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不可以,用尷尬來抵消離緒?

忙碌而如同其他日子,各自對著電腦螢幕,我總瞎混,而你為論文為工作奮戰。
即便是多出來的最後一夜亦如此。
這樣很好。將離開的時候,不遙望著離開,也不遙望著未來。
這一次,連明早起床收拾行囊,我也會俐落地落居下一個住處。
一如我臨時起意多待一晚,不恐懼於又軟弱地眷戀。
過去不再是被切掉的過去,而未來也不是離開了你以後。
帶走的,並不是記憶,也不是養分。
一年金山街同寢,從空間實踐的親密與彈性得到的,是關係與日常的實在。
這些摸索和練習使我不經意地成為了活生生的人。

浪漫是不持久的。
有時還會想起剛一起住時,一大堆關於生活的小夢想,
實情是中途幾乎連煮食、擦地與灰塵都給荒廢掉了。
生活隨著習慣和被推著走的步調,令人變的蒙昧。
幸而,蒙昧和成長並不截然抵觸。

適逢你生產論文這一年,
在旁見習無疑抹除我對學術的天真光環,
論文並非地獄。
平日的生活要面對人與責任與使命與熱情,卻是比地獄還地獄的地方。
非常謝謝,謝謝你一直很堅韌篤定地面對它(們),
最後幾日,你交出論文與口試前,
看你暫時卸下熬苦一年的重擔,日日沉湎於小愜意,
是我曾見過最高境界的,關於自由的快樂。
謝謝你最後的最後,讓我知道投身於此原來有其美好。

別後,
至於別後,
我以一向不準的第六感,
總無法想像往後與你再見面的情景。
所以我說,也許就不會再見面了吧。
似乎是某種,被迫離別多次後不得不生成的抵抗力。

以博愛的第一晚,
交換、延長為金山街的最後一晚。
以後不會有人給我奉上藥水,
更少有「二世生命」般的床邊閒聊。
唯獨,即便沒有你,催促我變性卻不想負擔手術費的女性友人依然眾多。

往後,
我從自己的床位往後看,仍然有人,
但不再如同「我們」。
夜裡你總是越來越稀小的說話聲,
印記著,我們曾經是這樣互相陪伴的。

take care,
謝謝你從多年前那個遙遠的重要他人,進到我的生活裡來。

不可以食言!
你一直都答應我的,要幫我介紹好男人。

 







 

創作者介紹

In English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FatTiger
  • 所以沒好男人他就不用幫你介紹了XD
  • 現在降格,"好"可以不用,男人還是要。哈哈哈哈~

    fetree 於 2010/07/01 20:5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