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ul 01 Fri 2011 01:16
  • 搬家

      博愛校區待滿一年,今兒個又搬到了新的住所。近傍晚,體力耗盡地躺在雜物終於給一一歸位的房間裡,室內黃光和木板鋪地,以及,單人床與書櫃衣櫃間還留有空間的地板,好像回到了大學離家前,和姐姐一起住了好幾年的房間。雖然原始地被離家的欲望與恐懼給推進著,一個人,此時疲憊的心靈,也因為新住處某些類似於成長的家的痕跡給撫慰了。

      新家好吵。原本四月底來看房時,空曠的停車場大規模地施著工,不知道是哪種建案,但千萬別剝奪了此地的通風!也怕萬一這一施工就施工個一年半載。 本來房東信誓旦旦地說,此房近在車站,但不聞鐵道聲,實情則火車每一小時就數班數班地駛過,轟巄轟巄地,幾度還以為是下起午後雷雨了。聽到火車以固定的頻率行駛的低沉聲,令我有種安定感,有時放空的疲累也會被火車的吵雜聲給拉回到應有的時間感。但,自強號的速度,只聞急速吵鬧卻不聞節奏,讓我心生焦慮。 三吵是若有似無的車水馬龍,但,一聽到大馬路的車馬聲,尤其是一大早若被車馬聲給吵醒,我會是感到幸福而有安全感的。屏東鄉下靜的很,住家周遭很安靜,夜裡頂多有時狗吼聲帶著不祥,有時聽得見路燈很細微的燈泡聲。睡覺的時候萬物俱寂,天將亮,整村有不同地方呼應著的雞啼聲,阿嬤起床拜拜的開門,鑰匙啪搭和木門推開的伊呀聲,村廟的鐘聲在朦朧亮的窗邊響著,是我日復一日熟悉的凌晨的聲響。童年印象中有過兩三次,和媽媽在屏東市的店裡過夜,在屏東市和在家睡覺的差別,就是前者早上是被車聲給叫醒。第一回惺忪間被車聲吵醒,心裡頭覺得很新鮮,媽咪發覺我不習慣,還跟前來關心的外婆聊了幾句。因為小時候作息很早睡又很早很早起,和工作晚歸的媽咪相處很少,雖然媽媽每天都回家,但不是每天都見到面。所以,長大以後,馬路上車流交雜的聲音,會喚起那種難得跟媽媽在一起的安全感。(覺得自己很可憐的是,都長成二十過半了,還在仰賴這種梗尋求安全感。)

      這次搬家如同過往,又動用了一番友情贊助。在我看來,總覺得背影向巨人一樣可靠的楊穎欠,照顧著基本上越來越沒生活能力的我,謝謝妳,每次妳對我越來越好,我就會想到自己以前有多麼幼稚又偏執,呂桑說他喜歡交了男朋友以後更溫柔的妳,然後我馬上接說,那我喜歡的是林桑(兩個被虐狂的對話錄...之一);也謝謝如果不是身為楊的男友,跟我基本上不會有關係的林桑,居然是第二次幫我搬家,除了謝意以外,也同時覺得過意不去,猶記得去年四人兩台機車,從金山街到博愛,單程就至少半小時,在正中午,來來回回曬得半死,後來我還不小心買到超難喝飲料奉上的窘境,真是對不起又對不起,今年你評估物件容量和擺放的總指導貌,超man的,還有,跟你一起吃海鮮很過癮~~,因為你的緣故,我有點想在ptt上徵個大啖海鮮之友一類的; 謝謝和我僅僅是數面匆匆之緣,但透過楊屢次轉介感到熟悉的呂桑,這次也因為楊的情面而到場贊助,出乎意料見識到你整個人獨有的世界神奇的一面,更謝謝妳昨天在我看完醫生後,跟我一起走下小山、午晚餐和逛公館書店,你真的好好玩又很貼心,我已經為了昨天相處的輕鬆自在而嗨兩天了; 另外,在talk板上徵到的大學生巴其,太讓我們感動了,先是我們一群人一邊搬一邊亂講話,後來是我居然把所有證件和鑰匙都鎖在車廂,而只好又牽車去機車行,巴其都沒有面露慍色,而且還主動幫我推車,減輕重量,搬家過程中很認真,而且很仔細,超感動!!(我將這一切的幸運,都歸諸於半個月前拜了霞海城隍廟求得好人緣。)
      搬家號稱收尾,還是兩台歐託麥來回三趟才完工,謝謝也是第二度無怨無悔地幫我搬家的瑜同學,雖然我們的心情都如此漂浮著沒有歸處,但,平日諸多瑣碎小事都是妳不計較地幫忙許多,因為太經常受幫助而若正式地感謝顯得矯情,但今天太累太累太累,連謝謝也沒有好好說一聲,也過意不去,直到好好睡了一覺才補上。今天我亂紮髮一身邋榻,而妳短褲和修飾的點點襯衫現身,有感於女人如果忙碌,更是要美美的才對!!!

      搬家狂如我,把所有朋友的額度都用光光了,想我大學研究所這七年在根本沒車的情況下,還搬家至少十五次...而且完全沒幫過任何人搬家(大家都好獨立喔!!)..想想我到底是刷了多少友情額度啊?(該不會其實是自以為卡還沒爆....) 而且,幾乎都沒有請客回報之類的。大大感謝每一位幫我搬過家的朋友,尤其是幾乎是團進團出的文服!!! 經常想不開的我根本就是個依賴咖,為了迎接一人份的生活現實,要要要要....盡量加速獨立的步伐。

      跟說好的不一樣,新室友有三(說好的只出租三個房間,結果四個房間都租出去了....公用空間因此顯得不足),其二是姐妹一對,妹劈頭就問我,交大學生怎麼租到離校這麼遠的地方? 好些人問過我這問題,但我就是想離學區遠一點啊。將近九點覓食,南大路的吃吃喝喝更堅定了我這番信念。新生活一開始前24、48小時總有一些念頭,是超過了蜜月期就消失的了。譬如之後會開始因吵雜聲引發精神衰弱一類的症狀云云。趁回屏東前先記上。

      昨天去台北看精神科,之後是每週一次,還不知會持續多久的心理治療。想趁著感覺到問題,但還不需要服藥的階段,就能夠把自己逐漸地調整好。但願,不要老是把自己無法自主地逼到邊緣死角去。希望在價值觀轉換前,能夠安然地度日,暗黑邊緣自我否定乃至毀滅的念頭有時太強太強了...與其說是害怕自毀,這一次決定就診,是因為現在,我更害怕一再一再地遠離我所信任的朋友們。這一次,我盡量把持住最後防線。但也因為這次不想放棄,努力著,所以更痛苦了。
      昨天看診的過程中一直笑,因為是自己習慣的表達方式,但常常,那種笑跟自己真正所想要表達的情感是疏離的。被問診的時候,對於大多數的問題是一片空白的僵持,就像是跟老師咪聽那樣, 醫生認為我所意識到想改善的問題跟我自己被困擾的結(我居然哭哭了....shame...),是差很遠的,因而討論不得要領,所以醫生很快就建議轉介心理治療,儼然又喚起我咪聽的不安的fu啊(老師們不想收我............)。 過程中,我對於醫生的再簡單不過的問題一片空白。怎麼會連那麼中性且簡單的問題都沒有問過自己呢? 當下尚不覺得如何,但一出診間,就慢慢慢慢被那些中性的問題給慢慢慢慢滲透了,體力也一點一點被耗弱了,一方面搬家炎熱耗體力,一方面是當被沒有發現的問題給撬開時,心理上好想就好好地睡一很長很長覺。

      兩次去過松德,在那裏都好想野放自己。幫我問診先的實習醫生好可愛!!!  喜歡從小山上的松德院區走到永春捷運站的那一大段路,步行約十五二十分鐘,接駁車只要五分鐘餘,沿途有綠蔭有騎樓的房子,天空亮亮的,但不熱。

      記,博愛室友思,一開始對我很好,一年中對我很好,最後一晚還是對我很好很好。會捨不得,但終究分別的人,所以,我會好好記住這一年的回憶。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inc
  • 我可以把這篇文章(i.e.此部落格網址)給林桑和呂桑看嗎?
  • sure~~ 昨天在家看電視,恍然大悟呂桑有面熟的fu~是因為有點像李李仁!!

    fetree 於 2011/07/07 22:26 回覆

  • mo
  • 啊,好久不見妳。我也搬了新家,老公寓的三樓,博愛對面。有空來坐 :)
  • 博愛還有我想吃的食物啊~~~

    fetree 於 2011/07/07 22: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