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小時餘,數個段落瀰漫,
尷尬與停滯的氣壓,以及不發問的理所當然。
幾秒鐘像是幾分鐘般的漫長,並且凍結了自認為學生者。

偶有,一個學生提出了問題,
他的問題還沒被釐清,甚至是他尚未說盡,
誘捕就開始了...

捕獵首領先為師,
腦中把學生丟出來的問題分類到學科常見Q&A某一題,
和藹的言語引導的同時,
暗示其他捕獵者哪個已被分類好的回答走向...

親近的捕獵者蜂擁而上粽橫剖開發問的獵物,
並且以為他們的捕獵已精準地討取領首的歡心。

差得太遠了...
邊際的旁觀者,瞬刻意識到場上另一個邊際的旁觀者帶著從容與淡抹嘴角微揚,
他突然明白,有些場面並不值得救贖。

某些課堂,
發問與回應乃循著誘捕的規則與權威的歡愉,
卻無關乎探究。時而,那隱性的規則才是真正習得的知識/教訓。
                             (↑它向你往後的人生不停地招著手。)

 

創作者介紹

In English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