靜思語說了,「水中泡影,不能串成項鍊。」有那麼一天,我被難過的模糊給拉到深不見底,痛的睡不著,浮動的那麼紮實,我的心神、身體分離開成無法交融的化合物,隔天醒來第一個念頭,我忍著淚沒有哭,帶著深沉的哀傷,心裡長出另一個新鮮的瘤,鮮豔而柔和的生命,它告訴我說,遺憾是最美好的關係,因為美好不能被擁有,所以也就不會被消磨掉,而那不可得的美令人一懷念起就揪心,而揪心喚起了美好,美好即便只是幻夢,也如同現實般活了過來。後來,我又開始做起分不清楚現實還是夢境的白日夢。每一天,夢裡總發生著符合我期待的溫暖、溫馨與柔美,但一醒來,無法忘卻的夢循著每一天的荒廢瑣事,重演,只是現實其實很冰冷。

      推翻了影響我至深且唯一的赫塞路線,毛姆的《人性枷鎖》使我毫無預警地正視,主人公往往作繭自縛,使自己痛苦狼狽不過就是為了使別人難堪尷尬,以資證明自己和別人有所不同,自己特別有性靈、清高,特別敏感、有感悟力。讀了《人性枷鎖》,過往那些被我看做類同於赫塞路數的主角、作品,好似撕開了嘴上的膠帶,終於可以說說自個兒的話了。我以為,也許,當前無論是我的生命,或者是說,絕大部分人的生命,都是暴露在殘酷之中的,因為麻痺舒適而導致的殘酷,唯有面對麻痺舒適所導致的無以名狀而且毫無合理性的痛苦,才能看清楚自己處在怎麼樣的洪流之中,否則就是被逼著那樣噤聲終至失語。

     「在蜂擁的生命之流中,沒有意義,沒有任何東西有重要性,人選擇各式各樣的東西編成圖案,使自己得到滿足。有一種圖案是最顯然最完美的,那是大多數人所走的道路,那便是生,成長,結婚,生子,為餬口而努力,然後死亡; 但也有其他的圖案,比較詭異複雜,而更為奇妙,在這種圖案中幸福沒有編織進去,成功不在計較之內; 在這種圖案中你可以發現一種令人困擾的優美。」赫塞筆下的主人公,走過的路沒有對錯,最終都會沉澱成生命臻於和諧的美好,對的錯的都是積累成完熟之人的歷程。也因此,我始終深信著,撞牆是我一段必經的成長之路,倘若沒有經歷過錯誤、迷茫,甚至狂熱地實踐著錯誤,完熟也只不過是假和諧的表象。而我卻極度深切渴望做為一個真正的人。然而,兩年撞牆,撞牆兩年,困惑,逃避,空無一物,乃至對自己的處境再也說不出些什麼,還以為自己欠缺的是朝前的勇氣,但更可怖的是,其實,我早以「羞於」前進。我開始確信,有錯的路,而錯誤導致的恍惚,無法繼續包裝成必經的過程。

      「生命中沒有意義,而人也不曉得為什麼目的而活。他是否生下來沒有重要性,他是否活著或是否死也沒有重要性。生沒有意義,死沒有目的。...人生的沒有意義反而轉變成一種力量,他覺得自己突然跟殘酷的命運站在平等的地位上,而這種命運原來是一直在迫害著他的; 因為如果生命是沒有意義的,那麼世界就無所謂殘酷。他所做的或留下來做的都不再重要; 失敗不再重要,成功等於無物。」天真傻氣的人老被看做沒有現實感,書呆子包覆在文字世界也大多沒啥現實感,此外,我以為另一種沒現實感則是憤世忌俗的人。不知不覺地,我也莫名其妙地就成了憤世忌俗的人,防禦脆弱的堡壘,以這樣自以為是的恐懼去和世界打交道。閉鎖的眼睛,閉鎖的四肢,閉鎖的能動性,到後來我已經搞不清楚,沉默是出於靜重姿態,或者尷尬避視。

      其實,童話多少還是有點道理,人與人之間的愛真的是破除魔咒的唯一解藥啊。電影《最後的美麗》原西文是Biutiful,訪談人問男主角哈維爾巴登(註),為什麼該電影命名為美麗,但故事卻是醜陋的呢? 我們總誤認為,因為自己是對的,所以能夠任意地向別人索求,當出於煩躁、低迷或迷惑,而且因為暫時性的; 然而,一旦自己真的走偏了、錯了成為沒有出路的註腳,就不免多少從與人的關係中退卻,自覺沒有了資格去蹂躪、糟蹋別人。所以,風光時就意氣風發、鋒芒畢露,失意的時候則自夾尾巴,把門關緊緊的。諸多的關係確實是建立於「對」與「對」的相互加承,我也迷失在逐鹿之中。愛與誠無法分割,無法沒有誠而能擁抱愛,也沒有辦法缺乏愛卻還能給出誠。最後這些日子,我入不敷出地花費以往人際關係的額度,我相信那是過往自己至少還算以誠待人所累積的,現在狀況很糟很鬼打牆,也還能得到友人們的包容,給予的相應的愛。如果慎重地一一說出謝謝,把文字和心意親自託付給對方,我就會安心的失憶,所以還是惦念在心裡頭好了。

      撞牆的迷失與貪圖捷徑,耗損了我曾經蘊含的誠,誠意不再是無懼天真,誠的另一面害怕著被傷害。我覺得,撞牆帶給我的打擊,不只是學業上的停滯,也不只是失去了自己曾經最相信、最熱愛的目標而茫然,而是,在我還應該再天真爛漫一些的年紀,就使我意識到了我所存在的社會世界的運轉與關連的殘酷性。所以,一併失去了無所畏懼往前衝刺,也失去了奮鬥的理由。擊敗並未讓我變得更堅強,而是使我更為脆弱。

      三年多前寫小論文,尚有更浤大的問題意識,卻沒有相應的能力回應,文末句點,我哭的不能自己,那時的心情像是好不容易到了一座山前,卻再怎麼也前進不了,山影把自己的侷限扯得更加曝露、更痛。後來我都在想,那一股炙熱為什麼發生呢? 又為什麼,漸漸消滅成吹不散的灰燼,時不時羞辱著我? 大學還被家庭、社會環境保護著,可以出於純粹熱愛而熱烈投入,然而研究所卻是成人階段的轉折,開始把所做的事情,都考慮上成本效益,考慮資源、能見度、就業維生,與人比較產生焦慮以及自己憑空衍生的他人目光,最終,壓垮了自己的信念。 因為,我並不相信往後的日子能過的比現在更好,所以,乾脆放膽繼續做喜歡的事情吧,讀書、寫東西,一邊配飲料!

   

註: 有鑑於被大家說我菜range超廣,澄清一下,如胖虎所言,我都是投入劇情而愛上某菜。不過,哈維爾巴登才是我最正統的菜啊!!他的電影我還沒看過,就先找了他的youtube看了一些。與此同時,才發現他老婆是潘妮拉普克魯茲(玩美女人女主角)!!! 而且,他雖然外表粗獷,但身材是偏瘦體格~~,完全沒有邏輯銜接,總之,慢慢蒐羅他的電影來看。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atTiger
  • 我看不懂, 或是沒有辦法用腦子去理解這種文章XD
    只能說活著真好,因為我今天下班看到了陽光。
  • 推活著真好~~恭喜妳難得看得到白天啊!!!!!

    fetree 於 2011/05/06 20: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