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人聚蕾蕾咖啡,總計五小時。近傍晚的雨中告散,和金剛和林大為各撐著傘一塊走到火車站。從將結束前就開始湧出的傷感,感傷像是浸著雨水般浸泡著,又被這種開心的聚首與再會的時刻弄的....,被雨拖慢的腳步與時間,到了車站也無法消散的感傷。常常,我很害怕聚在一起不好玩,偏偏,每次好玩了又怕結束,一旦真的結束了又怕忘記開心的美好的時光,等到隔天淡了、忘記了,就再也不想回憶起。
      最後,在站旁地下道岔開來,跟林楊兩位說再見時,我說:「還在感傷...」,林大為立馬接口說:「不會啦,大家都過得很好。」

      一路不自覺地哼起低調的歌走回到後站家。開了電腦、收摺衣服、削了兩顆蘋果放冰箱。坐下來面對電腦螢幕,桌燈白光反射的螢幕,黑色的BBS介面,或者FB的藍白視窗,零散的YOUTUBE或者Email或者Blog,我想著林說的那句話。想到了大家各自面對的轉折,畢業成了上班族或感情的突破,是一種過得很好。想到自己已經持續很久的,停滯而任性虛度的生活,其實也可以想成是過得很好吧。雖然已經好久好久處於困惑、沒勁,但並非是過得不好,頂多就是研究沒有好好面對,但我常常會用研究進度的茫然給自己一整個人蒙上灰黑的色調。籠罩,籠罩。上次胖虎說,也許是因為我讀的系所沒有明確的年限,所以我反而拖著拖著更不知道要幹嘛,拖著拖著結束不了,但其實不一定要耗這麼久。
      綜合著人還是很好而且變得更沉穩的林大為的哲言,還有上班以後就很有熟男智慧的胖爹的一針見血,衣服被陽光曬出的氣味掠過鼻子,我漸漸領略到什麼是正面思考!!!

      中午我吃蕾蕾的手打漢堡肉三明治,吃得好滿足,檸檬片好吃,酸奶替代美乃滋也好吃,還有喝了不太滿意的拿鐵咖啡。晚餐一時興起,吃得是護城河的一二三台灣料理,終於吃到傳說中的日式煎餃啦!不過,居然花了比中午更多錢......呀。
      有鑒於昨天吃太多花太多,今天打算吃冰箱裡的蘋果就好,但好餓好餓啊!!!!一過中午還是屈服了,去大潤發買菜菜和神奇的小廚具,做了馬鈴薯鮪魚沙拉,有切薄片的小黃瓜和小叢小叢小叢的花椰菜。好大一盆,科科。     DSCN6739.JPG  

      便宜的小黃瓜也多水,但就是沒有餐廳的小黃瓜沙拉那種輕甜的滋味啊! 前幾天看自己的命盤,說我適合吃魚好過於吃肉,我就更心安理得的吃起鮪魚罐頭了。
      除了沙拉,本來想試做傳統蛋餅,麵粉加水加蔥花,煎成餅皮再加蛋,可是.....太久沒動鍋鏟了,居然忘記放油就直接把麵糊倒進平底鍋,害我用了很誇張的油量解救沾鍋。成果是看起來很像菜哺蛋的「散蛋餅」,跟散壽司勉強算是有異曲同工之妙。幸好有放不少蔥白和甘醬油,所以吃起來還不錯耶,只要不想到那可怕的油量的話....。
DSCN6736.JPG

       姑且,以鍋碗瓢盆振作振作吧!!!

  

創作者介紹

In English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