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屬於一群體,個人的角色逐漸被固定化,呈現出的差異已不是個人、個體的差異,而是角色的差異。個人的表述,也就先被角色濾清篩選,而成了維護角色差異的資料。筆記於今早竹北麥當當早餐有感。懷疑我的思考經,就跟腸經一樣,需要一早豐盛富足的早餐開始其蠕動運作。百試不厭,不過竟然秋冬無預警地來臨,恐一併進入思緒的冬眠期。近些日子來,一邊讀著書,但生活上的體驗與反省還是最主要的,本能地無法避免。即便日子單純到只剩每日研究室作戰六至八小時與學校餐廳便當,過往的種種,也難免從空隙湧現,帶著時空距離地重新省察一番。讀書終究只是提供一種適當語言,將體驗製作成銜接他人與理解的材料而已。

逐次頭髮越剪越短。短髮之於我是最為理想的髮型,不僅易於整理,我專心做事有個改不掉的習慣,焦慮也好思緒也好,就會「忘我地」抓著頭髮亂撥來亂撥去。此習慣本無美感可言,但比起長髮,至少短髮亂了不至於像長髮厲鬼或街頭流浪者,充其量看起來頂多讓人感覺邋遢。今天穿著連身裙配單寧外套,無購物的預算也就無欲望的情勢下,算是近期最滿意的look。淑女貌與一頭亂髮,早餐時段隨身寫筆記,看麥當當免費報紙。本日娛樂頭條是彭于晏和梁家輝兩個帥帥,自顧自一頭亂髮在店裡角落的座位大心。

過來人都說,寫論文就是要ㄍ一ㄥ崩潰才寫得出來啊。聽聞數則寫論文寫到憂鬱症吃藥、寫到月經一兩年不來等等可怕情節,以前對這種前輩們,我徹底抱持佩服而嚮往的心呀。然而,論文真的沒有重要到需要用健康來換取,應該說就算論文至關重要,重點是如何面對這任重道遠之事(非常嘴砲無誤!)。如果為了一篇論文搞到自己一輩子憂鬱症,真的是虧到爆炸啊。我也討厭凡事以論文為尊的相處方式,開口閉口都是自己的論文或者要別人配合自己寫論文情緒,嘖嘖,這只不過是拿自己符合道德要求的東西出來炫耀好嘛。這方面我有嚴重低於常人的忍耐力,故自勉!

自九月起,搬到康家被收養、卵巢囊腫出血痛到嚇到、誤以為錢包掉了證件通通掛失、跟老父借錢付學費種種突如其來的事件,以及去除了美食情節的每日生活。透過帳戶的拮据和康的身教,對時間與金錢的現實感增進許多。大不是大本身,而是從每個小積攢而來的,金錢如此,時間亦同理。許久以來,忘記自己想要的生活是甚麼,或者,害怕被剝奪了生活品質而放掉自己渴望的生活藍圖是甚麼,然後「盲然」地朝向自己也不知道那些到底代表甚麼的方向而去,並且抱著批判憤怒著。不諱言是人情壓力與監督所致,使我回到原本的欲望與藍圖,我追求的並不是一個專業top或收入top的領域,而是自己喜歡而能夠長久經營的工作本身,從工作中獲得可安然生活的回饋與條件。所以,我應當學習的是錙銖必較以控制欲望的生活方式。

獲康實質而慷慨的幫助,老楊在身心方面體貼的支持與關懷,各生活小事上茜的體貼與提供,為了讓我不因擔心拮据而迷網放棄。撇去對不起家人的壓力等等,我越來越感到發自內心的恐怖:如果碩士不畢業,一定會搞到自己姐妹淘都失去的囧境。感謝康的支持,至少現階段我能夠心無旁騖地摸索與進行,心無旁鶩到忘了期限等等額外形式的壓力,專心在推進本身。我真的不知道要耗費多久才能走到終點,只著眼在推進本身。專注佔去了自己所承受的重量,因而意識到自己的極限在哪。無法或者說再也不願意把當下之外的期待與善意放在心上,只面對當下的事即可,我僅僅做得到這樣而已,尊重他人也要求自己被他人尊重的權利。

人生以快樂為目的,但暫時與追求滿滿的快樂人生隔開距離,真正的快樂與值得珍惜的,出乎意料地澄明了起來。

 

fetre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