?我是說哪一天念頭一轉,變成「直到這一刻我才發現自己恨意那麼深」?愛,或者恨一個人,有什麼樣評定標準?又如何會是「全面性」地全盤否定呢?愛一個人就無條件接納,恨一個人就用無條件捨去,「可愛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愛不是恨的對立相反或者極端,或許是包含在彼此之中的,有愛就有恨、恨過必曾愛過。於是有一種更接近真實的情況是「我恨我自己,愛你愛的這麼深」。以上,還請大師指點。
  • 果然是戀愛中人,體悟如此綿密。 沒有恨意銜接的話,是無法跨到愛那一步的,我想茜茜也知此道between us。愛也無法避免恨的發生,就如同恨也會帶來可愛一樣。

    fetree 於 2010/12/01 20:42 回覆

  • inc
  • XDDD我邊看文章邊大笑
    但看了上倆位的相互回文後我有種被物化的感覺XDD
  • 如果你也愛我的話~~你也曾把我物化。 課堂上突然想到,下一個目標要愛你愛到你恨我~哈哈!

    fetree 於 2010/12/02 18:4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