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覺:

      為某事付諸了時間、付諸了身體,也付諸了心情,已經耽擱了很久許久。時間同樣是可以分秒時日月年計算的,卻以全新的方式被體驗,無論是感覺時間的長度本身,或者是將時間填綴的內容。就像是用一把兒童戲學的玩具小刀,把自身,把時間,也把身體感,切成了大小不一的、形狀不一的,也色彩不一的腫塊或者碎片。刀口顯得不真實且不成熟,絕大多數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只是"殘存"在自己的幻夢裡頭。有些零碎因為決心而痛得閃閃發光,有些因為決心也暗沉的彷彿並不存在。有些因為理性而被形塑成某種可以硬是生吞下去的藥丸,有些則,至今或者永遠都不會有答案。時好時壞的,大概就是最好的註腳吧。以為自己能夠以某一種方法度過這一關,然而,又會再有一天,突然哪種心情和沒有被解答的痛反撲而來。直到有一天,痛已經沒有本能的力氣伴隨,所以不再哭了。演化成小口啃咬的陣痛,隨我度日。甚至,有時候只有沖澡躺著睡意的片刻才感覺到自己舒服的活著,將醒淺夢之際,乃至醒來,都有種逐漸死去的感覺。那也只是一種獨腳戲的緬懷。

     連著兩日微微發燒,全身關節脹痛起來,身體的疲累蓄勢待發地又要將我取代。昨夜坐臥於床上,夜晚的暑熱蒸得我半睡半醒時,突然驚覺,未來我肯定還會遇到比這事更令我難過的事,耗掉我更大的心力去痛,痛得更久更沉,甚至是刨掉作為一個人、作為我自己深處的本質去掏空或者進行交換。那個、那些未來,將會是超乎靠我自己的作為就可以解決的程度,可能涉及很多人,涉及了很多人事物加乘在一塊以後的巨塊,卻單單只砸我一個人。命運,未來,就是那個巨塊本身,總有一天,會以巨大的形式朝我撞擊而來。假以,未來勢必會遭遇到比現今更大個難過,更大的困惑與傷感,那麼,即便現在的我,困在不由自主地專注地面對的痛之中而孱弱不安,跟未來的更大的痛相比,我也只是一個終究會被覆蓋的痛覺記憶而已。

      如同,曾經呵護著的快樂,以為很稀貴,所以過度刻意儲存某些通話記錄、簡訊書簡,或者與特定某些人曾接觸過的痕跡,收留相片、票根、垃圾,以固化的具體型態保留。害怕這樣的快樂不再有,或者害怕遺忘。每當重新拾起這些痕跡的殘簡,又重新再笑一次。然而,將來也會有更大的快樂等著我,跟不同的人,或是不同深刻程度的快樂。快樂也許無從比較,但未來的快樂,將轉化了出於害怕而固著的快樂。未來美好的快樂,將過去的快樂重新加溫,並且昇華成感激的能力。

      現在感到無力再承受的難過也好,現在仔細呵護著而唯恐失卻的快樂也好,總有一天,都將因為未來的快樂與難過,淡化成過往雲煙。前提是,無論如何都要用全心全力的真誠,像是沒有受過傷一樣的勇敢。過往雲煙,也許是一種提醒自己不再痛的方法,也許就只是個讓自己可以痛得輕一點的方式而已。沒有人是可以被取代的,一樣的儀式行為,一樣的頻率,也沒有辦法再擁有一樣的能量。所以如果有一天沒有了,就只能好好的,好好的收藏那個空缺的形狀而已。

洗澡:    

      偷偷覺得自己在某些小小關鍵時刻,反而突然會變得自私。我的自私並非為了要獲得利益,而是,自己不敢承受起責任的保護機制,避免自己出醜態。所以,要想改善自私,與其說要學會負起責任,反而是要學著讓自己的內在勇敢起來。即便遭遇到自覺超乎承擔的事情,也不再仰仗巧妙的閃躲,也不是準備好了足夠的實力才能如何芸芸,而是從承擔中練習相信與增強自己的信念,即便是缺漏不完美也沒有關係。

      以下段落,摘錄的頗突兀,乍看可能相似,但卻是不同性質的,但卻啟發了我思考自己的怯弱,「她太習慣各種緊急事故了,所以她在生活裡十分放鬆,從容有禮。幾乎沒有甚麼事能讓她擔憂。她有一種使人平靜的能力。因為當醫生的關係,她對於血、槍傷、斷骨與其他災難都習以為長。每天都活在緊急事故當中,使得生存本身,自然有了穩定平靜的視野。」(愛情盛宴,頁294)

看中醫:

      中暑症狀,好幾天睡幾個小時也跟沒睡一樣累,打了一個小時的羽球也流不出汗來(之前打二十分鐘汗就飆濕整件衣服了),去了華陽中醫藥治針灸與推拿。醫生把了脈象,問是否最近壓力很大,免疫力不太好,重點是氣太虛,導致循環差,身體水氣濕氣排不掉。氣虛成這樣也就罷了,針灸疼煞我也,也就罷了。推拿怎麼每個穴道都痛得半死!!比針灸還痛啊!!推拿師一看我躺下來,就說我肩膀彎的很嚴重。以前以為是習慣性駝背所致,推拿師說這種人就是生性緊張,導致一緊張就聳肩。他幫我拉、壓都痛個半死,哀哉我的肩頸,每次都是肩頸最受累。頂著很痛的肩頸結帳拿藥騎車,一邊露出詭異的笑容和一動一痛的呻吟。

      因為生性緊張,導致遇到不嫻熟的場合就變成搞怪不合宜又失態的人,扭捏不安,因為生性緊張,把自己的身體變成扭扭曲曲的模樣,氣質頓失,因為生性緊張,所以總是事倍功半。很久以前就默默想,緊張是我自己的保護殼吧,因為,如果事情沒做好的話,緊張的樣子至少看起來還算是對做好這件事情有誠意。不過,實情是緊張對於做好事情一點幫助都沒有。

      所以,決定送自己一個三十歲以前的禮物,就是改掉過度緊張的老毛病。首先改掉自己面對恐懼的方式,不以緊張遮掩,而是虛心地以缺口的自己去嘗試去做,而非以緊張包裝預設完美的自我的膨脹。for健康的身體,怡然的心情態度,以及美好優雅的姿態!  (註:文章標題咖架ㄆㄧㄚ是背脊,芋頭餅是被拔罐的三個大瘀青。)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